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九章 并蒂莲开鸠占巢 天王来信波澜生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9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元眇阳界,青桂宫。

    青铜锈迹斑斑的重锁锁住门户,烟月自小窗中进来,和四下三五尺垂下的金莲宝灯的灯火交晕,氤氲细细密密的花团。

    飒飒的风徘徊不定,浸染秋色,澄光一片,重重叠叠。

    案上鹤嘴铜炉中的檀香烧了一半,烟色渐重。

    月光,灯影,风色,烟意,交错在一起,照在最重要两三丈的钟表上,钟声金灿灿的,晕着光彩,奇异的花纹蟠结,至于指针则一点点滴滴答答运转,色彩黑白辉映,给人一种非常神秘,非常冷寂。

    白摩烟仰天躺在钟摆上,头上戴白色发带,下面笔直修长的腿上穿黑色丝袜,到大腿根部,再上门,空空如也,风景正好。

    这个高挑的女子黛眉蹙起,喘息急促,似乎在剧烈运动,娇美的玉体上浮现出香汗,长睫毛不停地抖动,眨个不停。

    不同于其他倒霉的几个,白摩烟由于背景深厚,身怀异宝,纵然真身尽去,但早有分身,神意遁回来后,自投入化身,运转无上神通,主次颠倒,再塑乾坤。

    只要功成,即使不可能马上恢复到盛时候,但起码能到元神之上。

    只是计划虽好,可白摩烟没有想到,自己早被人盯上,现在趁她虚弱之际,赫然趁虚而入,要鸠占鹊巢,瞒天过海。

    灵台识海中,斜月照宫,白玉栏杆稍冷。

    稀稀疏疏的藕花盛开,不知为何,多了三分凄美。

    白摩烟抱在身前,霜色入眉,玉足踩水,眸光看向对面,有一种咬牙切齿,在那里,同样有一个身材高挑纤细的女子,容颜和她一模一样,黑发披肩,黑丝裹腿,百褶小迷你裙,似笑非笑。

    只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对面的女子,有一双妖异到血红的眼瞳,看上去笑吟吟的,但最深处,冰冷无情,透着残酷的味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摩烟瞪大美目,娇躯颤抖,冷入骨子里,连心都是冷的,要冰冻起来。

    “嘻嘻,”

    另一个白摩烟看上去有点活泼,笑声清脆,她细细的眉毛弯了弯,手扶在胸前,丘色渐香,笑道:“我就是你呀,白摩烟。”

    “意识会有阴阳两分,在以前,自然你占据主导,但现在,你受重伤了,就会有我出现。”

    “不用怕,”

    另一个白摩烟踩着高跟的小靴子,啪啪啪的声音,在寂静的宫殿中显得格外幽远,她一边说,一边张开双臂,要拥抱白摩烟,道:“来吧,我们本就一体,现在重新交融在一起。”

    “你骗人,”

    白摩烟不但有真仙层次的修为,同样家学渊源,对于神魂有了解,才不相信对方的花言巧语,自己在成为仙家层次后,早就内外如一,阴阳相抱,都在己身,不会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的。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摩烟看着另一个自己,一步步走来,身姿翩翩,却如同有张开的黑翼,将自己裹住,声音中有着颤抖。

    “我就是你。”

    另一个白摩烟声音越来越轻柔,像夜间的晚风,不知不觉,她来到白摩烟跟前,两个人挨在一起,同样的黑发如瀑,同样的黑丝细腿,同样的纤腰翘臀,只是一个眼眸如墨,一个红眼胜血。

    “我们在一起。”

    眼眸如血的白摩烟再上一步,红唇轻启,吻住白摩烟。

    “唔,”

    白摩烟身子僵硬了一样,躲不开,只能睁大眼睛,不甘示弱,只是下一刻,她就感应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自对面温温润润的红唇上传来,让她不由得魂飞天外,想要大喊大叫,却又发不出声来。

    天魔所化的白摩烟细眉上挑,紧紧抱住真正的白摩烟,红唇对红唇,用力吸吮,自己白玉般的面颊变得潮红。

    古灯下,栏杆前,柳条晴绿。

    夜深人静,烟香沉沉。

    两个长相一样,都美丽绝伦,高挑性感的女子拥在一起激吻,越发显得腿长如鹤,画面看上去美丽,但此时看去,只有阴森。

    不是百合魂在燃烧,而是残酷地吞噬。

    渐渐地,真正的白摩烟停止挣扎,她美丽的身子由实化虚,到最后,变成透明,若泡沫一样,最后流连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灵台神魂,一滴不存在的泪珠落下,坠在地上。

    叮当,

    声音很脆,很响,若暮钟一样,远远传开,真正的白摩烟彻底消失不见。

    再然后,灵台识海中唯一剩下的一个白摩烟打了个饱嗝,细眉弯似月,双腿并拢,背后浮现出一油纸伞,黑色伞柄,嫣红如血的伞身,骨架嶙峋。

    白摩烟打着伞,妖异而危险。

    啪嗒,

    宝殿中,金莲宫灯的灯焰蓦然暴涨,高有七八尺,熊熊燃烧,透着阴森,躺在金黄色钟表上一动不动的白摩烟睁开眼,眸子化为嫣红。

    她坐起身,人在灯光下,有一种慵懒,打量着自己的这一具身躯,只细腿上着黑丝长袜,其他不着片缕,不由得笑了笑,点点头,道:“真是成熟又美丽的身子啊。”

    说完后,白摩烟用手一招,很娴熟地打开案上的百宝囊,自里面取出一件裙裾,披在身上,然后站起身。

    光华照耀,可以看到,白摩烟头戴白色发带,额前刘海很长,快到精致的小鼻子,血瞳明亮,露肩小裙,下摆百褶细花,再往下,蕾丝黑色长袜。

    她还戴上黑色的手套,撑一把猩红如血的小伞,气质微微有了变化,变得更美丽,更妖冶,更致命,更危险。

    ’“有人来信。”

    新白摩烟打量了一会,正在思考接下来如何在元眇阳界行动,就见宫殿外面的鹤壶中有一只金剑传书,她打开一看,原来是佐天王。

    “佐天王,”

    白摩烟撑着猩红如血的油纸伞,红唇抿起,想了想,轻笑一声,玉身滴溜溜一转,轻飘飘起来,自小窗中遁出,然后若轻烟一样,向远方去。

    许久后,白摩烟来到一浮空大殿前,玉足一勾,踏着栏杆向上,来到殿门口,刚要往里面进,黛眉突然皱了皱,露出厌恶之色,旋即隐去,还是推门进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