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四章 春风化雨 润物无声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96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翌日,大朝。

    天早已亮,纤明澄净的日光自天上来,激射在斗檐飞瓦上,丹碧交辉,折叠出大小不一的光晕,一个接一个,落在下面。

    白玉阑干,镀金柱子,光芒耀眼。

    文武官员们身披朝服,自外门进来,交头接耳说着话,待进入内门后,才敛去笑容,整理下衣冠,安安然然进入大殿,找自己位置站好。

    在群臣的最前面,是丞相和大都督,两位国之重臣稳稳当当坐在大椅上,金殿有座,是三朝元老的优待。

    少顷,只听钟声响,宫女太监打着黄盖缓缓而来,李元丰身披金沙国国君的服饰,上了高台,在宝座上坐下。

    众臣子上前行礼,礼毕后,再次站好。

    “诸位爱卿,”

    李元丰坐直身子,眸子明亮,看向殿中,不急不慢地说着话,道:“本王今日借早朝,想和卿家们议一下几个事情。”

    “有大朝议?”

    众人听了,微微一怔,不由得把目光看向最前面的丞相和大都督,自家的领袖没有和自己通气啊,难道国君自作主张?

    即使殿内忠于国君的臣子都有点不安,他们也没有消息啊,突然袭击可不好。

    李元丰不管下面群臣,径直道:“我们金沙国风气开放,人乐于享受,这不是坏事。可人不愿生育,人口日趋下降,常年下去,是个问题。”

    “君上说的有道理。”

    谷茗雨夺舍的丞相起身,声音中气十足,配合唱双簧,道:“微臣看来,出云国的人口国策值得我们学习,出云国经过这十年改革,人口激增,不但开拓了不少以前废弃的土地,还充实军队,好处很多。”

    秦云衣则坐在大椅上,只抬了抬眼皮,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道:“老臣赞同。”

    “其次,”

    李元丰继续说话,早有准备。

    接下来,李元丰起头,秦云衣和谷茗雨一唱一和,整个朝议前所未有的和谐,大体改革的框架就定了下来。

    殿中向来中立的臣子见到这一幕,不禁有点眼眶湿润,以前的朝议,通常是丞相和大都督联合起来,和国君顶牛,不停给各种软硬钉子,这种君臣相得的样子,多久没有见到了?

    “退朝。”

    李元丰说完,直接下令退朝。

    文武臣子出了大殿,有的闷头在走,有的和同伴窃窃私语,有的走向丞相和大都督,有的一头雾水,有的面带笑容,反正这看上去正常实则不正常的朝议,让很多臣子心中都有想法。

    丞相府。

    广厦千间,楼阁精美。

    曲径桃花落,绕池白鹿栖。

    谷茗雨所夺舍的丞相换了一身便服,坐在软榻上,正把玩着一个玉杯,此杯高有近乎两尺,细脚大口,镌刻奇异花纹。

    只是握在手中,光萦满室,照亮四方。

    甚至有天生甘霖稀稀疏疏落下,不知从何而来,氤氲香气。

    谷茗雨把杯子放到案上,叫了声正看着玉杯发呆的儿子,呵斥道:“愣着干什么,把门外等候的同僚都请进来。”

    “是,是。”

    丞相的儿子实际上已是朝中重臣,但在自家老子门前依然经常挨训,他不敢多说,一边往外走,一边念头转动。

    他可是知道,自家老头子手中的玉杯是当今国君最喜欢的器物之一,从不舍得让外人看,怎么现在落在自家老头子手中了?

    再想到今天朝议上自家老头子和国君的良性互动,还有昨日晚间老头子入宫,一谈就是一个多时辰才出来,丞相的儿子浮想联翩,难道金沙国要有新的局势了?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外面求见的官员被领进来,他们都是丞相的嫡系,大部分是门人弟子,或者联姻的关系,还有等等等等,现在在朝中握有实权,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众人进来后,见到神态安详的丞相,再看到案上的玉杯,他们都是读书做官的聪明人,很快就有了猜测。

    谷茗雨不等他们胡思乱想,直接道:“今日的朝议你们也看到了,我和大都督昨晚入宫,和君上开诚布公谈了谈,谈了很多,很透,金沙国不能再这么内斗下去,要改变了。”

    不去看众人的变色,谷茗雨继续道:“国君才二十出头,有的是时间,而我老头子活得够久,不知道哪天就过去了,现在身前荣华富贵,权柄无双,但真等没了的那一天,我眼睛一闭,没了其他,受罪的就是你们。”

    丞相的门下想要反驳,但看到丞相那张严肃脸的,张嘴就来能够上糊弄国君,下推诿同事的圆滑就不见了,他们身为局内人,未尝没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过这个,确实丞相三朝重臣,威望无双,连国君都无可奈何,但国君毕竟年轻,还有正统大义,以后该怎么办?

    正是朝廷争斗,上了船,就难以下船,即使明白,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

    现在听来,似乎有转机?

    谷茗雨的声音传来,道:“我和大都督跟国君谈了,从此之后,我等尽量配合国君,等有一天我等真故去,你们也不用担心被清算。”

    “这个,”

    吏部侍郎站出来,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君王的话……”

    他的话语留白很简单,君王啊,翻脸不认人,狠辣无情,说话不算数,那都是基本素质,指望君王言而有信,那简直是自杀。

    “国君亲自写了下来,”

    谷茗雨知道手下的顾虑,自袖中取出一书,让手下人传看,道:“有宫中的人,钦天监的人,都是见证。”

    吏部侍郎先一步接过来,展开一看,果然如丞相所讲,上面是国君的亲笔所写,无非是同舟共济,以后必善待其子孙,还有即使以后丞相有不测,朝中的职位会保持至少十年不变,等等等等,最后还有印章。

    言辞恳切,诚意十足。

    乍一看,真不像国君的做派。

    但吏部侍郎想了想,也明白,这对于国君和两位大佬来讲,真的双赢。

    丞相和大都督没了身后压力,能够安安乐乐享受最后一段时光。至于国君,虽然这一段时间可能还得隐忍,但他年轻啊,等得起,以后顺势接收丞相和大都督的人手,避免金沙国以后动荡不安。

    等众人看完了,谷茗雨慢悠悠说话,道:“实际上,君上让步不小,这是对我和大都督的优渥啊,我们不能不知道好歹,接下来,都要认真办事,让君上看一看你们的能力。”

    “是。”

    众人答应一声,都是喜气洋洋的,这对他们来讲,也是天大的好事啊。

    在丞相府发生的一切,同样在大都督府上演。

    君臣相得,同舟共济,朝中各部门罕见的效率高了起来,马上各种政策条文制定出来,进行推行,雷厉风行到不行。

    金沙国自上而下,掀起浩浩荡荡的改革,突然进行,又水到渠成。

    二十天后。

    丞相和大都督感到大限已到,平平静静地交代完后事,还和自家子孙和亲信说说笑笑,才安然离去。

    两人走的时间,相差两天。

    要是在以往,肯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但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君臣的和睦,再加上,丞相和大都督走的平和,没有任何反常,朝中没有掀起风浪,按部就班。

    只是没人知道,谷茗雨和秦云衣已悄然回到金沙国宫中,和李元丰一起,准备接下来对付金沙国神灵和仙道一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