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八章 夜冷星稀琴声响 心魔诡异诈难防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12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京都。

    夜渐深,星月在空,明光下澈,星星点点,落在水中。竹杪之上,看上去沉甸甸的,压下满枝头的青翠。

    楼阁建在水面上,最前面突出一块,呈现半圆,上镶嵌秘制的玻璃,灿灿然的水光自外入内,映照一片,还有在耳边响起的水音。

    夜宿此地,观水,看话,听湖,妙趣横生。

    刘妍儿除了发髻,青丝散开,垂到腰间,静静坐在榻上,看向外面,按照她的修为,不睡可以,但在京都中,为免得引起其他有心人注意,还是选了一清幽人家。

    罗浩同样在屋子里,他手持玉如意,晶莹有光。

    室内不点灯,自秉夜星月光为烛。

    朦朦胧胧,若披上一件纱衣。

    当然了,更为重要的是,两个人玄功精深,皆可夜能视物。

    “师兄,”

    刘妍儿开口说话,声音束在室内,不会传入外面半点,道:“我们白天也看了,出云国的皇宫上空龙气激荡澎湃,虽然远远比不上上朝大国,甚至连我们路过的金沙国都不如,可到底扫荡所有,我们真要阴神潜入的话,恐怕不容易。”

    “阴神潜入太难。”

    罗浩表示赞同,他握住玉如意,柄端莲花开,晶澈交错,丝丝缕缕,道:“即使有宗门赐下的宝符,但能不用就不用。依我之见,还是等国君赵浩出宫后再说。”

    罗浩声音在外面水浪的掺杂下,听上去有点断断续续,道:“反正此国君愚不可及,时不时搞什么与民同乐,把京都的氛围搞的奢华迷乱,我们会有机会的。”

    刘妍儿点点头,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家师兄的语气有点古怪,但没有多想,依然坐在榻上,看玻璃窗外面的夜景。

    夜冷星稀,波光粼粼。

    时不时有鱼儿跃水而出,似乎在追逐月色,尾翼溅起波浪。

    月与鱼,水和波,光暗,动静,交织如画。

    少许,刘妍儿蓦然觉得不对,室内气机有一种躁动,她转过头,就发现,不知何时,自家师兄的眼睛染上一层血色,他的背后,黑雾弥漫,张牙舞爪。

    后面黑暗渐蔓,若吞噬黑洞,一点点,将罗浩吞下。

    “师兄,”

    刘妍儿黛眉一挑,她发现不对,当机立断,纤纤玉手伸出,捏了个雷诀,微微一震,仿佛把雷捂到罐子里,嗡地一声,在小空间中炸开。

    雷弧一千,千千百百,半隐半现,在室内浮现,似弯月一样,晶晶澈澈,光明璀璨,把黑烟扫去,半点不剩。

    “呼,”

    罗浩身子一晃,似乎从噩梦中醒来,眼中的不正常逐渐退去,面色却惨白的吓人,跟纸一样,只是片刻间,他就受伤了。

    不是身体,而是阴神。

    无声无息,潜入伤人。

    “什么人?”

    罗浩开口说话,声音变得沙哑,如同被困在沙漠里,多日滴水不沾,那种撕裂,让人听得不舒服,可想而知,其阴神受伤不轻。

    “有人暗算,”

    刘妍儿站在罗浩身前,自袖中取出宝珠一枚,轻轻一晃,室内亮如白昼,净化所有,心中暗自心惊,要知道,在刚才,她真没有感应到任何法力波动。

    “难道出手的是元神真人?”

    刘妍儿手攥紧,觉得不可思议,元神真人运转神通,坐镇宗门,很少涉足世俗王朝,且他们自持身份,轻易不会对修为低的修士动手。

    修道界的默契,或者说宗派间的默契,正是这样。

    不然的话,随意出手,低阶弟子如何生存?

    岂不是两败俱伤?

    正在刘妍儿胡思乱想之际,忽然有琴声突兀响起,似从天外来,又仿佛自内心深处奏响,音质清亮,珠玉清脆,横浸出一种欢快,又不可捉摸。

    琴声上下,撩动人的心弦。

    让人高兴,让人难以自持。

    听到琴声,罗浩的脸色更不好看,下一刻,房门无声无息地被人打开,旋即漫天琴声一收,往下一落,翩翩烟云若大鹤起舞,在中央,走出一个纤美的女子,肌肤如玉,五官精致,细眉上挑,似笑非笑。

    来人看向刘妍儿,开口道:“好久不见啊。”

    “谷茗雨,”

    看清楚来人后,刘妍儿先是一怔,旋即瞪大美目,道:“你不是没了踪影,怎么在此出现了?”

    “谁说我没了踪影?”

    谷茗雨提着裙角,笑盈盈的,腿若圆规般,修长而笔直,道:“这十年,我在出云国,不知道过得多么自在,比在浮生宗强太多。”

    “正是这样,看在老朋友的份儿上,我才来拉你一把。”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修道。”

    “她不正常。”

    罗浩以前听闻过浮生宗谷茗雨的名字,知道其曾经是浮生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可真碰到了,不由得露出疑惑,不论对方对自己悄无声息地动手,手段诡异而难以防备,也包括其现在的气机,不吞吐天地灵机,反而团团簇簇的,若深井,不见其底。

    这样的状态,难以描述。

    因为在一起,根本没有见过。

    不过身为修士,还是能够在宗门中脱颖而出的修士,罗浩自然不一般,他敏锐发现,眼前的谷茗雨和以前大不一样。

    “不正常?不不不,我很正常。”

    谷茗雨在室内走来走去,她以心魔出现,无声无息,黑云在后,透着一股子的阴森,道:“现在的我才知道,什么是魔。魔可不只是行事不择手段,魔来自于人心的万变,复杂,纠缠,在于损人利己,在于究天地万物而为己用。”

    “真疯了。”

    刘妍儿和罗浩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神情,出云国真的有仙道中想不到的变化,或许擒下眼前这个看上去不正常的谷茗雨,能够窥见真相。

    “想拿下我?”

    谷茗雨轻轻松松走来走去,美眸流转,风情万种,没有人注意到,在罗浩的身后,肉眼难见的黑气盘旋,再次张牙舞爪,旋即隐去。

    “动手。”

    罗浩和刘妍儿下定决心后,马上动手,两个人祭出法宝,一人持铃铛,一人握吴钩,霜气纵横,弥漫一层白,充塞于室内,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在里面。

    法宝神通齐飞,不可阻挡。

    而谷茗雨则若翩翩大蝴蝶,在其中飘来飘去,琴声不时响起,让人头晕眼花。

    到最后,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谷茗雨被两人打翻在地。

    “将之擒拿。”

    两人上前,将看上去柔软不堪的谷茗雨拿下,并施展神通,进行封印。

    “顺利。”

    两人虽然有点疲惫,但得偿所愿,自然而然露出笑容。

    可在这一刻,被擒拿的谷茗雨仰起俏脸,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再然后,罗浩灵台中的黑影倏尔扩张,若蝙蝠翅膀般,覆盖四下,他面上露出挣扎,还是抬手打在刘妍儿身上,把毫无防备的刘妍儿击伤。

    “你,”

    刘妍儿不敢相信,再低头看,原本被困住的谷茗雨已消失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