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巧施计策算所有 鬼车危在旦夕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266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乐清平手捧血剑元屠,踏前一步,当他决定出手之时,整个人的气质一变,整个人锐气勃发,刚猛激烈,锋锐之气,刺人眉宇。

    只是看到这个人,就仿佛见到一柄绝世神剑,撕裂苍穹,让人胆战心惊。

    无法无天,难以拘束。

    天上地下,任其纵横。

    只看修为,乐清平比不上佐天王,可其身上的气机与众不同,濯然而生,鹤立鸡群。

    “杀。”

    乐清平身子一起,指尖如剑,凌厉斩杀,剑势森然,霜白一片,只是一闪,就来到李元丰的身侧,冲李元丰的眸子刺去。

    剑光刚到,只听一声横笛,梨花落落,庭院有雪,香气之下,人来人往,鹤去不归,再远处,少女坐在秋千上,摇摇晃晃,光洁的额头上有香汗。

    再远处,花开富贵,草绿新春,郁郁馥馥的生机弥漫出来,充塞所有。

    人在其中,见春,感生机,遇少女,证美好。

    人心向善,以李元丰的定力,见到这样的画面,都仿佛沉醉到其中,不愿意醒来。

    乐清平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少许笑容。

    元屠血剑至凶至戾,恐怕谁都想不到,作为御剑使,常年和元屠剑待在一起的人,会施展出剑意如此纯粹美丽的剑法。

    可阴阳之妙,正在于此。

    在这个时候,正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打不知道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嘿,”

    眼见剑气斩杀过来,李元丰蓦然清醒过来,头颅一动,剑气稍偏,一下子斩在他的鬼车真身的翅膀上,发出金石之鸣,在上面划开一个口子。

    只是李元丰已有万化境修为,念头一转,天妖力涌来,生机勃发,伤口立刻恢复如初。

    “你,”

    乐清平看了,就是一惊,本来十拿九稳的一招,居然只伤了皮毛。

    “想不到啊,”

    李元丰摇了摇头颅,在刚才,他还真让对方骗过,幸好的是神魂强大,很快醒来,稍微一避,没有让剑光击中眸子。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是,李元丰的鬼车真身的防御足够,剑气横来,只开个口子,毁灭之前在伤口上盘旋,却被天妖力驱除出去,没有留下半点。

    其中的原委,就这么简单。

    “剑奴就是剑奴,没有元屠,你废物一般。”

    明面上,李元丰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一时不察,吃了小亏,他看向乐清平,嘲讽道:“没有血剑元屠,本王站在这里,让你随便砍,你都无法奈何了我。”

    这番话,他说的从从容容,毫不客气。

    再加上刚才的举动,非常有说服力。

    “你,”

    乐清平听了,脸上变色,这可是他最大的痛点,被人这么嘲讽,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难道我说错了?”

    李元丰面上的不屑之色更浓,声音传出,落在乐清平的耳中,如针一样,字字清晰,道:“你开始不动用血剑元屠,是不是想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战胜我,然后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凭借元屠血剑才能够扬武扬威的可怜人?”

    “对你这样的人,”

    李元丰言辞如刀,字字让人头皮发麻,不留情面,道:“我只能送给你三个字,想多了!”

    “够了。”

    乐清平第一次被人这么直接揭露内心,他仿佛听到了四面八方的嘲笑,眸子变得血红,呼吸粗重。

    他攥紧拳头,盯着李元丰,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可恨了!

    可乐清平可不知道,李元丰从来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这般动作,自有自己的打算,因为没有人注意下,一点血芒出现,来到乐清平的跟前。

    这一点血芒,在接近乐清平后,瞬间迎风碰撞,化为一枚宝珠,嫣红如血,然后滴溜溜一转,血光自上面激射,凝成万千血月,或大或小,或轻盈,或沉重,时刻变化,可望而不可即。

    血珠动作,在空间之中,曲曲折折,真虚难辨。

    正是法宝化血九曲珠,乃是相柳所留,可大可小,随意变化,内藏空间,曲曲折折,蕴含不小的威能。

    当年在北俱芦洲,李元丰赶走还是敖不群的覆海,占据了对方的洞府,得到的此宝,从那后,就在自己的第二首中温养。

    其一,此宝到底是相柳所遗,里面自成禁制法阵,曲曲绕绕,绕绕层层,需要温养,熟悉,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只是从那之后,李元丰的修为突飞猛进,碰到的人,要么是碾压,根本不需要此宝,要么是层次相差太大,有此宝相助也无能为力,所以一直藏在第二首中,像第三只眼。

    在现在,化血九曲珠终于重见光明。

    并且一出现,就将乐清平困在里面,让其陷入危局。

    “阴险,狡诈,无耻,卑鄙!”

    这个时候,乐清平终于明白了李元丰的险恶用心,对方言语如刀,看似在讥讽刺激自己,实则悄悄下了暗手,趁自己大怒不注意,着了对方的道儿。

    现在出现的血珠,曲曲折折的莫名,让自己和血剑元屠之间的联系都比不上以往。

    “现在反应过来,有点晚了。”

    李元丰踱着步子,似笑非笑,犹有余力地让自己的鬼车头颅飞出去,吞噬了几个倒霉的佐天王的手下,他不紧不慢地对乐清平说话,胜券在握。

    李元丰说着话,目光瞄在乐清平顶门上的血剑,眸子凝重。

    能够让李元丰不用力量碾压,而是少见地利用计谋,来进行算计,可不是因为乐清平脸大,就是因为他手中的元屠剑。

    这柄元屠剑,让他深深感受到威胁。

    以李元丰的性格,发现威胁,当然不会无动于衷,所以才利用小伎俩,动用极少动用的血珠,将乐清平困在曲曲折折的冥冥中,让乐清平和元屠剑的联系变弱。

    毕竟现在的元屠剑不是真正的元屠剑,只是元屠剑的投影,要真的元屠剑在此,李元丰早逃之夭夭了。

    “多亏你愚蠢。”

    李元丰看向乐清平,要是对方上来就动用元屠剑,自己的计策怎么会成功?

    “乐清平,”

    佐天王发现了乐清平的窘境,他眸光一闪,虽然被狮驼王缠住,但还是一拨琴弦,细细密密的琴声,化为万万千千的刀光剑影,倾斜下来,一部分激射向李元丰,另一部分,则是向血珠。

    佐天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乐清平周围的冥冥之物打破。

    对于此,李元丰取出裂仙斧,斧头劈下去,堂堂正正,所到之处,刀光剑影,部湮灭。至于奔向血珠的,则被化血九曲珠引入自己宝珠内的空间。

    没有作用!

    除了佐天王外,其他人也出手,可结果一样。

    “我,”

    乐清平仿佛感应到场中其他人的目光,有轻视,有惋惜,有埋怨,他吐出一个字,面上的血色一下子消失不见,变得煞白,整个人仿佛被抽取一缕精血。

    嗡嗡嗡,

    下一刻,元屠剑突然一动,凭空消失,斩杀向李元丰。

    “糟糕。”

    李元丰听到剑鸣,第一次脸上变了颜色,非常难看,他感受到一种凛然杀机,神魂中有感应,死亡的阴影在徘徊,越来越近。

    自己的算计顺利,却低估了乐清平的自尊心,这个家伙受辱之下,要拼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