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六章 得偿所愿任其洪水滔天 魔念再起伸向临近王国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4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刘妍儿目光下垂,自小窗上投下来的荷叶色彩,斑斓一片,她轻轻叹息一声,道:“我第一次见这么古怪的国家。”

    罗浩手持玉壶,给自己斟上一杯酒,鹤身青铜酒樽花纹锦绣,映照出酒水青壁如黛,浮金点点,金青交晕,美轮美奂,能够照出人的影子。

    只看酒樽,玉壶,美酒,就是冉冉一幅画。

    京都中,奇技淫巧,登峰造极。

    出云国的人,真会享受,真敢享受。

    罗浩品着酒,他是个心思非常细腻的人,能够察觉其他人不能察觉的,他发现,整个出云国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每个人追求自我解放,固然道德崩塌,人欲横行,但同样的,没了束缚,各种奇思妙想迭出,发明创造,思想潮流,等等等等,有一种大爆炸般的局面。

    说不清道不明的活跃,人和人的碰撞,怪异而又活泼。

    在出云国,从高官到普普通通的百姓,每个人都鲜活,是自己,而不是一个概念。

    “真令人厌恶。”

    罗浩喝完一杯酒,低低呢喃一句,对于这样的红尘,他感到厌恶,冥冥之中,甚至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再喝一杯,罗浩摇摇头,压下突如其来的念头,英俊的面孔上有笑容,对刘妍儿道:“凡尘俗世,和我们无关,我们只是过客而已,他们自甘堕落,任他们去。这般折腾,早晚有亡国亡民的一天。”

    罗浩正容道:“我们来出云国,是要办正事的。”

    听到这个,刘妍儿坐直身子,云鬓挽起,上面斜插的木簪子上梅花纹理摇摆,翩翩而落,玉光似断似续,恍若烟霞,她神情变得凝重,道:“通过我们的调查,确实不只我们三幽堂,凡是来出云国的仙门弟子,都石沉大海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任何一个例外。”

    “而且,”

    罗浩眸子之中,激射出金芒,看上去有一种锋锐,道:“现在出云国内,不允许有人修炼我们传下的静心凝神的法门。官方的说法是,这样的法门会压抑住人的本性,让人变成冰冷冷的没有任何欲望的石头。”

    说到这个,罗浩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在天地间传授静心凝神的法门,不只他们三幽堂,几乎所以知道的仙门各派都专门派出人手在世俗王朝中推行,执行。

    虽然罗浩不知道为何这么做,但能够让所以仙道宗门,不论大小,不论正魔,齐齐动作,肯定对于仙道来讲至关重要。

    出云国居然敢禁止传道,不管有何等理由,都大逆不道!

    “在新国君赵浩上台后才出现的。”

    刘妍儿用手捋了捋因低头垂下来的青丝,玉颜精致,光可鉴影,道:“这个国君,有点怪。”

    “古怪。”

    罗浩想到自己来到出云国中收集的关于现国君的各种资料,一脸的想不通,道:“这个国君赵浩自从登基后,只颁布了什么出云五策,然后就不管不顾,把朝中大小事交给丞相和郡主郡王重臣等成立的内阁,每天待在深宫中,和宫中妃子嬉闹。”

    罗浩越说越奇怪,这国君完不符合常理,道:“出云国这般奢靡,铺张,人人爱财,求官,善攀比,据说还是国君和他的两个妃子带的头。”

    “昏君,十足的昏君。”

    刘妍儿想起自己一路上见到的出云国各地官员的腐朽和低效率,各种官官相护,待遇还非常高,不由得地道:“这样的昏君还能安安稳稳坐在出云国国君位置上十年,出云国的百姓们也是奇怪。”

    在刘妍儿看来,这样的昏君久居深宫,不理朝政,只知道寻欢作乐,把权力交给丞相和内阁,岂不是太阿倒持,主动求人架空?

    再说了,出云国糜烂至此,贪官污吏横行,人们热衷于名利,道德败坏,就没有人登高一呼,改朝换代?

    “国君赵浩。”

    罗浩和刘妍儿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出对方的意思,要完成任务,看来出云国国君赵浩是个最关键的人物。

    出云国,皇宫。

    后山有亭,周匝竹树浓黛,绿云冉冉。

    桃树夹杂过道,风吹之下,桃花满路,碾碎一地余香,嫣红一片。

    而在后面,则是引来活水,从一大树中空出,落入半亩玉池,里面种满莲花,日光激射到里面,阴翳一片。

    被刘妍儿和罗浩念叨的出云国国君,也就是李元丰,正在亭中,和两具白花花的玉体交叠在一起,时前时后,时上时下,动作矫捷,幅度很大。

    在同时,或高亢,或沙哑,或尖锐,或婉转,或痛苦中带着欢愉的喘息声接连不断地传出,让本是夏日炎炎的天气更多了三分灼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令亭外侍候的宫女们面红耳赤双腿发软的声音才逐渐消停下来,日光自外面来,照在檐下。

    可以看到,李元丰正在一吊床上,摇摇摆摆,秦云衣在左,谷茗雨在右,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不着寸缕,香汗淋漓,红晕满脸,气喘吁吁。

    “君上,”

    谷茗雨微微侧身,鼓囊囊的玉峰压在李元丰的身上,挤压出一个沉甸甸的弧线,开口道:“接下来我们真要开疆拓土?”

    “当然,”

    李元丰躺在吊床上,口鼻间满是香气,他神意一扫,就已经弥漫在出云国,原本在最上面的阴云已散去,不见了踪影。

    在这十年内,他大力推行的改革得到不折不扣地执行,出云国人口爆炸增长,国内享受攀比成风,各种思潮涌动,人的思想和个性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念头每时每刻都滋生能量,让出云国范围内原本不知道积蓄多少年的高品质的游离能量变得活跃,更容易被李元丰吞噬吸收,化为自己的法力。

    短短十年,将高品质能量一扫而空,让刚刚凝聚出的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上了一个大大的台阶。

    除此之外,剩下的其他品种的能量,也或多或少被李元丰身上的法衣和魔经吞噬,开疆拓土,势在必行。

    “只是,”

    在十年的时间内,秦云衣的变化最大,她长长的睫毛抖动,眉心一点横纹,娇躯横陈,白皙如玉,没有任何的瑕疵,看上去已不像人类,给人一种妖异美感,让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略一犹豫,道:“出云国现在这个样子,真要开战,恐怕不容易。”

    秦云衣这十年来在内阁中主持朝政,自朝中上下的勾心斗角中提升天魔之意,最为了解出云国的情况,出云国现在思想潮流涌动,复杂到极点,要统一意见,非常困难。

    “不是出云国开疆拓土。”

    李元丰伸出手,勾起秦云衣光滑的下巴,道:“是孤王要开疆拓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