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狮驼国遭劫 阴阳二气瓶之变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25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金翅大鹏鸟扶摇而上,行于极天中,双翼展开,甫一摇动,云气若崩塌一样,层层叠叠,向四面八方去,掀起好大声势。

    不愧是云程万里鹏,行动时,抟风运海,振北图南。

    不多久,就来到一国上空。

    金翅大鹏鸟继续向前,遥遥看到一皇宫在,宫阁连绵,楼台相对,森郁在其上,金青两色,非常夺目,正中央,则是高高的塔尖,笔直向上。

    大鹏鸟见此,神通一收,万千的翎羽自半空中落下,稀稀疏疏的,左右一绕,化为法衣,披在身上,他瞳有金色,眉宇间满是桀骜不驯。

    只是仔细看去,额头上浮现出罕见的黑青,若是小蛇,发出嘶嘶的声音。

    很显然,正是鬼车之剧毒,噬魂腐骨。

    “大王,”

    狮驼国王宫中的皇家人和大臣们都已经被这金翅大鹏鸟吞了,剩下的宫女太监们每日生活地战战兢兢,以泪洗面,可见到大鹏鸟大摇大摆过来,还得掩下恐惧和害怕,连忙行礼。

    “你们,”

    金翅大鹏鸟本来就是性子乖张的大妖,动不动吃人打牙祭,现在心情很差,听到人言,目中阴冷更甚,直接张开口,一口一个,把路上过来行礼的宫女和太监吞下。

    见到大鹏鸟这妖怪又吃人,离得远的皇宫中的人吓得筛糠般哆嗦,不少人的腿都软了,坐在地上,起不来。

    有胆小的宫女,眼泪啪啪啪往下落,可又不敢哭,只能捂着嘴巴,小脸憋得通红。

    妖怪横行,动辄吃人,普通人就是这般无助。

    所以说,人道大昌后,仙门发力,把妖怪们打得元气大伤,赶到北俱芦洲,不是没有道理的。

    金翅大鹏鸟吃了几个人,怒火稍消,他大步走进宫殿,在宝座上坐下。

    殿中。

    天稍寒,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余晖不见,然后新月渐去,冷幽幽的光打在窗棂上,斑斓一片。

    在窗下,是独自盛开的杏花,团团簇簇的,非常美丽。

    夜冷,月华,花香,交错成图。

    金翅大鹏雕看着夜景,额头上的青筋跳个不停,他可不是一般妖怪,喜欢华美和精致,所以才来到这狮驼国,把国主和大臣统统吃了,占据位置,又留下宫中的宫女太监,让她们打理皇宫,不要乱糟糟的。

    “呼,”

    金翅大鹏雕吐出一口浊气,运转身的力量,开始将浸入自己妖身的毒聚集起来,往头顶上逼去,只是一会,金灿灿的冠子变成黑青色,看上去触目惊心,非常吓人。

    在刚开始,李元丰在北海之时,或者在北俱芦洲,他的头颅的几个天赋能力非常好用,可谓是主要的战斗能力,震慑力非凡,可后来由于境界修为的提升,特别到了万化境,鬼车真身的力量,速度,防御,恢复力,等等等等,面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这样的局势下,面对对手,要么是碾压,要么真仙之上,不是对手,鬼车的头颅虽多,但多而不精,有点鸡肋。

    可现在李元丰有了第七首,增幅之下,其他六首的威能大增,特别是最强的第二首的剧毒,已经隐隐威胁到天仙了。

    “这样的剧毒,”

    金翅大鹏鸟微微抬头,看到被自己逼到冠子上的毒液,咬了咬牙,恨声道:“都有一点当年相柳毒绝八荒的样子了。”

    在金翅大鹏鸟涅槃前几世零散的记忆中,见过的,碰到的,有这样剧毒的,就是当年那个长着九个脑袋的大蛇,丑陋非常。

    在当时,大鹏鸟好像还吃过相柳的亏。

    “现在的这个东西也是好几个脑袋,也非常丑。”

    金翅大鹏鸟想到让自己这次受伤的李元丰,愈发厌恶,对方和相柳,一个鸟形,一个虫状,都丑陋带毒,也都不是好东西,看着就烦。

    “有点难缠。”

    金翅大鹏鸟真正感应到自己身上毒液的厉害,幸好自己大鹏身不一样,天生抗毒,再加上一直喜欢生啖毒蛇,对付剧毒很有经验,不然的话,这次危险了。

    可即使这样,这次也得元气小伤。

    想到这个,金翅大鹏鸟咬了咬牙,伸出手,指甲展出三尺,铮铮然长鸣,有刀剑之感,然后在自己冠子上一割,顿时开了个口子,毒液喷出来。

    毒液一出,激射在地上,把地面都腐蚀了,甚至吞噬四下的气机,要结成毒蛇样子,发出嘶嘶嘶嘶的声音。

    毒性之厉害,可见一斑。

    金翅大鹏雕见此,面上有厌恶之色,他口一张,吐出一道三昧真火,正好笼罩在刚出现的毒蛇上,用力焚烧。

    毒液虽厉害,但离了李元丰,到底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在金翅大鹏鸟不停焚烧下,最终还是一点不剩。

    做完这一切,金翅大鹏鸟脸色有点苍白,他摇了摇身子,站起来,身上的伤势还好,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阴阳二气瓶。

    “开。”

    金翅大鹏鸟用手一指,在宫殿的上方,仙气纵横,显出一画卷,呈现莲花之相,再往上,画卷中有一个玄妙的空间,在里面,阴阳二气瓶立在那里,不停地吞吐。

    在下面,则是用地气勾勒成的天罡大阵,抽离地气,供养宝瓶。

    此瓶花纹天然,古朴幽深,每一个刹那,都从莫名之地吞来灵机,然后淬炼自身。

    可以看得出来,阴阳二气瓶在关键时候。

    正是这样,金翅大鹏雕此次出现,才没有携带宝瓶。

    “可是,”

    金翅大鹏鸟看着,脸色变得铁青,非常难看,被李元丰吞噬掉的先天阴阳二气是阴阳二气瓶的本源,本源受损,阴阳二气瓶遭受了劫数。

    本源受损,阴阳二气瓶暂时没有了主动攻击的能力,比如收人,吞人,等等等等,只能够放在原地,用来装人。

    不止如此,阴阳二气瓶的大小如意受到重创,暂时变得沉重无比,携带起来非常不方便。

    损失太大了!

    心疼,非常心疼。

    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啊。

    正在金翅大鹏雕咬牙切齿,在不停咒骂罪魁祸首李元丰的时候,突然间,他殿中的一面宝镜耀出,万千的光流转,显出一个人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