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一章 天庭强势 龙君吃瘪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听到清河龙君的话语,晴空之上,雷声再响,然后万丈霹雳自上而下,若树枝分叉一般,枝枝丫丫,层层叠叠,上面电光流转,云气蟠结,上面不同的人影,千姿百态。

    或对月举杯,倒影成三人,或俯仰青穹,脚踏星河,或窗前读书,轻嗅香气,或山中静修,日月渐长,或横剑九霄,斩妖除魔,或身负雷霆,朗诵经文,等等等等,何止万千。

    如果从侧面看,最上方,似是树冠。

    只是电闪雷鸣,霜白一片,让人看一眼,油然而生畏惧,不敢窥见貌。

    “清河龙君,”

    雷霆之中,传来声音,森然而冷漠,令人遍体生寒,道:“我乃天庭重元天君。”

    字落,雷音起。

    震荡妖邪,空谷回响。

    “重元天君,”

    清河龙君作为龙宫的天仙,不会不关注天庭,听闻这四个字,长眉不由得一挑,或许普通人不知道这人的分量,但自己遨游星河,曾经见识过对方的威势,九霄神雷,冥微通真,杀伐果断,似乎听人讲,对方在天庭雷部挂职。

    见到同级别的人,清河龙君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金冠,压下怒火,恢复到以往的威严,抬起头,道:“久闻天君大名,不知道天君为何阻我?”

    清河龙君顿了顿,继续道:“此獠伤我龙宫真仙,将我北海一片区域化为死海,罪不可赦,必须得死!”

    听到清河龙君所讲的罪状,自天穹上垂下来若树冠般的雷霆静了静,仿佛对于李元丰的所作所为也感到有点惊讶,一会才道,声音依旧平静,听不出喜怒,道:“此辈是天庭天官,若是犯错,自有天庭明正典刑。清河龙君不是天庭之人,不可越俎代庖。”

    “天庭的天官,”

    清河龙君是感应到北海气运被削才愤然自星河跨界而来,对于李元丰所知甚少,不知道这个横行的大妖还挂着天庭的职位,他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能够让重元天君出手维护,对方在天庭肯定当过不小的天官,而且肯定有真正大人物看重。

    不然的话,纵然天庭会维护天官安,这是每个大势力都会做的事情,不维护自己的人,谈什么向心力?迟早会分崩离析,可也不会来的这么快。

    “该死。”

    清河龙君暗骂一声,抬起头,开口道:“本龙君知道天庭的规矩,不过法理不过人情,此獠妖王九荒实在作恶太深,天理不容,直接让我碾死即可,何须天庭再劳心费力?”

    “龙君此言差矣。”

    树冠一动,雷光自上而下,扑簌簌的,如同积雪落下,整个天地间,氤氲刺骨的寒气,凛然的威势,道:“李元丰既然已经禀告于天庭,任凭天庭处置,自然天庭会办理,岂能让龙君私底下进行刑罚?”

    饶是清河龙君知道眼前重元天君的厉害,可还是脸一沉,冷声道:“难道我等龙宫之损失,就只能这般?”

    “龙宫之中,不乏在天庭任职者。”

    重元天君的声音不疾不徐,不紧不慢,道:“该如何行事,龙君若是不知,可闻族人。只要收集罪证,上表天庭,天庭绝对会秉公办理。”

    清河龙君不再说话,场中的气氛陡然间凝固起来。

    只剩下天穹之上,垂树冠般庞大不可攀的雷霆,电闪一起,弥天极地。

    惨白的光,打在身上。

    好一会,清河龙君看了一眼北俱芦洲方向,在那里,在北海兴风作浪的大妖九荒早不见了踪影,自己甚至已经感应不到任何的气机,很显然,对方大有可能找地方躲了起来,而且还得是北俱芦洲的大势力。

    “妖师宫,”

    清河龙君心里哼了一声,对方真要是进入妖师宫,单凭自己,还真奈何不了对方,现在仔细想一想,自己今日要吃瘪了。

    “九荒,”

    清河龙君咬了咬牙,大袖一摆,有了决断,昂首道:“那本龙君随后就会上表天庭,希望真能够如天君所言,能够将妖孽处以极刑,昭告天地。”

    重元天君没有说话,他只是来阻挡清河龙君一下,按照天庭天规办事,至于其他,与他无关。

    轰隆隆,

    重元天君见清河龙君已经放弃,庞大无匹的雷霆树冠发出一声雷鸣,由实化虚,消散不见,异象隐去,晴空再现。

    日光自外面来,澄明高洁,四下积金,累累璀璨。

    落在人身,恍若霞衣。

    清河龙君面色铁青,眉宇间凝聚着风暴,对于天庭的姿态,他无话可说,可实际上积蓄着冲天的怒气。

    重元天君的出手,是按照天庭规则办事,但自己对妖王九荒的出手,不是更为直接更为朴素的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按照道理来讲,天庭自己的规则,能够大过这样朴素的真理?

    无非是天庭势大,四海龙宫势弱,天庭大过四海龙宫,自己才不得不退让。

    要是换做现在非常强势的西方极乐世界,看一看就会知道,天庭纵然也会这么做,但西方极乐世界说不得会顶着强杀。

    清河龙君咬着牙关,咯咯作响,好一会,深吸一口气,掩去怒色,恢复平静,风水轮流转,将来四海未必没有崛起的姿态。

    到时候,积累下的欠账,都得算一算。

    且说敖烈,现在站在水波上,神情阴鸷。

    他内心中,积累着怒火,眼皮子突突突乱跳。

    不知为何,现在的敖烈看向周围的人,总觉得其他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对,他不由得想到最近的传言,比如舍弃自己女人逃跑,什么绿帽,什么胆小鬼,什么龙族之耻,等等等等,越想眸子越黑,身子变得燥热非常。

    他神魂中,隐隐有黑气,所有若无,似是面孔,千变万化。

    没有人知道,李元丰的胆大包天,他不但在北海闹个天翻地覆,还敢将魔手伸向敖烈,这个西游记中的小白龙。

    小白龙的修为不说,但他作为龙宫和佛门的纽带,至关重要。

    在同时,李元丰来到妖师宫,他没有待在北俱芦洲,而是要通过北俱芦洲妖师宫的法阵,前往真正妖师宫所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