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二章 大胜无与伦比 宝贝入吾彀中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77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李元丰负手而立,衣袂飒飒,背后光晕升腾,第八首昂首抬头,眸子睁开,看向半空中,目光所到,自森绿化为昏黄,幽晦深沉。

    昏黄的光,像沉沉的古铜色,又如同夕阳西下的最后一抹余韵,自山外来,渐行渐远,有一种莫名的色彩。

    看上去是昏黄,实则万千光彩流转,隐去明亮,留下厚重。

    “啊,”

    被昏黄的光一扫,白摩烟惊叫一声,自她神意中,一个四四方方的石碑不受控制般飞了过去,像是被昏黄的光吸引,在周匝徘徊,她怔了怔,旋即心疼地道:“我的阴阳石碑。”

    这个石碑,在光晕下,能够看到,花纹古朴,有神,仙,鬼,妖,佛,等等等等的图案,正是当时用来挪移乐清平的奇异法宝。

    “阴阳碑,”

    白摩烟神意小小,晶澈透明,盛装华服,本来美轮美奂,可现在披头散发,声音尖锐,掩饰不住的心态,她已经发现,不止阴阳碑,其他的法宝,甚至自己好不容易携带出来的百宝囊,都被突如其来昏黄的光困住,颤颤巍巍的。

    这个情形,如铁遇到磁石,黏住走不开。

    “可恨。”

    白摩烟捏了个法诀,发现宝贝们都无动于衷,她咒骂一句,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浮躁和心疼,不再犹豫,猛然向上一跃,若箭矢一样,遁入空处,消失不见。

    虽然光溜溜了,但能够走,还是得走。

    屠隆紧跟其后,他同样心疼,可他有一个想法,就是紧跟白摩烟,因为对方有背景,善决断,会考虑得失,跟上对的人,亦步亦趋,不会错的。

    当然不会所有的人像白摩烟和屠隆这样走得坚决,有的真的心疼自己的宝贝,毕竟这是很多年一点点积累下的家底,没了他们,即使神意遁走,恐怕以后的日子会过得非常苦。

    正因为这样,他们停了停,努力施展法门,召唤自己的法宝和宝贝。

    舍得,舍得,很多时候,这都是局外人轻飘飘的话,真正局内,面对抉择,才知道这两个字的沉重,这两个字的不容易。

    “我,”

    佐天王看到满天的法宝,器物,宝贝,等等等等,部被昏黄的光牵引,按在琴弦上的纤纤十指不由得一颤,弹出一个破音。

    原本琴声上下,若鸾凤在云中长鸣,光明而神采照人,现在一下子四处飘散,奔逃左右,兵败如山倒,挡都挡不住。

    佐天王知道自己心境已乱,眉头皱起,十指如飞,想要弥补。

    “嗯?”

    佐天王的变化,马上就传导到他编织的千百图卷中,在那里,出现了漏洞,顿时让蹬着牛眼般的狮驼王发现,他狞笑一声,身子一摇,手中熟铁棍仰起,自他顶门上,妖气贯空,化出一个撑天巨人,独目森然,幽光沉沉,周匝缠绕雷霆闪电,横扫所有。

    狮驼王一棍扫出,独目巨人配合动作,融入熟铁棍中,声势绝伦,碰上死,沾上亡,无法无天。

    如上一次一样,熟铁棍的力量同样轰入场中,被千百的画卷分散,可不同于上次,这一会分散的过程中,磕磕碰碰的,一个碰撞,顿时炸开。

    这样分散的手段,需要非常精准,容不得任何瑕疵,稍有不顺,就会崩盘,引起连锁反应。

    “哈哈,”

    狮驼王大笑,金毛摇摆,身子再摇,已经到了场中,瞪着眼睛,道:“不行了啊。”

    “没完!”

    佐天王见此,知道自己回天无力,他用手推开宝琴,从从容容起身,整理了下衣冠,然后桃花眼扫过场,在李元丰等人身上定了定,静静地吐出两个字,身上冒出焰火。

    火焰起,裹住身子,只是不到半个呼吸间,就焚烧殆尽。

    猕猴王同样来到场中,他鼻子一抽,自鼻窍之中,有一道光夭矫出来,飞腾若神龙,向半空中犹豫不定的神意卷了过去。

    没有佐天王的庇护,神意们就暴露在四个大妖的眼中。

    “有一个,”

    禺狨王踱步到场中,手持宝镜,定住一个徘徊的神意,然后万千光芒迸发,若孔雀开屏一样,向四面八方激射,所到之处,部打入神意。

    修士的神意介于真虚之间,冥冥之中,对于时空有一种难言的亲和力,所以通常遁走非常快,除非天仙出手,很难阻挡。

    可再快,也得有个时间。

    因为心疼自己的家当,没有和白摩烟,屠隆那般直接离开,没了佐天王的庇护,神意都暴露了,然后被三大妖王抓住机会,一顿猛打。

    神意有很多真身比不上的优点,但同样有劣势,那就是力量太弱,根本没有还手的力量,被暴打后,惨叫连连。

    运气好的,立刻断臂求生,再次切割下一部分神意,遁走远逃,慢一点的,神意就被留下来,被三个妖王打成齑粉。

    “啊,”

    “啊,啊,”

    “啊,啊,啊,”

    一时间,场中惨叫声,哀嚎声,痛苦的叫声,响成一片,让人听得头皮发麻。

    前文提到过,真仙层次的人很难被同级别的人灭杀,除去像乐清平这般极少数极端的,不一样的,都狡兔三窟,会有什么化身,什么分身,什么留痕,等等等等,可不管怎么讲,真身上的神意和能量是最多的。

    如果真身的神意能够遁走,卷土重来的机会会高出很多,而真身上的神意被毁,纵然没死,但卷土重来的机会寥寥无几,难度太大了。

    打个比方,恐怕是从普通难度到了地狱难度。

    “啊,”

    “悔啊,”

    留在场中的几个神意发出痛苦的声音,有一种悔恨,悔恨自己的目光短浅,悔恨自己过于贪恋瓶瓶罐罐。

    李元丰居高临下,看在眼中,微微摇头,很多时候,目光短浅并不是真的短浅,而是自己站的位置低,家底薄,没有底气,不得不短浅。

    目光长远,善于决断,是要站得高,看得远,有底气才行。

    “让我来看一看,”

    李元丰不管其他,开始搜刮战利品,场中的宝贝不乏佐天王这等选眇阳界的权势人物留下的,也有像白摩烟这样背景深厚的留下的,至于其他,最次的都是真仙层次的人留下来的,都好东西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