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九章 神通真身落天庭 沙僧流沙河行凶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91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不知不觉,天已晚。

    月上柳梢头,冷光自上而下,若自玉瓶口中倾斜下来,洒满庭院中的水池,三五尾鱼儿探出鱼头,摇曳着尾巴,快活地在水光云影中游来游去,在周围,是摇摇晃晃的竹叶,落下清音,婆娑有韵味。

    李元丰静静坐在藤椅上,不远处有青苔,水洗而色清浅,照在眉心,有一片晴绿,他微微抬头,看向落在自己顶门上的团团簇簇的金黄。

    这样的金黄,凝而不散,似有似无。

    高高在上,又虚无缥缈。

    “天道功德,”

    李元丰久闻其名,第一次见到,非常有兴趣,他盯着看,感应到功德的真意,珠珠玉润,圆满无暇,妙用无双。

    看来心魔道出世,立下道统,冥冥合乎于天地。

    “只是,”

    在李元丰的印象中,天道在于规则,先天而成,而心魔一说来源于人心,后天的不能后天,两者会有天理人欲之天堑,为何还会有天道功德垂落?

    在其中,又有何等不为人知的秘密?

    李元丰看不透,索性不去想,他目光一凝,念头起,天道功德瞬间落下,若甘霖一样,渗入到李元丰的鬼车神意中。

    在一刹那,鬼车神意开始变化,蓦然间,往上一跃,在其上,环佩叮咚叮咚作响,再然后,自天庭中的本体方向,与之共鸣,越来越多的神意过来。

    “咦,”

    在同时,李元丰甚至能够感应到自己的鬼车真身,正在吞噬自勾陈帝君手中得到的天地精粹,然后化为妖力,源源不断。

    “这样的话,”

    李元丰眸光亮起,自己能够通过鬼车真身了解天界和地仙界大事,而现在的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却在人间界搞事,信息互通,真是大吉。

    真是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儿,和第一次降临人间界不同。

    是因为自己在人间界修炼出法身,修为大涨?或者天道功德降落,引起变化?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不管怎么讲,都是大好事啊。

    “让我看一看天庭有什么喜闻乐见的事儿没有。”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自沉睡中醒来,在修炼天妖道,为下一个境界积累资粮的同时,神意一转,出了洞天,到勾陈宫。

    宫中,青壁悬水,珠玉满藤。

    云冉冉而下,似有根一样,蟠在松上。

    松云相对,别有情趣。

    陶小玉发髻挽起,荷叶小裙,露出白皙的大腿,正将玉足放到水里,在逗弄浮出水面的鱼儿,在此时,李元丰突然出现,吓了她一跳。

    陶小玉双手抱在身前,等看清楚是李元丰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不是去闭关了,怎么突然出现,吓人家一跳!”

    “出来透一透气。”

    李元丰在她身前坐下,面上带笑。

    “这才刚开始吧?”

    陶小玉有点狐疑,用大眼睛瞄了李元丰一眼,她能看出眼前的李元丰是神意所化,道:“谁家的闭关怎么三心二意的?”

    “闭关不容易啊,”

    李元丰装模作样叹了口气,道:“我们勾陈宫的包打听,讲一讲,最近天庭有没有人特倒霉,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你才包打听。”

    陶小玉锤了李元丰一小拳拳,然后扑哧一笑,道:“看人家倒霉你高兴,真够缺德的。”

    “不过,”

    陶小玉歪着小脑袋,想了想,道:“还真有啊。天蓬大元帅因为发酒疯跑到广寒宫中调戏嫦娥,没想到真好被太阴星君抓到。太阴星君觉得这家伙屡教不改,是个惯犯,直接一纸状子递给了玉帝,于是玉帝把他贬下界了。”

    “可怜的家伙,听人讲,他运气不好,下界后投到猪胎里去了,成了一头小白猪。”

    “小白猪,”

    李元丰想到猪八戒黑乎乎的样子,这个家伙可是在地仙界一出生后把那一窝猪杀了,是丢脸后的泄愤?还是让他名义上的母亲和兄弟姐妹们下一辈投胎做人?

    真正如何,恐怕只有猪八戒自己知道了。

    “你可得小心一点哦。”

    陶小玉晃着白嫩嫩的手指,打趣李元丰,道:“看,你交好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突然发了疯要闹天庭,被佛祖如来镇压在五指山下,饿了吃铁丸,渴了喝铜汁,惨得很。你还和天蓬元帅交好,以前常常一起喝花酒,他更惨啊,直接下界成猪了。”

    “这么想来,下一个被贬下界的恐怕就是你了,让我想一想,你投胎个什么呢?”

    “咯咯,”

    想到高兴处,陶小玉忍不住自己笑起来,花枝乱颤的样子。

    “这你可说错了。”

    李元丰心想,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命运那是大佬们定下来的,可和自己无关,不过他故意板起脸,吓唬陶小玉,道:“实际上,我修炼的一门神通,能够吞噬其他人气运,并给人带来厄运,你看孙悟空和那猪头连续倒霉,我在天庭却青云直上,混的顺风顺水,做过七杀星君,还被勾陈帝君看重,这是多大的福分。”

    李元丰上下打量陶小玉,道:“下一个就要吞噬你的气运了,你马上衰神附体,说不得要下界和天蓬元帅当个兄妹。”

    “你骗鬼呢。”

    陶小玉才不信,鼓着腮帮子,像个仓鼠一样,瞪李元丰。

    李元丰和陶小玉闹了一会,他在人间界进程顺利,凝聚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后以后在人间界可以大展身手,心情愉快,再加上神意能够贯通天界和人间界,更是喜上加喜,见到熟人陶小玉后,笑容都比平时多。

    好一会,李元丰才道:“还有没有其他的?”

    “还有一个,你可能不熟悉。”

    陶小玉盘着腿,道:“凌霄殿前的卷帘大将,他失手打破了琉璃玉盏,结果玉帝大怒,同样将他贬下界,到了流沙河。”

    “卷帘大将,流沙河。”

    李元丰点点头,这毫无疑问是沙僧了,在前世他看西游记原著也不太仔细,不知道沙僧是何时被贬下界的,现在来看,应该是猪八戒之后,但也隔得不远。

    “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只剩下唐僧和小白龙了。”

    地仙界,流沙河。

    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

    有三五个樵夫正好从河边路过,他们背着柴,腰压得很低,满是皱纹的脸,看上去是岁月的摧残。

    正在此时,只听流沙河中无风起浪,波涛汹涌,然后钻出一个妖怪,十分凶丑——一头红焰发蓬松,两只圆睛亮似灯。不黑不青蓝靛脸,如雷如鼓老龙声。身披一领鹅黄氅,腰束双攒露白藤。项下骷髅悬九个,手持宝杖甚峥嵘。

    “啊,”

    几个樵夫见此,吓得魂飞天外,可没等他们迈开步跑,河中蹦出来的妖怪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们部吞进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