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二章 布下天网待雀至 暗香浮动人已来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三天后,天放晴。

    晨日印池中,四下水光涟漪,照出枝头上霜雪未散,凝白摇曳,似翩翩而起舞,在其间,设双人大床于其间,帷帐落下,上面绣着龙舞风纹,华丽非常。

    摇晃了大半夜的床榻停下来,然后销魂入骨的低吟声下去,微不可闻,只剩下余韵,久久不散。

    再然后,帷帐被人挑开,秦云衣坐起身来,早晨的阳光暖暖的,自枝叶间的缝隙落下来,稀稀疏疏的,在她美妙的玉身上。

    这女子自从觉醒天魔之力后,又在宫外小试身手,超凡的气质融入其内,越发妩媚,现在倚在床头上,面晕浅春,美目迷离,其中似有千言万语的爱意流转,又仿佛归于炙热后的清冷,天韵自成,香肌玉润。

    短短时间,已和以前不同。

    天魔一个天字,由天而生,自和修士不一样,修士要苦练方成,可天魔一旦诞生,秉承人心念头中不可思议之力量,顿时就拥有超凡力量。

    天魔,生而为魔,摆弄人心,狡诈而强大,变化又多端,入世成女相者,自是风情万种的尤物,入世做男身者,也是俊美非凡的少年郎。

    秦云衣醒来后,轻轻一跃,自榻上下来,然后用玉足微微一勾,一轻纱飘起,挡住身上的春意,她人来到池前,入水冰冷,却半点不在意,掬水洗过后,才转过头,笑靥如花,对李元丰道:“君上,为何要只见浮生宗的人?”

    李元丰坐在床榻上,身姿伟岸,鬼车神意强横无匹,降临后,不停改造肉身,早易髓换血,现在可以称之为披着人皮的妖魔,在金灿灿的阳光下,有一种言语难以形容的强悍,力大无穷,刀剑难伤,听到秦云衣的话,他慢条斯理地穿衣,不紧不慢地开口答道:“在我未登上国主位之时,浮生宗的人倒是知趣,提前下注。本王不是个天性凉薄之人,有功必赏,给他们一个提前为本王效力的机会。”

    “那真是浮生宗的人的福气了。”

    秦云衣轻笑一声,细眉一挑,已经知道自家这床头人的心思,不同于以前那个赵德昌的平庸,眼前床榻上这位深沉而果决,寡情又冷恩,要是浮生宗的人知趣,一切好说,可能真能够吃到新主上位的头汤,可要是不识趣,恐怕有来无回。

    “和浮生宗的人定在梅花岭?”

    听到李元丰的问话,秦云衣连忙敛去自己的诸般念头,答道:“正是,仙道的人说皇宫龙气太过深重,皇威覆盖四下,不是他们那样的人可以涉足的,以前赵德昌召见仙道的人,也是选择在梅花岭。”

    “倒是小心。”

    李元丰笑了笑,皇宫中确实龙气深沉,气机冲霄,但实际上,只要仙道的人不阴神出窍,不动用神通法术,就不会有影响,可修道的人最是惜身,不肯将自己的安危交给他人,特别是宫廷中人。

    谁不知道,天下间,就属宫廷中最是藏污纳垢,里面根本没有好人,什么翻脸不认人,喜怒无常,动辄变化,跟吃饭喝水一样。

    “收拾一下。”

    李元丰自床榻上起身,精神抖擞,道:“你中午随我一起去梅花岭,见识一下仙道人的风采。”

    “遵命。”

    秦云衣笑语盈盈,她能够发现自己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比如在外面的时候,和丞相等朝中大臣交谈,能够模模糊糊感应到对方的念头想法,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掌控力和洞彻力,让人着迷,但真正对上仙道的人到底如何,并没有底。

    据她所知,仙道的人是自具伟力的,神通法术,信手捏来,虽然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拔山覆河,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上午无话,梅花岭。

    有河绕岭,萦环如带,冬日中,结冰薄薄,在正当午阳光的激射下,有千百的明光,照耀人的眉宇。

    河道很宽,两侧梅树森立,不计其数,花朵簇簇,盛开美丽。

    时不时有落花入河,积下浓郁花香。

    少顷,只听有清脆的笛声,再然后,自冰河之上,行来一弯弯若小月的小船,不用帆,无风自能行。

    谷茗雨站在船头,用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裙裾飞摇,看上去容光焕发,美丽惊人,她腰间挂着玉佩,不断有音符飘出,恍若实质,砸在船上,发出笛声。

    秦无忧在后面,看着谷茗雨趾高气昂像个小母鸡一样,咬了咬牙,却没有任何办法,谁让自家这个师妹运气好,刚压了信郡王,结果才过去多久,人家就成了出云国国主。

    而且以前的信郡王,现在的出云国国主赵浩,自登位后,其他宗门的求见都不管,点名要他们宗门的人来,这不就是因为自家师妹提前的投资?

    “真真是想不到,”

    秦无忧面无表情,心中暗骂不已,赵浩这个信郡王本来就众人中就不出众,又没了母族支持,都判定没了希望,却没有想到横空出世,直接上位,世俗王朝的宫廷真的是复杂,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比修道还麻烦。

    “新国君来了。”

    谷茗雨若黄鹂出谷般轻灵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秦无忧的念头,他抬起头,就见梅花岭上,龙气呼啸,重重叠叠的金黄色垂落下来,在四下凝结华盖璎珞,光彩若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炽烈,阳刚,霸道。

    稍一用阴神之力接触,就仿佛听到万民的呐喊声。

    “世俗王朝的龙气非同凡响啊。”

    秦无忧赞叹一声,这还只是出云国这样的国家,想一想那几个上朝大国,龙气又该是何等的惊天动地,鬼神辟易,难怪连超级宗门都小心翼翼行事。

    “宗门中记载,以前曾经出过修士掌权,奴役世俗?”

    谷茗雨想到宗门中的记载,美目晶莹。

    “确实如此。”

    秦无忧点点头,在那个时代,整个大陆上群雄混战,国家成千上万,国多则百姓少,加上各自为政,龙气未伸张,抵挡不住大神通的伟力。只是再以后,逐步走上统一,再加上人口急剧膨胀,龙气水涨船高,压过仙道。

    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仙道对于世俗的影响力只剩下各地的道观,或者扶植结交一些地方权贵,无法真正染指世俗大权了。

    “生不逢时啊。”

    两个人叹息一声,真要在那个时代,世俗王朝就是仙道的代理人,是被推到前面充当苦力干苦活累活的傀儡,他们一个命令,对方就得乖乖听命,哪里像现在,不但在出云国京都找机会找的烦人,现在被一国之君召见,也得急巴巴过来。

    两个人胡思乱想着,弃船上岸,刚到岭前,就见黄盖下,以前的信郡王现在的出云国国君稳稳端坐,仿佛听到声音后,转过头来,目光如电,直接问道:“你等可愿意弃暗从明,归顺朝廷?”

    这句话,如同闷雷一样,把两人吓得一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