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七章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2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道人披紫衣,持拂尘,悬玉佩,脚踏水光,背后龟蛇互盘,玄武之相,浩大威严,他看向雷宫前,目中奇芒闪耀。

    在此时,梵音佛唱,金色曼陀罗盛开,郁郁馥馥,馥馥香香,灵佑禅师踏花而来,同样目光投过去,饶有兴趣。

    “心魔劫。”

    灵佑禅师打了一个佛唱,话语出口,仿佛莲华盛开,横浸到人心的佛香扑面而来,驱散尘世俗气,道:“想不到有缘在这里见到。”

    紫衣道人见到周蕴仪若玉石雕像,一动不动,但周匝弥漫着黑幽幽的光,似有万千魔头在张牙舞爪,或哀嚎,或痛苦,或挣扎,千姿百态,眉头却皱了皱,道:“刚开始的心魔劫就如此厉害?”

    据他所知,虽然天地变动,恶浊来临,但现在只是开始,闸门未完放开,修士引动心魔劫,不但少,而且心魔劫不会太强。

    毕竟心魔劫是强是弱,一方面看自身,另一方面就是天地间的恶浊。

    待以后,恶浊盈天,心魔劫会越来越厉害。

    可现在就这般厉害,以后更厉害,会是何等局面?

    “到时候,”

    紫衣道人踱着步子,眉头皱成疙瘩,玄门真传尚好,可旁门之列,或者其他,恐怕过不了这心魔劫,都得走火入魔了。

    且说李元丰,魔主真意和劫气合一,端坐在黑暗莲花上,见到周蕴仪识海之中,光明大作,不同的曲线勾勒,凝成一个铜镜,其上星斗闪耀,照彻四方。

    铜镜起,星斗明,驱散心魔。

    所到之处,凡是污秽,统统化为灰烬。

    此宝镜,似神通非神通,似法宝非法宝,堂堂正正,煌煌明明,蕴含浩然道理,邪魔难入。

    “果不其然。”

    李元丰看到这个,暗自点点头,他早知道,心魔劫出,乃天地之意,自己恰逢其会,能够得知,但诸天中的无上存在查天理,明时机,自然也可算出心魔劫来。

    这样的话,以他们的手段,会有应对。

    现在来看,所料不错。

    “要没我插手,你还真顺顺利利过去了。”

    李元丰冷笑,用手一指,魔声大作,黑影重叠,若飞蛾扑火,不断向宝镜冲去,何止千万百万,奋不顾身,声响之密集,比下雨还要密。

    “心魔劫,”

    周蕴仪从容自若,驭使宝镜,若日月巡空,照彻大地,驱散黑暗,黑暗去,光暖来,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玲珑剔透,仿佛原本身有污秽,可藏在角落,难以触及,现在终于能够清洗掉,非常轻松,不由得,道:“劫中藏运,魔里观道,识破心魔,才见正心。”

    周蕴仪目光越来越亮,眸有喜色,待自己跨过这一关,会是不一样的真仙境界,以后前途无量。

    毕竟成仙只是一时,认知自己却是一辈子。

    咔嚓,

    突然间,宝镜发出一声难听的声音,打破了周蕴仪的想法,她陡然间抬头,发现不计其数的魔影扑过来,遮天蔽日,冲向自己的宝镜,俏脸不由得变色,道:“这心魔劫这般厉害?”

    她自有以心魔劫为磨刀石磨砺自身的意图,但如果心魔劫过于厉害,超出自己的承受,那就是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心魔劫渡不过去,自身湮灭,何谈磨砺?

    “九转神照。

    周蕴仪咬了咬银牙,深吸一口气,压下浮躁,用手一点,宝镜滴溜溜一转,再起变化。”

    北海,岛上。

    冷光粼粼,烟云四起。

    李元丰以魔主真意应答天地感应,从而入劫气中,落在周蕴仪的身上,演化心魔劫,在同时,他真身已经站起来,风吹来,衣袂飘飘。

    李元丰眸子惨绿,看向周蕴仪渡劫的地方,或许因为心魔劫的原因,佛门,道门,以及龙宫的人,都围在周蕴仪周围,或是关注,或是好奇,或是静待其变。

    在他们看来,此事非同一般,倒是对付李元丰之事,反正携带堂堂正正之师,雷霆下击,对付难逃公道。

    早一点,晚一点,结局已定。

    “要动手了?”

    毗沙凉风紫色长发上戴着红色发带,露肩荷叶裙,手提黑色镰刀,走了过来。

    “玄门正宗,极乐世界,四海龙宫,”

    李元丰通过魔主真意看完后,用不大的声音道:“都不是简单之辈,量力而为。”

    “我知道。”

    毗沙凉风用手抚摸黑色镰刀,冰冷冷的感觉传过来,道:“我是需要战斗和敌人的血来磨炼自己,可不会白白送死。”

    “跟我来。”

    李元丰点点头,没有多说,从某种方面来看,毗沙凉风虽是女子,但和自己有点像,早有目标,所做之事,向这个方向。

    只是相对而言,自己略显深沉,对方简单直接,想到,能做,就毫不犹豫去做,比如自翠云山跟自己来北俱芦洲,又比如想要参加战斗。

    “走。”

    李元丰背负裂仙斧,足下一顿,腾空而起,冲道佛龙等人所在的地方而去。

    “咦,”

    灵佑禅师正脚踏莲花,观看周蕴仪渡劫,不知为何,心中蓦地一跳,然后背后澄明的佛光晕轮上,浮现出条纹般的黑斑,有一种不祥征兆。

    “有杀机。”

    紫色道人同样有所察觉,背后龟蛇互盘的玄武之相一动一静,一阴一阳,吞吐星光,腥气扑鼻。

    轰隆隆,

    话音刚落,整个天穹仿佛被撕裂一样,片片崩塌,天上的冷月,星斗,以及下面的海水,统统被无与伦比的力量掩盖,继而弥天极地的斧光劈了下来,森然如墨的妖气紧随其后,高高升腾,若展开的大旗,猎猎作响,压过所有声音。

    暴戾,杀戮,毁灭。

    肆无忌惮,霸道强势。

    凡是在场众人,都嗅到一种充塞四方的大妖之气,携带滚滚杀机,碾压过来。

    “映日掩月。”

    紫色道服的道人离斧光最近,反应也最快,他感应到劈头盖脸的锐利,连忙念头一起,祭出一对宝环,映日掩月,日月合璧,鲸吞妖气。

    宝环悬空,若无底洞,又像是井口,源源不断的妖气被收入其中,仿佛被封禁进来。

    “道门的人,果然家底丰厚。”

    李元丰自云中现身,居高临下,眸子冰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