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零章 壮志未酬被夺舍 再成国君世不同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2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千帆城,宫廷。

    三步一楼,十步一阁。

    再仔细看,飞檐挂角,雕梁画栋。

    建筑上覆盖琉璃瓦,清光一片。

    还有丹池里种莲花盛开,鹤唳清音,宝树下霜石点缀,松藓留痕。

    宫女们穿梭期间,彩裙飘飘,莺莺燕燕。

    李元丰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进入皇宫,由实化虚,大摇大摆,自宫女身前过,她们却视而不见,只有龙气氤氲过来,波光荡漾,圈圈晕晕的光彩照下。

    对于李元丰的气机,龙气有所牵引,躁动,察觉。

    毕竟不同于上次李元丰入出云国皇宫,他是以赵浩的肉身前去,阴神藏于灵台,秘而不引,龙气难察,现在以法身入内,没有肉身护持,龙气格外敏感。

    李元丰抬头看了一眼鼎沸般的龙气,他早有准备,念头一起,身上的气机化为出云国国君之姿态,同样有龙气垂下,虽远离出云国,只剩下寥寥,可寥寥也是出云国国君的龙气,只见内紫青而外金黄,垂垂落下,璎珞一样,薄薄一层,凝而不散。

    金沙国的龙气会对仙道敏感排斥,会对天魔心魔排斥,但同属龙气,则没有太大的反应。

    同种气机,正是这样。

    李元丰没有意外,抬头看了眼宫廷中龙气最为深沉之处,大袖一摆,穿门过堂,七转八绕,没多久,来到御书房。

    御书房,两排顶板书橱,沉木所制,花纹肃穆。

    再往前,书案,上面是铜炉,烧着檀香,中央放置笔洗,斜插三五只毛笔。

    金沙国国君是个青年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坐在椅子上,正皱着眉头,在翻阅奏章。

    “国事艰难啊。”

    金沙国国君眉头皱起多高,幽幽叹息一声,别看金沙国国内看上去歌舞升平,实则朝廷的气氛非常紧张。

    原因很简单,这位金沙国国君由于年龄,再加上其他原因,君王的威势不重,压不住朝中的三朝元老,他们阳奉阴违,大力倡导什么君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分明是分润王权大柄,其心可诛!

    “得再忍一忍。”

    金沙国国君能够上位,不是无能之辈,不管怎么讲,自己大义在手,又有年龄优势,只要等下去,金沙国迟早会完是自己的。

    在此时,这位国君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一个双眉如刀,蕴含着凶戾之气的青年人大步而来,直接融入自己的体内。

    “我,”

    国君壮志未酬,已经被赶来的李元丰夺舍,干脆利索,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轰隆隆,

    不同于李元丰上次夺舍信郡王,不同于李元丰设计杀害赵德昌,这次刚一夺舍,李元丰的神魂占据主导,鬼车头颅吞下金沙国国君后,室内突然浮现出肉眼难见的霜白雷霆,原本平静的龙气暴烈起来,不可思议的光轮凝聚,自天上来,层层叠叠的,何止千万,到最后,凝成龙爪相,抓向李元丰。

    国之君王,社稷之重,龙气所钟,承载国度千万人口的人心民意,不同凡响。

    其神魂的变化,瞒得过别人,但瞒不过龙气。

    所以顿时龙气肆虐,口衔雷音,要诛杀妖邪。

    来势汹汹,灭绝所有。

    “意料之中。”

    李元丰没有任何意外,微微抬头,眸光化为惨绿,背后六个鬼车头颅的光环浮现,十二只眼睛盯着扑下来的龙气,森然如冰。

    城内,钦天监。

    周匝古松森郁,枝干如铁。

    即使在炎炎夏日,都有一种说不出是肃穆。

    在里面,古朴花纹四下,地火风水,雷霆神灵,龙凤瑞兽,等等等等,千姿百态,尽在其中。

    陆甲林正喝着茶,神情看上去严肃。

    仔细看去,会发现,他的身上弥漫淡淡的清辉,显然不是什么招摇撞骗的角色,而是真有玄功在身,领了朝廷的官职。

    在以前,钦天监这部门早有设立,但里面官员的水平可想而知,也就是挑一下什么祭祀的良辰吉日,说一说星象,糊弄一下君王罢了。

    国君们不是不知道这一局面,可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原因很简单,真修道有成的,谁愿意来世俗王朝来?要知道,在修道者眼中,世俗王朝红尘气万丈,浊气滔滔,没法修炼不说,待得久了,自身的气机都会被浸染。

    再说了,仙门的人虽然看不清世俗王朝,但也知道世俗王朝掌握非同凡响的人力物力,汇聚起来的力量,排山倒海,连仙道都侧目,所以仙道的人也禁止门下弟子为世俗王朝效力。

    仙门的强大,在于超凡,在于神秘,在于不可测,世俗王朝对其知之甚少,如果有仙道人在朝为官,时间久了,恐怕会被世俗王朝知道仙道的不少根底。

    可自从几十年前,特别是十年前,不知为何,仙门的口径开始松动,不再限制门下弟子去世俗王朝为官。

    当然了,大多数外门弟子,不可能是真传门人,而且绝大多数都已是前进无路,想要在世俗王朝中享福的。

    可即使这样,也让世俗王朝的超凡机构不再是空架子,有了一点真材实料。

    陆甲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金沙国,并因为其精明强干,人情世故老练,很得国君信任,一路高升,现在已执掌钦天监。

    “天魔,”

    陆甲林此时喝着最上等的茶水,却觉得寡淡无味,他正在回想门中传来的口信,天地间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魔头,门中称之为天魔,最善于变化不说,而且阴险狡诈,来无影,去无踪,喜欢兴风作浪,无恶不作。

    天魔喜怒无常,据宗门传来的消息来看,其不但乐于对修士下手,引其入魔,成为天魔眷属,还有时会夺舍普通人。

    只是天魔力量阴毒,普通人的身体承受不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肉身崩溃,离奇死亡。

    “真穷凶极恶。”

    陆甲林从门中得知,有的天魔还试图夺舍有龙气庇护的官员,甚至被发配的小国的皇室子弟,等等等等,连刚烈无匹的龙气都敢挑衅,真不可思议。

    “应该没有我的事儿。”

    陆甲林笑了笑,把心中的阴翳散去,自己坐镇千帆城,金沙国的都城,上千万人口龙气聚集,天魔再是胆大,也不敢夺舍举足轻重的人物啊。

    自己钦天监,只注意皇宫即可。

    念头刚过,钦天监中的花纹陡然间亮起,层层向上,有龙吟声传来,充塞着一种愤怒。

    “什么?”

    不同于其他,钦天监连接皇室龙气,感应最快,其他修道人发现不了,但陆甲林就发现了,他手都在颤抖,这是有大变啊。

    可还没等陆甲林有动作,钦天监上空,气机一开,似裂一个口子,惊人的竖瞳浮现,惨绿的光照下来,落在陆甲林身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