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生死关头见真意 蠢蠢欲动第八首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74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元屠。

    剑中凶者。

    最凶,最戾,最毁灭,最耀眼夺目。

    据说此间诞生在血海之初,曾是一位惊天动地的大能的无上杀伐之宝,即使这么多岁月过去,历经劫数,不在盛,现在在此地的只是投影,但一旦发动,不可思议。

    李元丰睁开眼,就看到,血剑元屠凭空出现在自己跟前,直指自己的眉心,剑刃只是稍一抖动,就有羽翼般的花纹浮现,万千的剑光迸射,每一根剑光,都如同太极鱼一般,摇头摆尾,来来回回,游弋不定,但组合在一起,横绝所有,湮灭生机。

    剑光未到,李元丰的眉心就映照出一片殷红,纵横交错的纹理,看上去像是染血的棋盘,有点恐怖,有点触目惊心。

    杀机森然,惊悸凶戾。

    任何精血,都会被其引动吞噬。

    “凶剑,”

    李元丰感应到死亡的阴影在灵台徘徊,第一次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一柄无上凶剑,自己上一次与之交手,只是隔空相望,遥遥打了个照面。

    可这一次,乐清平以自身精血引动凶剑,让元屠中本有的凶戾释放出来,和上一次的感应相比,天差地别。

    根本来不及躲闪,元屠剑一跃,已经斩下,细若游丝的剑光落在李元丰的身上,交错纵横,每一道,都诛杀生机。

    “罪大当诛。”

    乐清平脸色煞白,没有半点血色,身子摇摇晃晃,跟苦读书读出病来的穷书生一样,他目光却是出奇的亮,亮地如满天星,灼灼其华,璀璨生光,喃喃自语,有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

    不枉费自己拼命一击,马到功成,功德圆满啊。

    至于对方刚才展现出来的强大恢复能力?

    乐清平对此嗤之以鼻,元屠剑的剑气可不是自己的剑气,元屠剑天生蕴含大毁灭,大斩尽,大凶戾,沾上之后,吞噬所有,再多的生机都恢复不了。

    所有的元气,所有的能量,所有的精血,都会被元屠抽空,吞噬,消化,成为凶剑的一部分。

    “元屠,”

    乐清平不甘受辱,拼尽力,驭使凶剑元屠,斩出一剑。

    这一剑,简简单单。

    这一剑,锋芒毕露。

    这一剑,湮灭凶戾。

    纵然场中不乏佐天王这等元眇阳界中的真正强者,也不乏禺狨王,狮驼王,猕猴王这样自诩妖圣,秉承气运的大妖在交手厮杀,可剑出时,那一刹那的芳华,遮盖下所有。

    就是这么凶,就是这么夺目!

    在场凡是有一个算一个,目光都投了过来,见到元屠斩下,直奔李元丰。

    “糟糕。”

    禺狨王,猕猴王,狮驼王,三位妖王都是六感敏锐之辈,即使隔得远,但也能够感应到元屠的凶戾,他们扪心自问,要是自己中一剑,都会凶多吉少。

    特别三人中的通风大圣猕猴王鼻子抽了抽,刺鼻的血腥气让他眼前一片模糊,少见地出现尸山血海的景象,真正的大凶之兆,毁灭临头。

    这样的气机感应,说明现在的元屠剑非常致命。

    “幸好找来了乐清平。”

    佐天王手拨琴弦,叮咚叮咚的琴音,若青山泉鸣,水洗黛石,显示出内心的欢快。

    实际上,自己真的低估了眼前四个大妖的实力。

    本来以为白摩烟,屠隆等人是贪生怕死,才临阵脱逃,被人赶得惶惶如丧家之犬,可真正交上手,才真正明白,不是白摩烟等人不行,实在是大妖们太凶悍。

    要不是有乐清平在,要不是对方能够驭使元屠,恐怕自己这次出行,不但擒拿不了四个妖王,反而会损兵折将,成为元眇阳界的笑话。

    “现在大功告成。”

    佐天王一扫颓势,桃花眼中都激射出电一样的光辉,扫过猕猴王,狮驼王,禺狨王,那个什么九荒大圣明显是四人的头儿,斩了头,剩下的也得清算,一个都跑不了!

    “咦,”

    在此时,本来意气风发的乐清平突然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然后他双眼瞪大,仿佛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事情,整个人颤颤巍巍的,几乎摔倒在地。

    少顷,乐清平尖锐的声音响起,因为太过震惊,声音尖锐到根本不是他本来的声音,反而像夜枭,非常刺耳,道:“怎么可能?”

    由不得乐清平不震惊,因为他看到,原本应该被元屠斩杀,精血被吞噬一空的李元丰出现在原地,没有死去,只是眉心多了一抹剑痕,看上去越发狰狞。

    “你怎么没死?”

    乐清平认为自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这么多年来养剑,杀人,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儿,可现在依然绷不住,大惊失色,情绪变化。

    有人能够在元屠剑下安然无恙?

    怎么可能啊!

    “元屠,”

    李元丰站在原地,用手摩挲着眉心的剑痕,如鱼儿一样,声音沉沉的,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的背后,七重光晕已经有三重变得暗淡,三个头颅垂下去,有气无力。

    只有剩下的四个头颅,昂然而立,惨绿的眸光,蕴含杀机。

    在刚才,李元丰真的是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

    回想到刚才的局势,即使李元丰这样的人物,都觉得胆战心惊,因为这是第一次,他离死亡这么近。

    元屠凶剑斩来,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让人反应的机会,就好像,剑来,剑到,剑斩中,剑起是因,剑中是果,有因必有果,不可更改。

    这超乎想象,涉及到时空因果,难以描述。

    在被元屠斩中的刹那,什么鬼车真身这样的天妖身,什么人间界的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什么身上的法宝,有作用,但没法按照李元丰的心意所动,只能够被动抵挡,最后也没有抵挡得住。

    最最后,李元丰鬼车真身这一个洪荒异兽的天赋救了他一命,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正如前文提到过,李元丰鬼车真身的头颅,最厉害的地方,并不是其具有的天赋神通,花样不少,人们不知道的是,鬼车的每一个头颅都有一次替死之术,能够挡一次必杀之灾。

    这是李元丰真正的杀手锏,也是他行事越来越大胆的底气之一。

    只是这一次,元屠的杀伤力太强大,李元丰足足付出了三个头颅的替死,才存活下来。

    “不过不是没有收获。”

    李元丰摩挲着额头上的剑痕,元屠的剑意在其中,那种意念让他沟通到一种莫名,又一个头颅蠢蠢欲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