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人事浮沉几时休 心养魔念再晋升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960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正是中午,日光渐入,自枝叶缝隙中漏下来,浸染郁郁的绿意后,落在波光间,浪头一打,金青跳跃,像浮水的锦鳞在探头一样,千千百百。

    水中时不时有枝叶繁茂的大树,不知道何种品种,叶子又细又密,树根和树干上,早就爬满青苔,有一种岁月的斑驳。

    同样不知名的鸟儿,停在树上,长着鸡冠子,长有七八尺的尾巴,利爪如钩,眼睛猩红,发出的呱呱呱的。

    这样的叫声,让被枝叶覆盖遮蔽的河面愈发显得阴翳,有一种神秘。

    在此时,一个扁舟自树下慢悠悠地驶出来,船头染上树阴层层的绿意,李元丰身披冕服,腰束玉带,佩法剑,手中正把玩着一本经书。

    经书四四方方,幽深古朴,妖异而古怪的文字激射,字字扭曲,深不见底,时刻变化,组合成千姿百态的法门道理,讲述人心崩塌,世道如狱,苦海沉沦。

    正是《大自在无上心魔经》,到现在,其已不能够称之为经书,而是介于经书和法宝之间,有玄妙之能。

    可以讲,自李元丰晋升七情六欲十三心劫身后,对人间界中自人心念头中滋生出的游离能量攫取效率大增,自身修为稳步提升,可这一本经书获益最大。

    啪嗒,

    心魔经打开,在书页内,繁星点点,倏尔和气机一碰,冉冉升起,曳彩摇光,只是看上去,不是明彩,而是幽幽深深,泛起黑色,令人发憷。

    在书页中的星斗,不是别的,都是修炼心魔经的人,称得上李元丰这个心魔道魔主的弟子,这么多年来,正在悄然壮大。

    毕竟对于能够入心魔道的门人弟子来看,心魔道或者说心魔经,给他们打开了一个非常玄妙又非常神秘的大门,不同于仙门中的寡欲而清心,心魔道放纵自己的念头,把玩人心,甫一接触,就让人沉迷到里面,如痴如醉。

    他们不用像仙道那样担心灵机,反正人间污秽,游离能量弥漫,他们自可如饥似渴般进行修炼,那个劲头,称得上疯狂。

    “只是,”

    李元丰坐在舟头,抬首就见到眼前水中大树斑驳的树皮,皱皱巴巴的,皲裂后,若老人的脸,有一点点恐怖,他用手摩挲着经文,感应到古铜般的质感,一入心魔道,是经中人,任凭他们再有天资,再勤奋,再努力,都会成为自己和这本魔经的资粮。

    只要以心魔经入道,他们的每一个进步,每一个成长,都要分润给自己手中的《大自在无上心魔经》,而且他们的修为永远超不过自己。

    “魔经,魔道。”

    李元丰看向经文,繁星点点,黑气萌发,杀机潜伏,和自己所知的法门或者传承来看,《大自在心魔经》才是真正损人利己的魔经,心魔道才是真正网络所有为己所用的魔道,即使被中平温和的玄门经常批评为愚弄弟子为自己积累资粮的佛宗,都远远比不上心魔道这种赤果果的掠夺和统御。

    当然了,作为心魔道的魔主,李元丰乐于见此,因为诸般力量归于他身,他才是真正的最后受益人。

    叮咚,叮咚,叮咚,

    正在此时,有琴声般清脆的乐声响起,继而正午的日光迎着波浪,天前的流云带起微雨,春色袅袅,垂虹而下,搭在舟头上,一个美丽的女冠赤足如雪,踏着虹桥过来。

    她身姿娇美,明裳紫裙,如雪的皓腕上带着铃铛,稍一晃动,就有声音发出,音色细腻,若云间小月,弯月,满月,交错在一起,盛放在玉壶口上,来来回回。

    “君上,”

    来人自然是谷茗雨,她来到扁舟后,小嘴嘟起,一个乳燕投林,扎入到李元丰的怀里,身子蜷缩起来,大眼睛明亮又迷离。

    这个女子本来资质就非同小可,又是李元丰的枕边人,时不时李元丰给她开个小灶,所以在心魔道上踏步向前,稳稳占据心魔七子之首。

    要知道,现在的心魔道由于李元丰的经营,人才不少,心魔七子的位置,也有被人直接顶下去的,毕竟他的心魔道是魔道,没有玄门那么有规矩,能力不行,就会被人踹下位,贪恋不去,甚至有性命之忧,跟养蛊的残酷都差不多了,在这样的局面下,谷茗雨能够坐稳七子之首,并逐渐拉开和其他人的差距,资质,能力,手段,等等等等,都是上等之选。

    “现在怎么样了?”

    李元丰伸出手,抚摸着怀中谷茗雨光可鉴影的青丝,自自然然开口问道。

    “金沙国有异动。”

    谷茗雨看似在撒娇求宠,做个小女人,但实际上,她能力出众,李元丰交给她的事情都处理地井井有条,可不是花瓶,开口道:“出云国的内阁议会制度实行后,越来越受到官员和普通百姓的欢迎,王权现在只剩下一个吉祥的样子,看金沙国的人心,想要效仿出云国。”

    “效仿出云国,”

    李元丰微微抬头,目光一动,法身之力展开,手中的《大自在无上心魔经》光芒闪耀,在瞬间,他的念头就落在正在出云国的一个心魔道的弟子上,借助他的身子,看向这个自己第二次穿梭人间界后降临的国度。

    街头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去。

    盛装出行的美丽女子,打扮大胆而性感,肆意展现着自己美好的娇躯。

    各种各样的店铺早早开业,赚了不少黑心钱的店铺老板们,正在和前来的朝廷官员们说话,他们站在以前,没有了以往民见官的小心翼翼,虽然官员还依然强势,但金钱的力量滚滚而来,正融入权势体系中,发挥着作用。

    用李元丰的眼光来看,现在的出云国的秩序,如同资本主义萌芽一样,道德已崩塌,法律法规还不健,人们崇尚个***,疯狂追求财富和性。

    上层的人,奢侈成风,爱好攀比,有一种腐朽的味道。

    下层的人,羡慕,嫉妒,无奈,等等等等,交织在一起。

    整个社会,要比以前乱的多,复杂的多。

    要是从坏的方面讲,现在出云国道德崩塌,秩序松散,人们热衷于名利性等等等等,人心不古,要从好的方面讲,出云国的人心没了皇权和神灵的束缚,敢想敢做,敢做敢成,发明不断,思想不停地解放,形成风潮。

    至于到底是好是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但在李元丰的眼中,他达到了目的,利用出云国人心的活跃,让出云国中积蓄无数年的高品质能量变得活跃松软,部落入他的口中,成为他晋升的资粮。

    “咦,”

    李元丰刚收回目光,蓦地有所觉,只看了一眼,面上笑容更盛,道:“想不到要在这个时候晋升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