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晋升,晋升,第八首出!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5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怎么会?”

    佐天王的笑容戛然而止,他的背后,本来云气冲霄,重叠如画,乐章在其中,叮咚作响,演化晴空新雨,乘鹤归去,烟云上下,氤氲湖池。

    悠悠钟磬声响起,波澜渐起。

    沸水般的气机升腾,越来越响。

    正是神通酝酿,准备待李元丰被元屠斩杀后,他积蓄力量,给剩下的三个妖王以毁灭打击。

    可谁能够想到,李元丰在元屠剑下,大难不死,反而乐清平因为抽取精血驭使元屠发出璀璨一击,从而精疲力竭,摇摇欲坠,这样的翻转,让佐天王左右为难。

    打出去?对方还有一个九荒大圣,那是自寻死路啊。

    散去?刚才自信满满,没有给自己留后路,已将神通积蓄到顶峰,一下撤了梯子,自己会受到反噬。

    虽然反噬不大,但也是反噬啊,何况眼前有强敌虎视眈眈?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佐天王不由得看了眼脸色苍白如纸的乐清平,眸光冰冷,要不是信任这个家伙能够用元屠斩杀九荒大圣,自己又怎么会不留余地地施展大神通?

    要知道,到了佐天王这个境界修为,几乎所有神通法术都是收缩自如,唯有极少数几个威能最强的才不行,那种神通有去无回,用来当做奠定局势的一击的。

    事情就是这么寸,真尴尬了!

    禺狨王不知何时,顶门之上,冲出三尺光,精纯如赤金,成莲花之相,上面托举一宝镜,横径八寸,鼻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而具畜焉。辰畜之外,又置二十四字,周绕轮廓。文体似隶,点画无缺,而非字书所有,只是气象就不凡,挡住所有的神通道术。

    他正驭使宝镜,准备看以后的局势发展,没想到峰回路转,自家二哥安然无恙不说,反而手持元屠剑的御剑使身子仿佛被掏空,摇摇欲坠。

    这样的翻转,足可定胜局。

    想到这,禺狨王面上露出笑容,用手一震宝镜,上面的花纹一段段色彩由浅到深,玄音响彻,正如他此时的心情,好到不能再好。

    且说李元丰,自鬼门关前走一遭,在生死间,倒是抓到元屠的真意,他用手摩挲着眉心的剑痕,大凶大厉的气机盘旋,凝而不散。

    丝丝缕缕的剑气自其中衍生,若鱼儿般,游来游去,虚空无依,不拘于时空,湮灭所有生机。

    “凶剑元屠,”

    李元丰念头一转,不由得想到自己来到血海后才从血脉传承记忆中看到的画面,那是广袤到不可想象的血海,横无涯岸,无边无际,凶物出没,充斥着邪恶,混乱,杀戮,毁灭,不知何时,陡然间,两道血光自最深处射出来,横空出世。

    光芒冲霄,灿灿的血色弥漫四下,何止万里,映照出幽深的色彩,不见其底,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沉浸到里面,难以自拔。

    再然后,血色散去,露出真容,是两柄绝世凶剑。

    其一为阿鼻,另一个是元屠。

    再然后,记忆变得破碎不堪,难以窥见。

    “够了。”

    李元丰深吸一口气,天妖之力自体内聚集,若泉涌一样,落在眉心剑痕上,然后向外一冲,居然凝成半尺高的光泉,珠玉下垂,自上而下,稀稀疏疏,每一道光和元屠的剑意纠缠,结成小花一样,眨眼间,就千千百百。

    自远方看,金血交辉,如珠玉宝盖,色彩沉浮。

    不同于李元丰在翠云山外抢夺的金翅大鹏鸟的先天阴阳二气,现在的元屠真意大凶大厉,桀骜不驯,非常锋锐,难以降服,稍一不慎,不但无法将好不容易从生死关头中得到的好处攥到手里,反而容易被刀子割伤了。

    先天阴阳二气温顺如猫,现在的元屠真意就是饿久了的凶狼,要吃人的。

    两者不一样,收服难度不同。

    唯一相同的是,不论先天阴阳二气,还是元屠真意,都是天地间罕有的,先天阴阳二气能够让李元丰彻底长出第七个头颅,这元屠真意则能够让李元丰再进一步,第八个头颅蠢蠢欲动。

    自从上次李元丰利用先天阴阳二气在不经意间让鬼车真身长出第七首的经过,他已经知道,到现在,鬼车的头颅生长已不再跟鬼车自身的修为密切联系。

    鬼车新头颅的出现,需要外因的刺激。

    只是让李元丰有点无语的是,一个先天阴阳二气,一个元屠真意,都可遇不可求,这样的外因刺激,要不是自己气运强盛,有主角光环,还真遇不到。

    难度大了一点啊。

    叮咚,叮咚,叮咚,

    在李元丰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可没有忘了运转体内的天妖力吞噬元屠真意,不一会,只听叮叮咚咚的声音响之不绝,若水石交鸣,继而自他眉心突出一块若珠幢宝盖般的景象,天妖力的赤金色彩渐渐盖过元屠的血色,再然后,天妖力包裹住元屠真意,一点点地往里拽,表现在外面就是华盖正在缩小。

    缩小,缩小,再缩小。

    到最后,部收到体内,一点不剩。

    连刚才那一道眉心略显狰狞的剑痕,也不见了。

    大功告成!

    当李元丰将自己好不容易留下来的元屠真意彻底吸纳吞噬,并融入血脉后,在自己背后的光晕中,传出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声音连绵在一起,如同爆竹,听在耳中,急促又喜庆,带着一种跃跃而试。

    冬去春来,冰皮新解,郁郁生机萌发,忽然一夜,姹紫嫣红,草长莺飞。

    所有一切收敛,鬼车血脉勃发,活泼泼的。

    是惊蛰后的雷鸣,同样是孕育的希望。

    咔嚓,

    随最后一声轻响,李元丰背后再次升起一圈的光晕,化为第八个,从光晕中,挣扎出来第八只头颅,摇晃着脑袋,惨绿的眸光和前七个一模一样,阴森森的。

    晋升成功,第八首出。

    要是能够再出最后一个头颅,并且天妖身突破万化境,晋升天妖第五重,那么在花果山自号的九荒大圣就名副其实了。

    “该收拾残局了。”

    李元丰从受伤到晋升,笔墨用的的多,但在场中,实则电光火石间,他就多了个头颅,于是李元丰转着新生的第八首,看向对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