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零章 对湖抚琴佐天王 再见血剑元屠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屠隆双牙长五六尺,露于唇口外,蓬首目赤,大鼻方口,手甲如鸟,两足皆有长毛,单臂在前,另一个袖子空空,在风中摆来摆去。

    他沉着脸,走在山中小径上,两旁郁郁的松柏森立,自枝叶间渗透出斑驳的日光,横浸绿意后,落在地上,有一种阴翳。

    周围没有鸟叫,没有虫鸟,没有其他,看上去有点死寂和压抑。

    只有脚步声,此起彼伏,发出沙沙沙的声响。

    少顷,屠隆来到弯道前,深吸一口气,正要继续前进。

    正在此时,环佩一响,幽香阵阵,一个高挑的女子出现,她黑发如瀑,戴织网若莲花的发带,前面留齐刘海,下面是殷红如血的长睫毛,再然后,低胸吊带的暗红长裙,交错圈圈黑纹,妖异非常,香肩光洁,露在外面,晶莹如玉。

    至于下身,和往常一样的黑丝长袜包裹住纤细笔直的长腿,足下蹬着魔鬼花的小靴子,能够看到脚指甲上涂的黑色指甲油。

    看清楚来人,屠隆先一愣,旋即吐出一口浊气,放下心中的忐忑,面上露出笑容,小声道:“你在就好啊。”

    不是自己一个人临阵脱逃的话,就有说法了。

    佐天王那里,也不能求责备。

    白摩烟看向屠隆,美眸中没有任何白眼珠,乌黑一片,开口道:“想不到屠隆你高高大大的,跑得也不慢,只比我晚来一步。”

    “嘿嘿,”

    屠隆身高三丈,要比白摩烟高很多,但现在缩着脖子,弓着背,像个大号乌龟一般,凑到白摩烟跟前,陪着笑,道:“不管怎么讲,咱们俩是患难与共过,等到了佐天王跟前,替我美言几句。”

    他和白摩烟实力差不多,但屠隆可知道,比起自己来,眼前这爱打扮的女子背景深,在佐天王面前的面子要比自己大的多。

    “跟我来吧。”

    白摩烟没有多说,径直转身,摇曳着步子,过了弯道,前面顿时豁然开朗,只见映入眼帘的是开满莲花的大湖,波光粼粼,水鸟出没,在中央,是高大的城堡,呈现火焰红色,仿佛火烧云在燃烧,而周围又有绿萝,所以赤碧交辉。

    佐天王正坐在城堡前的园子里,端端正正,身姿挺直,他身前放一把琴,纤长的手指放在上面,微微而动,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听到声音,这位佐天王抬起头,屠隆和白摩烟立刻就看到一张极为精致的面庞,若艺术品般的五官,光滑的肌肤,真的让最美丽的少女看到都会自惭形秽。

    “大人,”

    屠隆连忙上前,躬身行礼。

    “你们两个倒是心有灵犀,”

    佐天王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中性,淡淡说话,听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感情。

    “属下惭愧,”

    屠隆面有惭色,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道:“愧对大人平日的教导。”

    佐天王摆摆手,直接打断,道:“我不听这个,反正你们两个,我也只能够训斥几句,没法惩罚,算账的事,以后自有人来做。”

    屠隆听得讪讪,没有言语,实际上,佐天王快人快语,说的很直接,但没有错,像他和白摩烟两人都有真仙的实力的,别说在元眇阳界,就是在整个修罗海,都是中坚的中坚,走到哪里都会受到重用,自由度很高。

    虽然佐天王实力地位都要比他们俩个深厚,但绝不可能直接打打杀杀的,任意处置。

    不然的话,为何修罗海的人都发疯一样战斗,杀戮,提升实力?不就是因为只有实力强了,才能够得到相对的自由,能够有辗转腾挪的空间?

    白摩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小靴子中露出脚趾,指甲上泛着幽色,沉沉的,她同样不说话,比起屠隆,她因为背景的原因,知道的更多。

    别看眼前的佐天王长了一张令女人都羡慕的好看的脸,平时说话也不快,实则手段强硬,在元眇阳界中向来主张加强对下属的掌控力,最好做到令行禁止,而不是这样懒懒散散的。

    可真正有实力的人,谁甘心被人随意操纵生死?

    真逼得急了,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场中一下子安静下来。

    没有任何人说话,只有旁边的葡萄架上,垂下交匝的小花,到地面上,在风中起舞,洋洋洒洒。

    不一会,佐天王打破了场中的沉默,他用手一拨琴弦,发出一声叮咚的声音,若泉水刚起,晴色在内,撞击在石上,平平静静开口道:“让我看一看,能够让你们灰头土脸,并敢杀入我们修罗海元眇阳界的是何等的大妖。”

    话语一落,佐天王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十只手如同穿花蝴蝶般飞舞,一个接一个的音符自琴弦上跳出来,一会儿,就有千千百百,来回跃动。

    再然后,浮现出的音符组合在一起,倏尔一转,若镜光一样,照了出去,立刻就到了元眇阳界最边缘的军营。

    下一刻,映入镜光中的是浮空城池,斑驳的城墙,血迹如新,只是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当然没有人了,因为都让李元丰吞入了鬼车真身的腹内。

    镜光照过去,只有孤零零的大旗挂在那里,有气无力。

    “真是一个人不剩了。”

    看到这一幕,即使以佐天王的器量都看得皱眉,一个城池的修罗兵卒一个不剩,杀入修罗海的大妖们真是狠辣无情。

    只是狠辣无情还好,大妖们哪一个不喜怒无常,狠辣无情的?关键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屠戮一城,让人有点戒备。

    要知道,城池中驻守的可是训练有素,常年征战的兵卒,不是废物。

    这样的人,就是被人一个接一个吞下,也得卡嗓子。

    佐天王神情稍显凝重,镜光一转,循着气机,继续向前,越往前,越让人不舒服,因为一路行过去,任何元眇阳界驻守的据点或者营地,部被人拔掉,一个人影没有。

    白摩烟和屠隆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的震惊和庆幸。

    震惊的是,这次杀入血海的四个大妖比想象的狠辣,强大,不可阻挡。

    庆幸的是,他们两个人真的有先见之明,早早溜之大吉,不然的话,凶多吉少。

    接下来,镜光向前。

    不知何时,镜光蓦然一顿,在上面,浮现出黑青之色,旋即黑青之色越积累越厚,变成细细密密的鳞甲,泛着幽光,深邃到能够滋生杀机。

    浓烈的妖气扑面而来,让人作呕。

    啪嗒,

    佐天王散去镜光,神情有点阴沉,他想了想,念头一起,联系上一个人。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一声剑吟传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