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 小白龙的被绿之劫 仇人见面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37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西海三太子敖烈正坐在云车中,他顶门上浮现出一宝图,四四方方,波光晕轮,在其上,符文若星辰,细细密密,组合成一宝灯之相,高七尺五寸。

    宝光幽幽,作蟠螭以口衔灯。

    正此时,宝灯上的灯焰燃烧起来,火苗簇簇,表现出的鳞甲齐齐抖动,焕彩若星辰点燃,一颗接着一颗,非常耀眼。

    “要抓到敖不群了。”

    敖烈见到自己蟠纹九曲灯的异象,面带笑容,微微歪过头,和在飞阁中的云公主说话,眉宇间有一种神采飞扬。

    “名不虚传。”

    云公主见到,俏脸生光,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甜美笑容,用好听的声音让敖烈的虚荣心得到满足,道:“西海龙宫果然藏品丰富,恐怕连东海龙宫都差上一截。”

    “我们四海之间,”

    敖烈在自己意中人的身前小小装了一把,正要继续开口,讲一讲四海龙宫之间的同气连枝,亲如一家人,在这个时候,李元丰强势降临。

    在这一刻,妖气如海。

    森森然,浩浩然,激荡四下,浓若墨色的晕轮荡开,充塞于周匝。

    凶戾之气化为实质,呈现出庞大的妖影,张牙舞爪。

    “小龙?”

    西海三太子敖烈听到声音,他剑眉一挑,就从云车上起身,目中寒芒暴涨,看向前面,弥漫天地的妖云中,走出一个面有阴鸷的青年人,背后六重光晕升腾,惨绿的光展开,让人觉得发憷。

    “咦,”

    飞阁中珠楼翠幕,珠玉满栏,青云冉冉,云公主用手扶了扶云鬓,自其中转出,她美眸看向李元丰,有点奇怪,毕竟当年见李元丰的时间已久,而且自那之后,李元丰不但修为提升惊人,还化形,一时没有看出来,只觉得气机有点熟悉。

    再然后,云公主才想起来,美眸睁大,声音变得冷漠,道:“你是北俱芦洲的妖王九首?”

    “哈哈,”

    李元丰大笑,没有在天庭当七杀星君的稳重,取而代之的是在北俱芦洲当妖王的嚣张纵横,声音很响,道:“本王现在是九荒大圣。”

    “九荒大圣?”

    敖烈出身龙宫,别的不说,见识不少,知道大圣这两个字代表的意思,嘲笑,道:“你何德何能,敢取名大圣?真是越无知,越放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他能够看出眼前这个妖气冲霄的家伙肯定是个大妖,同样知道大圣两个字在妖族中的分量和意义,所以才嘲笑李元丰不知天高地厚。

    “小白龙,敖烈?”

    李元丰听到这个话,倒也不生气,只是转过头来,上下打量敖烈,这就是西游记中取经五人组中最没有存在感的小白龙啊。

    在西游记原著中,好像只在鹰愁涧,还有就是宝象国斗黄风怪的时候出现过,卖弄了下神通,其他时候都是老老实实当白龙马,让唐僧骑着,任劳任怨的样子。

    没想到,现在的小白龙还是个高傲非常的性子。

    “玉龙三太子,”

    李元丰上下打量,不是在想对方为何以后会变了性子,还是在想小白龙变成白龙马的原因,在西游记原著中,白龙马“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而被父王“告了忤逆”,而在西游记电视剧中,小白龙是撞见自己的未婚妻和九头虫私通,从而怒火冲霄下发作起来,打了起来,少了玉帝赐下的明珠,在这个世界上,真不知道对方到底会因为何等原因被贬了。

    不过现在自己成了鬼车,最起码,不会给小白龙戴绿帽子了,让小白龙去了一劫。

    当然了,李元丰还不知道,他放弃了,但覆海却心心念念地要给小白龙戴绿帽,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可以说,以后小白龙会不会有绿帽之灾,还真不好说啊。

    敖烈不知道李元丰所想,但也被对方的目光看得发毛,忍不住往后退了退,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不舒服,对方难道有龙阳之好?

    想到龙阳两个字中的龙字,再想到自己的身份,敖烈脸色有点绿,心里呸呸呸了几句,暗自道:应该是断袖之癖。

    嗯,以后就叫断袖之癖,绝不能说什么龙阳什么的。

    幸好李元丰不知道敖烈的念头,不然的话,肯定呸他一脸,你才是龙阳,才是断袖,才是分桃,才是断背,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神神叨叨的唐僧骑,还骑了好长时间。

    言归正传,李元丰看向两人,或者两龙,喝道:“此地可不是你们龙族能够猖狂的四海地盘,你们来这里,真是自投罗网。”

    敖烈不知道李元丰和北海龙宫或者说水族的仇怨,见李元丰挡路,还啰里啰嗦,直接,道:“莫非你跟敖不群那个龙族败类是一伙的?还不让开,不然的话,连你都顺手擒拿。”

    敖烈有点生气,因为他通过手中的法宝感应气机,敖不群的气机正变得越来越弱,微不可闻,生怕让其走了,那真前功尽弃了。

    他们追了一路子,绝不能前功尽弃!

    “龙族的人,真是一点不可爱。”

    李元丰稳稳当当站立,看向眼前两人,在西游记原著中,四海龙族跟弱鸡一样,那什么泾河龙王什么的,让人随意斩杀,可因为那都是小角色,龙族传承到现在,占据四海,可以说是天地间不可小觑的势力,不然的话,佛门也不会为拉拢龙族给出一个取经的位置了。

    正是这样,龙族骨子里高傲非常,特别对上如今落魄的妖族,很有一种看穷亲戚的感觉。

    “敖烈,”

    云公主背后云气升腾,托举宝钟,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她以前在北俱芦洲和李元丰打过交道,虽然自那之后很久不见,但李元丰在行动过程中表现出的狡诈,狠辣,无情,都让她记忆犹新,所以见到李元丰出现,就知道今日之事无法善了,她提醒同伴,道:“这个妖王穷凶极恶,残暴嗜杀,我们出手,擒拿于他,再找敖不群。”

    云公主美眸之中,光芒璀璨。

    相比起敖不群,云公主更倾向和乐意对付李元丰,因为敖不群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从来是被自己压制,而眼前的妖王将自己在北俱芦洲筹划已久的出场弄得一团糟,差点断送了自己在北海龙宫中的前程。

    这是有仇啊,还没有报。

    现在正好遇到,不报仇,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听到云公主的话,敖烈收起原本的漫不经心,神情严肃起来,他经过这一段时间和云公主的相处,已经知道这位拥有应龙血脉的不一样的龙族公主的习惯,这样说话,说明对方很重视,甚至势在必得。

    这样的势在必得,比抓捕围猎敖不群还要来得强烈。

    “认真起来了好啊。”

    李元丰感应到两人的气机,笑了笑,念头一起,身上的角风青神甲开始延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