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诵我经者 鸡犬升天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0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天魔者,人心也。

    自道德壅蔽,神明隔绝,百残萌生,污浊乱世,人享乐而沉溺于自身之欲,然后自私自利,恶意滔滔,从而感应,自堕默念。

    久而久之,自有大凶大恶大狡诈之天魔应运而生。

    可以讲,洞彻天魔,即可洞彻人心之恶,之复杂,之极阴,再有人感于天,降下魔头,整个过程,蕴含天与人之妙,阳极阴生的道理。

    这样的道理,对于魔经来讲,委实大补。

    仔细看去,只见庭院中,明空如洗,石染花色,莲花盛开之际,枝叶扶疏,清辉重叠,庞大而猩红的莲花相,娇媚入骨的飞天天魔身,在这一刻,部被魔经的异象遮掩,整个空间中,只有万千迸射的文字,扭曲变形,字字黑沉,妖异非常。

    文字升腾,自有三光,天地人交感,道隐魔涨。

    在同时,似乎有无可感应的极天上,有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豁然睁开,目冲阴阳,一道目光跨过时空,根本没有任何的间隔和阻挡,落在经书上。

    在同时,经书之上,燃烧起熊熊火焰,猩红如血,内藏玄黑,整个里面的文字,变得活泼起来,愈发复杂,诵经声极远,又极近。

    李元丰和《大自在无上心魔经》相连,自可看到那一双幽深的眸子,只是一瞥之下,如中雷击,整个人空空荡荡的。

    那不是真正的不可思议的大神通者,而是规则显化,拥有伟力。

    “啊,”

    秦云衣惊叫一声,娇躯缩起来,玉颜上有惊恐,在她的眼中,眼前的经文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洞彻所有的恶浊生魔,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没了秘密。

    这样的洞彻,让秦云衣惊惧非常,比她在李元丰跟前光溜溜的难受的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异象消失。

    魔经滴溜溜一转,重新回到李元丰的掌中。

    他低头看去,经书好像厚了不少,在封面之上,大自在无上心魔经的魔上,多了一朵纯黑色的莲花,含苞未放,上面有一滴似是露珠似是眼珠般的,滚来滚去,却不落下来。

    “心魔道,”

    李元拿过来后,眸子炯炯有神,剑眉轩起,神采飞扬,经过此役,《大自在无上心魔》再进一步,不但威能大增,还让心魔道的神通法门越发完善,里面的好处,说不尽啊。

    “起,”

    李元丰稍一沉吟,打开经文,念头一起,经书之上,就有郁郁深深之气弥漫过来,满而不溢,然后化为黑水,再然后,经书中,有一颗接着一颗的星斗起来,黑水正好落在上面,难以形容的气机纠缠,所碰即所有。

    且说谷茗雨自李元丰离开后,自己一个人平躺在舟头上,她发髻挽起,裙裾裹身,赤足如雪,随舟漂流,在河中老树下,枝枝叶叶的阴翳垂落,倾斜在白玉般的娇躯上,青白相磨,美轮美奂。

    四下冷寂,偶尔有藏在树上的虫鸣。

    再远处,由于夜晚已到,藏在水中的凶物开始出动,透过枝叶漏下的惨白的月光,就能够看到,有一只体型庞大的鳄鱼,正慢悠悠地爬行,露出水面的鳞甲丑陋而细密,泛起金铁的寒芒,锯齿般的牙齿森森吓人。

    谷茗雨感应到后,雪白的玉足点着水花,并不在意,在人间界中,灵气远远比不上天界和地仙界,丰盈的地方,早让各大门派或者势力占了去,在穷乡僻壤里,是没有多少灵机的。

    池前养不了蛟龙,穷山恶水之地,灵机贫乏,也出不了太过凶戾的物种,眼前的鳄鱼在凡人眼中是不可招惹的存在,但在谷茗雨看来,弹指间可灭。

    谷茗雨躺在舟头,夜色横身,峰头鼓鼓,风吹起青丝,摇摇摆摆,恰如她此刻的心情,修炼到了关卡,迟迟无法迈过去。

    这样的感觉,非常难受。

    在仙道的时候,修炼是限于灵机不够,所以得去争,要出人头地,可现在修炼心魔一路,游离的能量近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要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其他两个,一是自身能够承受负担多少能量,二是吸收吞噬能量的通道问题。

    自身是容器,这个指心魔身,通道则是得授的心魔经。

    心魔身暂时无法变化,可通道是可以改变的,让其变宽,能够扩大吞噬的数量,让其增长,插入深处,能够吞噬品质更高的游离能量。

    “要能够吞噬吸收更高品质的游离能量,”

    谷茗雨抿了抿红唇,有一种饥渴,真要能行,自己可再进一步,不但修为提升,离长生更近,还可稳固在心魔道的地位。

    跟随李元丰久了,谷茗雨当然知道,自己交给身子的这位来历神秘,修为深不可测,只凭一篇不同于仙道的心魔经就知道肯定是非同小可的大人物,只要紧紧跟随,以后水涨船高,前途无量,可她同样知道,对方寡恩而刻薄,心坚如铁,是不折不扣的枭雄人物,一旦自己跟不上对方的步伐,即使尚有美色可侍人,但也只能当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

    到时候恐怕连以美色侍主的玩物都当不成!

    因为谷茗雨不会忘记,在李元丰的后宫中,还有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秦云衣,这个毒辣的女子真要看到自己落魄,有了颓势,肯定不会忘记落井下石。

    “心魔经,”

    谷茗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心魔经上,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这一门神秘玄妙的经文理解的不够深,不够透,所以才让通道不够宽,不够高,像是李元丰在修炼之时,直接以磁场吞噬最高品质的游离能量,那种程度,才让人震撼。

    “可是,”

    夜已深,阴晴不定,周匝的枝叶垂到水面上,沾染冷意,丝丝缕缕若秋色袭来,谷茗雨笔直修长的双腿绷紧,若圆规合拢,没有任何缝隙,她愁容满面,心魔经上好像有一层膜,怎么都撞不破啊。

    正在此时,突然间,谷茗雨的眉心一热,自然而然浮现出一本经书,正是玲珑版的心魔经,然后丝丝缕缕黑水过来,心魔经微微一颤,新的经文落下,进入谷茗雨的灵台里。

    谷茗雨美眸之中,奇光激射,她顿时发现,自己能够感应到更高品质的游离能量,轰隆一声,关卡自开。

    “心魔经,”

    谷茗雨先怔了怔,旋即尖叫一声,立刻从舟头坐了起来,她发髻盘开,长裙分散,也不怕走过,就这样坐在舟头认认真真重新翻阅心魔经。

    不只是谷茗雨,心魔道中,任何一个弟子,在此刻,都发现自己手中的心魔经发生蜕变,自己能够接触到更高一层的游离能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