第三零九章 太丹隐书钟声响 东洲天魔始现身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5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大汉龙骑娇宠农门小医妃龙尊剑帝画魂捡个校花做老婆

    东洲,洞府里。

    松竹掩映间,翠绿入静室。

    四面窗户洞开,叶色水意齐齐横浸到里面,混元一色。

    在中央,悬于一宝鉴。

    烟云纹理在后,凤凰神龙装饰,古朴而华丽。

    王文冲头戴道冠,身披法衣,腰间系着太丹隐书洞的符牌,正在吞吐,他顶门之上,阴神浮现,呈现出琉璃玉色的光芒,不染一尘。

    阴神捏法诀,似宝印状,四面八方的灵机如水纹般过来,然后被阴神以一种玄妙的方式共振,淬炼,汲取,融入其内。

    每个刹那,阴神都会荡漾起祥光,美轮美奂。

    在此时,突然间,宝鉴中开,激射出一道光,发出晨钟般的声音,一下子把王文冲惊醒,他抬头看了眼,眉头皱起来,道:“有真传弟子出事了?”’

    王文冲再次看了眼,确认无误,然后大袖一摆,出了宝阁,然后前往后面查看,很快的,王文冲重新出现,眉宇间有着怒色。

    “阁主。”

    “阁主。”

    “阁主。”

    太丹隐书洞的门人见到王文冲,大都上前行礼。

    “嗯。”

    王文冲点头回应,然后召来七色麋鹿,跨上鹿背,一拍枝枝丫丫的鹿角,顿时麋鹿脚下腾起祥光,托举身子,拔地而起,袅袅向天上浮空宝宫去。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七彩麋鹿落在宝宫前琉璃玉地上,有道童上来,道:“上真,云殿主在等候,请随我来。”

    王文冲跟随道童,径直来到殿中,就见正中央莲花宝座上,端坐一位俊伟的道人,他身量极高,背后玄光如轮,交错道德文章,明净如水。

    “王师弟,”

    云常在睁开眼,看向王文冲,招呼其坐下,问道:“何事?”

    他的声音,温润如玉,乍一听,似有千百感情,但仔细听,又仿佛所有的感情潮起后被水冲过,了无痕迹,有情无情,无情有情。

    对上眼前这位,王文冲没有任何啰嗦,开门见山道:“宗门中派出的真传弟子晨风真灵牌突然破裂,凶多吉少。”

    “晨风,”

    云常在挑了挑入鬓似剑的长眉,神情严肃,太丹隐书洞虽是超级宗门,但门下弟子也不会无劫无忧,令他上心的是,晨风这个真传弟子他有印象,天赋绝佳,为人聪明,这次去的地方又是出云国,按照常理来讲,不应该出问题。

    事出反常者为妖,这样的局势表明,在出云国,有超乎想象的人出现,或者事情正在发生。

    “出云国,”

    云常在记得,宗门派晨风去出云国是实验门中研制的对抗龙气反噬的法器,到底出了什么事?

    正在云常在要继续说话之时,忽然间,殿中悬挂的金钟无风自鸣,圈圈晕晕的晕轮落下来,由金青化为青黑。

    这样的青黑,看上去有点恐怖,触目惊心。

    “掌教急召。”

    云常在和王文冲两人对视一眼,看出对方神情的凝重,是有大事发生。

    两个人不敢耽误,齐齐出门。

    御极殿。

    烟霞气盛,晴岚如云。

    四下宝光若叠嶂千层,上下左右,再往上,茵茵清气,若烟水一般,袅袅下垂,演化万千经文,稍一碰撞,发出黄钟大吕的声音。

    云常在和王文冲来到殿中,见门里的权势人物能来地基本都到了,简单打过招呼后,各自入座。

    须臾后,只听钟磬一响,漫天云气若璎珞般被一只无形大手拨开,太丹隐书洞掌教出现,他看向殿中,眸子沉沉,不见其底,直接开口道:“今天召集诸位同门来,是有一件大事要说,此事不但关系到我们太丹隐书洞,大一点讲,甚至影响到整个修炼界。”

    云常在和王文冲听了,心中一凛,很少听掌教这般说话啊。

    “你们看。”

    太丹隐书洞掌教用手中玉如意一指,自前段激射出一道清光,然后若扇形般展开,光滑如镜,照出一段影像。

    只见刚开始之时,有一佩剑道人坐在洞府中打坐修炼,身上清光隐隐,交错月轮,殿中的人看到后,并不陌生,是宗门中的李渔。

    看上去是在宗门外,东洲地界,李渔在修炼,平平静静。

    王文冲有点疑惑,可知道掌教这么大张旗鼓不会是让他们看这个,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他禁不住屏住呼吸,神贯注。

    念头刚过,突兀地,从李渔的身后,浮现出黑气,来得无声无息,甫一出现,就冲李渔过去,快到不可思议。

    在殿中的观看的人都替李渔捏了把汗,这黑气来得太快,太突兀,太超乎想象,无声无息,无影无形,让人防不胜防,眼见黑气投入到李渔身中,殿中人都能够看到黑气中浮现的幽光,正在危机时刻,只听锵然一声剑吟,李渔祭炼的剑丸出现,滴溜溜一种,斩出千百剑光,隔断黑气,然后惊醒的李渔又自袖中取出一宝图,护住周身。

    这算得上正常,可接下来,就让众人毛骨悚然。

    黑气彻底消失不见,可李渔却如临大敌,他手握宝图,剑气腾空,时而上前,时而退后,有时发出长啸,额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

    明明见不到人,李渔的表现,魔怔一样,看得人发毛。

    不知多久,又听一声尖锐到如夜枭般的叫声,一缕黑气又凭空出现,在洞中浮现出来,隐隐看到一个人的身影。

    这个人影身子细长,披着披风,脚不着地,轻飘飘来到洞府门口,半截身子穿过门去,剩下上半身在洞内,微微仰起头,天光照下,看到俊美到分不清男女的面容,一双眸子冰冷中蕴含着万千种的感情,让人一看,就坠落到其中。

    再然后,人影部身子穿过洞府门,彻底不见了踪影。

    而李渔坐在地上,呼吸粗重,汗流浃背,目中的劫后余生,隔得这么远,都能够看到。

    清光中的景象,到此戛然而止。

    可整个殿中,都一片死寂,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众人的喉咙,让他们后背上一个劲冒冷汗,似乎有一种惊恐萦绕在心头,非常难受。

    啪嗒,

    掌教收了神通,清光隐去,看向众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