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六章 告状天庭起恶意 被贬下界在眼前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9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妖师宫。

    楼台罗列,乔木萧疏。

    风暖吹人醉,露浓花香重。

    竹间枝叶烟气落,亭外轩窗对春秋。

    风清,月朗,开门见青岫。

    白泽正坐在亭前,眼前木几小小,上面放置铜壶,瓷杯茶满,香气袅袅,他的对面,端坐一位中年女冠,长眉入鬓,雍容而威严。

    “道友此番下界,可有什么看法?”

    白泽面对身前人,面上带笑,声音温和。

    “不一样啊,”

    中年女冠同样没有在下人面前的严厉,她吹了吹茶盏中漂浮的茶叶,玉音好听,道:“久在娲皇宫,见日升日落,天地悠悠,现在走一走,才知道外界变化之大,超出想象。”

    “圣人道场啊,”

    听到娲皇宫,白泽摇摇头,道:“好是好,太过冷幽,不是适合所有人。”

    “嗯。”

    中年女冠点点头,对于白泽,她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毕竟娲皇宫和妖师宫的关系人尽皆知,对方当年也没少在娘娘面前听命,于是道:“纪元到来,不同于以往,圣人隐去,群龙无首,娲皇宫的人,该出来走一走。”

    她声音不大,但从从容容,语气坚定。

    “欢迎啊,”

    白泽一笑,微微抬头,见远方垂檐细雨,淅淅沥沥的,若断线珠子一样,落在地面,叮咚有声,道:“你们能够走动,正好新水换旧水,冲一冲这天地。”

    圣人虽隐,但娲皇宫作为圣人道场,可从来不是小狗小猫两三只,其传承,宝物,弟子,在天地间都是顶儿尖的,非常强大。

    娲皇宫能够动一动,对于妖师宫,对于现在弱势的妖族,不啻于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白泽刚要说话,蓦地有所感应,他用手一招,天穹之上,传来一声鹤唳,然后倏尔往下一落,展翅低飞,到了亭前,口中衔着的玉简落下,轻飘飘地,到了白泽手中。

    白泽展开一看,先是一怔,旋即眸中有光。

    “让贫道也看一看。”

    中年女冠见白泽没有阻止,心有好奇,所以拿过来展开看了看,道:“重阴山八荒洞的李元丰的来信?”

    中年女冠既然从娲皇宫下来,早就做好功课,她细眉挑了挑,想了起来,道:“这个李元丰以前叫九首?贫道听过他的名字,在这一纪元中是我们妖族中非常出彩的人物。”

    “只是他的来信是什么意思?”

    白泽再接过来信,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略一沉吟,露出笑容,道:“这个小家伙,真的有点不一样。”

    “怎么讲?”

    中年女冠听过李元丰的名号,但对于李元丰所知甚少,毕竟娲皇宫在天外天,很少管外面的花开花落。

    “你有所不知,”

    白泽笑了笑,道:“这个李元丰心思很多,为人有城府,向来谋定后动,不愿意轻易涉险。”

    “这个,”

    中年女冠想到书信的内容,黛眉促成疙瘩,道:“不愿意轻易涉险?可看他来信,口气之中流露出冒险啊。”

    “不错,”

    白泽站起身,目光一动,似乎能够跨越千山万水,落到北俱芦洲,道:“李元丰是要改变了。”

    不同于中年女冠,白泽对李元丰很看重,对李元丰很了解,同时呢,他同样是洪荒异兽出身,即使每个洪荒异兽都有自己的特质,但依然有很多可以做参考的。

    宇空境在前,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埋头发展,恐怕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前途,所以得拼一拼,改一改,变一变。

    穷则变,变则通,算是正常。

    当然了,这样的改变,是要冒险的,冒险还不小,甚至一不小心会陷入生死危机,但既然对方选择了,自己也会支持。

    白泽挑挑拣拣,和中年女冠解释了几句后,突地一笑,道:“就让他折腾吧,反正他已经被人点了入了西游的局,如果能成了,以后西游劫难中有可能度过,如果成不了,以后西游也过不去。”

    中年女冠没有再说,但她是个聪慧的人,能够听出白泽话语中的看好,心中有了决定,以后得见一见这个李元丰了。

    天庭,青殿外。

    轩窗已开,满目清幽。

    岚气覆盖在枝头上,颤颤巍巍的,若秋色染霜。

    三五只大鹤在松下,扑棱翅膀,摇摇摆摆。

    有个白白胖胖的童子,头上扎着羊角辫,粉雕玉琢,看上去非常可爱,白嫩的手腕和足腕上系着环子,背后背着雌雄双剑,隐有风雷之音。

    童子怀中抱着一个芝仙,正无聊地拽芝仙稀稀疏疏的小头发,把小芝仙弄得咿咿呀呀叫唤,手脚乱舞。

    在此时,脚步声响起,童子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个英气十足的少女走过来,素白法衣,眉心一点红痣,腰间法剑,杀机腾腾。

    “师姐,师姐,”

    童子一看,啪得手一松,把芝仙不小心摔倒地上,他也不管,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少女跟前,牵着她的袖子,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看你毛手毛脚的样子。”

    少女看上去英气十足,可性子不差,见芝仙摔在地上,正哇哇大哭,眼泪直流,连忙上前把芝仙拎起来,抱在怀里,安抚一番,再瞪了童子一眼,道:“说你多少次了。”

    “知道,知道。”

    童子把芝仙接过来,漫不经心地安抚了几句,继续跟着英气少女,问道:“师姐,到底怎么样了?”

    要知道,他们可不是来天庭游玩的,是来告状的!

    实际上,由于宗门有事耽误,他们来得晚了点。

    英气少女细密展开,若利剑出鞘,寒光乍现,她深吸一口气,道:“我找人问了,当日驭使星辰巡游我们山门的是上一任七杀星君李元丰。”

    “上一任七杀星君?”

    童子看上去不大,但很聪慧,把握到关键。

    “不错,”

    英气少女接口道:“李元丰因为翻了错,已经被免去七杀星君的职位,现在无官了。”

    “被免了,”

    童子眉头皱起,小小的人儿这样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可爱,道:“那就这么便宜他?”

    “不行。”

    童子转了三圈,猛地想到,笑道:“这样更好,对方没了天职,我们对付起来更没有顾忌,让他知道犯我们山门的后果。”

    在同时,勾陈帝君接到李元丰的信,看了看,道:“那可以找个机会贬他下界,不过在此之前,还可以运作运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