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九章 劫之一道 前路渐明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20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山上,洞府前。

    青穹明净如洗,四下纤云无翳。

    峰头嶙峋,横生野松,葱葱郁郁一片,染成新绿。

    树影扶苏,洒在地上,和自天上落下的清辉交晕,寒光凌乱。

    风,犹寒,横浸法衣。

    李元丰自里面出来,抬头看向夜空,背后光晕流转,鬼车头颅参差,识海中,层层叠叠的幽深,不见日月星三光,手无所攀,足无所蹑,悬身而处,不堕不落,空空荡荡,混沌不化形。

    继而有经文响彻,黑气贯通,上冲为莲花之相,魔主真意端坐在上面,眸子睁开,手中无上心魔经浮现,道理自明。

    魔主真意端坐,顶门上华盖高举,再往上,天道功德,或为钟鼓,或成玉磬,或化山河,他用手摩挲经书,在思考。

    敖鸾晋升元神二重时,魔主真意得到天地召唤,从而感应下,引魔气入体,勾动这个龙族十三公主心中深藏的负面情绪,从而成心魔劫。

    劫后,敖鸾根基动摇,元气大伤,命若游丝,李元丰则出当年一口气,且因阻道成功,得天道功德,金黄临身。

    “而且,”

    魔主真意用手摩挲经书,书页翻开,在里面,又有奇异文字迸射,扭曲变化,玄黑如墨,不同人心,而是天理。

    天理,劫数之道。

    “劫数,劫煞,劫运,”

    李元丰仔细琢磨,只觉得每个字都有万千意念,深厚古朴,高不可际,深不可测,近乎于道,这样的发现,让他不惊反喜。

    因为李元丰自己清楚,即使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将天妖道修炼到圆满境界,第八重无极境,体于道同,事无不应,那已是鬼车真身的尽头。

    在蛮荒上古时代,有人修炼到这等境界,甚至不是一两个,已是洪荒异兽的顶峰,无法再进一步,可实际上,离天道乃至大道相差很远。

    如果真有志于那混元大道,只走天妖道是绝不可以的,要得形而忘形,最后超脱天妖道的藩篱,才可进军无上境界。

    由于此事太过遥远,以前李元丰忙于世俗蝇营狗苟,摸打滚爬,努力上进,即使思考,也无济于事,真没有想到,现在却突然见一线曙光。

    生灵,心魔,心魔劫。

    修士,天地,天地劫。

    劫运,劫煞,劫数。

    沿着路子走,未尝不能以身观天地,窥见劫数真貌。

    这个路子,会非常艰难,因为肯定早有人先行一步,会面对不少强横非常甚至连典籍中都会有任何记载的古老人物,但真要走下去,前面有路。

    有路,最幸福。

    至于天妖道,鬼车身,更要抓紧,它会是卫道之力,最锋锐之剑,在现阶段,要比道更重要!

    咔嚓,咔嚓,咔嚓,

    李元丰有此决断,立刻魔主真意大放光明,充塞内外,而鬼车真身冲出天妖力,与之应和,一上一下,一内一外,一道一用,阴阳秩序,含混化象。

    在这一刻,李元丰虽然没有立刻修为大进,或者战斗力飙升,但在他的眼中,世界仿佛多了一抹色彩,人在其中,身通透。

    “路,希望,动力。”

    李元丰神采奕奕,忍不住长啸一声,声震空谷,尖锐而清亮,惊起野禽山鸟无数,扑棱棱地向外飞,像是大片大片的乌云。

    毗沙凉风听到动静,自洞府中走出来,她曳裙飘带,紫色长发未盘起,而是披散开来,又长又直,黑色镰刀松松垮垮地别在腰间,越发显得小腰纤细又白皙。

    毗沙凉风听出李元丰啸声中的高兴,细眉挑了挑,问道:“又有好事?”

    可她上下打量,却又发现李元丰身上的气机并无变化。

    “想通了一点事儿。”

    李元丰身材高大,可由于眉宇间化不开的阴鸷,没有那种豪气冲霄,而是近乎阴森森的,即使面上带笑,也绝不和蔼可亲。

    不过当毗沙凉风上前,跟李元丰并肩而立,她容貌绝美,但容妆艳丽,血裙,黑刀,白长腿的组合,有一种妖异,倒是让李元丰的凶戾变得不那么突出,毕竟两个人同属妖魔之属,对于李元丰想通了什么事,毗沙凉风没有多问,而是开口道:“接下来我们再做什么?”

    “龙宫暂时没有动作啊。”

    李元丰目光望向远处,海波尚平。

    “可能是被你吓到了。”

    毗沙凉风纤纤玉手把玩着腰间的黑色镰刀,花纹嫣红如血,很明显,最近她杀戮不少,她螓首低垂,脖颈间一片白皙,冷香幽幽,道:“龙族可不是修罗海,一下子损失两个龙族真仙,心疼的很,接下来会小心很多。”

    这么说,可不是说修罗海中的真仙层次的人要比龙族多的多,而是两大势力有有所不同的。其一,修罗海中真仙层次的,比如败在李元丰手中的屠隆和白摩烟两人,两个人虽然在元眇阳界出力,但真要说起来,不完是元眇阳界的人,他们更为自在,自由,拘束少,可以称之为客卿,甚至雇佣兵。

    而龙族中的北川龙王这样的明显不一样,他们出身于四海,长在四海,早在四海繁衍成大家族,和四海气运牢牢相连。

    所以人员的损失,一个不完是自家人,一个是真的自家人,差别不小。

    其二,两个地方的行事风格不一样。

    修罗海自古以来就是杀戮和毁灭,人人斗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吃了亏,就想着报复,行事刚烈,战个不休。

    在这个,确实如此,据李元丰听传来的消息,大婚后的大力牛魔王现在抽出空来,正阻挡修罗海中的报复,忙得不可开交。

    至于龙族,则向来欺软怕硬,遇到弱的,不用说,雷霆镇压,但真遇到硬茬子,则会考虑周,要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用最小的付出达成效果。

    反正龙族能够自上古到现在,依然强盛,有自己的生存道理。

    不说别的,最起码,适合自己。

    “那我们趁着机会,再添一把火。”

    李元丰为积累晋升宇空境的资粮,非常果断大胆,雷厉风行,他见四海还没有动作,索性乘胜追击,来到海中,将战火引向北海。

    轰隆隆,

    李元丰来到海中,鬼车头颅飞出,变成山岳大小,将所见的水兵水将部吞入腹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