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四章 前路注定腥风血雨 纹龙小镜再见天魔气息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8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落宝金钱,圆形方孔的铜钱状,左右两侧有飞翅,自生灵纹,能够落人法宝,无往不利,是当年封神大战中鼎鼎有名的法宝。

    五夷山散人萧升曾以此宝,连番落下三霄的兄长赵公明的缚龙索和定海宝珠,在封神战中,出场寥寥,但让人印象深刻。

    赵公明何许人也?通天圣人的得意弟子,曾经以一人之力将玉虚宫的三代弟子们打得没有招架之力,甚至连黄龙道人都在他手中吃了亏。

    即使以后遭劫,在封神中,都有这样的评语:尔赵公明,昔

    修大道,已证三乘根行,深入仙乡;无奈心头火热,德业迥超清净,其如妄境牵缠,一堕恶趣,返真无路。生未入大罗之境,死当受金诰之封。特敕封尔为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之神,率领部下四位正神,迎祥纳福,追逃捕亡,尔其钦哉!

    至于定海珠,别的不讲,只说燃灯得此宝,借之完善神通,演二十四天,然后入佛门,成为古佛,过去佛,就知道何等厉害的宝物。

    赵公明加定海珠,都在落宝金钱面前吃了亏,落宝金钱之能,知道的人不会忽视。

    “只是,”

    李元丰想到封神演义,似乎没有交代落宝金钱最后的下落,再想一想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也不是完按照西游剧情展开,里面的水深的很,不由得幽幽叹息一声,自己现在只不过想一想,要得到落宝金钱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正在此时,波光间,落日倾斜,晴色展开,如藤蔓一样,条条下垂,晕影生风,天地间的妙音丝丝缕缕,横浸到人的耳朵里。

    周匝的血意都渐渐而去,留下静幽。

    四方平静,人在画中。

    即使在杀戮丛生的修罗海,也有片刻这般的安详。

    李元丰看在眼中,就是一笑,自己有点不知足啊。

    对于自己来讲,能够看到未来的前进道路,就是最大的喜事。

    至于前进路上,所需要的努力,奋斗,机缘,拼搏,都应该的。

    没什么唾手可得,不能得陇望蜀。

    知道落宝金钱,明白落宝金钱可能对自己第八首有用,只这一点,就超乎众多人之上,要再苛求马上看到落宝金钱,那真贪得无厌了。

    李元丰收敛心情,继续往前,在诸多宝贝中,最为显眼的当然要数佐天王留下的宝琴了,日光照耀下,琴身上横纹若龙凤,翩然如飞,只是上前,就仿佛听到莫名的曲子,上击九千里,绝云气,负苍天,翱翔于杳冥之上,铮铮其音,洗去凡心,眺望天地。

    抱琴行昆仑,积雪满霜竹。

    乍一看,此琴应在白云悠悠中,而不应该用来杀戮。

    “有点宝珠蒙尘。”

    李元丰摇摇头,不但指此琴在佐天王手中成为杀戮利器,也指此宝以后在自己手上明珠暗投,不过他可不会矫情,挥手将之收起来。

    宝琴品质上佳,以后不论是送人,或者自己用,都是好的。

    “长生丹,”

    李元丰又看到枝枝丫丫的珊瑚树上挂着一个金葫芦,打开瓶塞后,里面是龙眼大小的丹药,粒粒饱满,色若明雪,刚一打开,丹香扑鼻,让人浑身一震,若置身于花海中,身体肌肤都浸染在香味里。

    “好丹药,”

    李元丰直接用口一吸,金葫芦起来,底朝上,口朝下,所有的长生丹一枚枚出来,被他吞入腹中,用力一运,化为磅礴的天妖力。

    “还有,”

    李元丰懒得一件件看,第三首仰起,所到之处,将散落的丹药,天地精粹,等等等等,凡是能够吞噬的,部吞下。

    汩汩汩,

    转瞬间,李元丰鬼车真身中经脉里,精气流转,发出池水鼎满,不断外翻冒泡的声音,他眸光亮起,璀璨之中有喜悦。

    这其中,不少天地精粹,虽然远远比不上勾陈帝君自其它帝君手中敲来的那一大笔,但数量绝对不少,对于李元丰这样要从天妖第四境万化境提升到天妖第五境界宇空境的洪荒异兽来讲,真的多多益善。

    这样的收获,不是其他,直接就可以转化为鬼车真身的战斗力的提升。

    正如以前所提,散落在外面的天地精粹几乎没有,天地精粹,早有其主,这一点,随这一次血海之行的收获愈发明显。

    “以后的路,”

    李元丰吞噬下天地精粹,鬼车血脉蠢蠢欲动,眸光之中,冰冷一片,又氤氲杀机,自己很快就要放开手脚,掠天下之物为己用,在不合时宜的年代,踏出一条堂堂正正的天妖路。

    “咦,”

    在李元丰收好各种法宝,吞下各种天地精粹以及丹药,开始查看其它零零散散的器物的时候,只第一个,就让他讶然出声。

    仔细看去,小器物是个不大的铜鉴,长宽不到一尺,在正面边缘铸出桂花图案,再镶嵌金银玉叶,团簇盛开,围住镜面清莹明净,可照四方。镜子的背面微微凸起,纹一条黑龙,姿态栩栩如生,龙口垂下,衔着珠子,幽深黑沉。

    仿佛感应到李元丰的注视,珠子一转,愈发深沉,给人一种眸子半睁开的样子,在镜面上,没有人察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若万千人在窃窃私语,让人发毛。

    这样的变化,实则非常微小,微小到恐怕连真仙都不会察觉,可李元丰不一样,他识海之中,神魂端坐,手中多了一本经书,缓缓打开,不停地有文字跳出,相互碰撞,化为人心之复杂,演化大自在之路。

    “想不到,”

    李元丰看向小镜,识海中的经文越发繁多,他的声音很低,低到即使其他三兄弟都听不到,道:“天魔出现在了修罗海。”

    这可不是那种人间界复杂人心中滋生出的最高品质的游离能量,而是真真正正的天魔,只看沾染在铜镜上的气机,可不是秦云衣那般小天魔,是有资格威胁到真仙的。

    威胁,不是指的让真仙感受到危险,实际上,当日天庭镇压自人间界冒出来的魔气,只那种魔气就可浸染仙体,让仙人如避蛇蝎,这个威胁是指能够在人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让真仙受伤,走火入魔,甚至占据其身,取而代之。

    天魔的可怕,不在正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他或者她,喜欢玩弄人心,制造混乱,圈养心灵上的奴隶,把一切正常弄得不正常。

    阴险,狡诈,能隐忍,善算计,兴风作浪,不顾其他,自私自利,等等等等,天魔的出现,恐怕会真正将魔这个词定义,不会像现在人们通常将妖和魔混在一起,仿佛魔成了妖的一部分,统统叫做妖魔。

    “让我看一看,谁这么倒霉,沾染上了天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