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零章 伴生灵宝 佛魔同修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15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李元丰展翅入海,昂首向空。

    背后青天万里,月轮如玉,清辉照彻,寒光扑面。

    再然后,水天一色,波间生寒。

    吼,吼,吼,

    李元丰鬼车头颅出来,大如山岳,放开大吼,声震四方,将潮汐都压了下去,他嘴巴张开,所到之处,凡是有水族的虾兵蟹将,水兵水将,一个不剩,部吞入腹中。

    刚猛,激烈,强势。

    肆无忌惮,吞噬所有。

    洪荒异兽的凶戾弥漫开来,煞气腾腾。

    不用废话,不必唧唧歪歪,既然选择要从水族身上割肉,那就痛快一点,吞兵噬将,将战线烧向北海海域。

    “啊,”

    “不好。”

    “快逃啊。”

    “吃人的妖怪!”

    面对李元丰鬼车真身的霸道,这一片临近北俱芦洲水域中的龙宫的水军可是倒了大霉,由于北海龙宫中的实权真仙龙王们都没有想到李元丰会蛮横霸道到这一程度,把龙宫在北俱芦洲的据点拔掉不说,居然还敢主动下海,所以水军们一直没有得到撤退的命令。

    正是这样,他们面临飞来横祸。

    毗沙凉风踩着高跟靴子,紫发飘飘,小蛮腰上挎黑镰刀,美眸有光,看向李元丰展现天妖伟力的时候,目光晶晶的。

    在她眼中,这才是妖王,是大妖,而不是那种修炼神通法术,整天吞吐气机,看上去一板一眼,娘娘腔十足。

    妖族圣贤们的改革确实让更多的妖族能够修炼,降低了门槛,带来了繁荣,但同时也让越来越多的妖族丢掉传统,成为不妖不人的妖人。

    “吞,吞,吞。”

    李元丰不管其他,鬼车头颅昂起,吞天噬地,所有修炼之辈,踏上超凡之路的,都被他吞入腹中,然后用天妖力碾碎,融入鬼车血脉。

    当然,李元丰只吞噬修炼之辈,至于其他或未开启智慧,或根本不修炼的,他不会去动。

    正如一直以来,李元丰所做的一样,超凡对超凡,踏上修炼路,不会管良善,或者无辜,或者其他,可不入超凡路的,或普普通通的世俗辈,或者其他,是另一番规则,不会将他们牵扯进来。

    冤有头,债有主。

    踏上修炼路,和天地有因果,生死两不知。

    “唔,”

    李元丰吞噬水兵水将,融入鬼车血液中,运转功法,感应血脉变化,他这么大摇大摆入海肆虐,一来继续刺激龙宫,让龙宫赶紧派送财童子出来,给自己积累晋升的资粮,二来如在血海中所想,试一试吞噬水兵水将的效果。

    在修罗海,李元丰可是在吞噬大批大批的修罗兵卒后,让鬼车血脉进一步激发,不但得到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传承内容,比如可能和七十二变相似的玄玄如意,蛮荒上古的画面,而且还有尚未入世的伴生灵宝。

    自从那一遭后,李元丰知道,不知道其他洪荒异兽如何,反正他鬼车真身的传承不是一下子就显出貌,而要自己寻找。

    “不一样。”

    李元丰吞噬水兵水将后,将其融入鬼车精血中,和在修罗海时候作对比,很容易发现,激发鬼车血脉有效果,但要比在修罗海时候吞噬修罗兵卒差不少。

    简单来讲,一个修罗兵卒精血的作用,抵得上水族水兵水将七八个之多。

    “为什么会这样?”

    李元丰眸子幽幽,闪耀着惨绿的光,照耀四下,他动作不停,心里却在不停地思考,只看兵卒的力量和气机的话,有差距,但绝对不会这么大,难道修罗海中诞生的生灵有什么不同?

    或者说,修罗海中诞生的生灵精血中蕴含着其他东西?

    “有什么不同?”

    李元丰念头转动,比起水兵水将来,修罗的兵卒或许更残暴,更凶戾,更负面,难道与之有关?

    “嗯?”

    暂时发现不了,李元丰再吞噬水兵水将,鬼车血脉萌动,少许信息浮现,没有新的,却将上次在修罗海浮现出的传承信息补了不少,特别是关于伴生灵宝的,要详细了许多。

    “伴生灵宝,”

    李元丰眸子炯炯,要能够将此宝提前引入世,自己在西游中会顺利不少。

    元眇阳界,青桂宫。

    幽径晚冷,森木绕水。

    石寒对霜雪,露重枕玉栏。

    笛声悠扬,自宫阙中来,平添三分冷意。

    脚步声此时响起,枝叶被拨开,白摩烟走了出来,她身材高挑,下穿黑色丝袜,到大腿根,然后镂空碎花,细细如叶,在上面,裹着抹胸,条纹黑红,青丝垂下来,走动之间,黑发和雪丘交晕,晃人眼球。

    她一双妖异血红的眼瞳,看上去时时刻刻笑吟吟的,但最里面,冷漠一片,残酷无情,有着狡诈和阴狠。

    白摩烟没有穿鞋,脚下自然生出光,踩在上面,如踩在积雪花瓣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在此时,有一僧人进来,身上佛光依然,但仔细看去,金中染黑,斑驳交错,目光看向白摩烟的时候,有畏惧和服从,道:“主上,佐天王的信。”

    “嗯。”

    白摩烟自鼻中发出一声轻哼,拿起来看了一眼,就还了回去,吩咐道:“让上意尊者回复就是,记住,不要露出马脚。”

    “遵旨。”

    僧人答应一声,恭恭敬敬,虔诚非常,对上白摩烟,简直跟对上自家的菩萨跟佛祖一样,他又行一礼,才退了出去,然后消失不见。

    待僧人走后,白摩烟来到一秋千上,施施然坐下,翘着腿,黑丝包裹,纤细修长,她的身后,古朴的钟表浮现,指针滴答滴答,由远而近。

    “果然没有来错。”

    白摩烟自言自语,声音清冷,她稍一运转,血红的眼瞳中居然浮现出星星点点的金灿灿的佛芒,卍字符文闪耀,梵音佛唱,彼此起伏。

    佛光一起,身上的魔意消退,她整个人坐在秋千上,不像是阴狠手辣杀人于无形的天魔,反而像庙宇中的菩萨,光明普度,祥和自然。

    谁都想不到,白摩烟这个天魔不但从人间界来到修罗海,夺舍成功,还利用秘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下袭击了佛门众人,并从中领悟出佛门法门,融入自身,有一种由魔入佛,佛魔同修的姿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