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四章 扶摇直起登高位 上表天庭告御状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79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日上三竿,华盖下。

    白泽端坐在云榻上,周匝暖烟如玉水,袅袅垂下,凝而不散,悬壶倒落,叮咚有声,身后童子捧香扇,玉女持小炉,低眉顺眼。

    他看了李元丰一眼,暗自点头,知道眼前人心思灵动,明白自己的意思。

    事实上,李元丰大闹北海之事,足够震惊妖族上下,但中六天洞主的位置,非同小可,要不是自己力主之下,恐怕李元丰真坐不上去。

    毕竟真论功德,妖师宫中有不少人积累这么多年,虽不惊艳,但胜在扎实,日积月累下,同样让人瞠目结舌。

    白泽伸出手,摩挲玉如意的柄端,莲花盛开,纹理细细,云波渺渺,自有冷意,他力排众议,力推李元丰上位,一是确实李元丰大闹北海足够惊艳,有功必赏;其二则是借李元丰的锐气来搅动一下妖师宫。

    妖族由于常年被其他势力联手打压,在外面多次发展受阻,久而久之,进取心大减,反而热衷于窝里横和内斗,在妖师宫中,乱象不少,这绝不是好现象。

    在以前,自己和其他宫主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北俱芦洲天运垂空,妖族新一代杰出之人辈出,有中兴征兆,就不容许有人再拖后腿。

    能者上,庸者下。

    不转念头,不知进取,就得挪位置!

    对此,白泽没有多说,他手按玉如意,继续说正题,关于李元丰的赏赐,道:“你手中的裂仙斧和角风青神甲是当年飞廉遗宝,勾陈帝君交给你的。”

    “是。”

    李元丰身姿挺拔,风吹衣袂拂动,道:“要不是帝君赐宝,我也不能够连败诸多真仙。”

    “飞廉遗宝,”

    白泽手持玉如意,清光若莲开,一明一暗,似虚非实,这样的宝贝要是承受不住,就是明珠暗投了,妖师宫上下,倒是李元丰最合适,于是他没有犹豫,道:“你现在手中的甲胄和斧头并不是鼎盛之时的神兵利刃,要让之真正圆满,你得到我们天妖宫的洗宝万妖池走一遭。”

    “洗宝万妖池,”

    李元丰第一次听说这个,可越是如此,洗宝万妖池肯定越神秘,越事关重大。

    “至于你修炼所需的天地精粹,本来宫内是可以给你补足的,”

    白泽说完前两个,再说第三个,道:“不过你要人护住你在北俱芦洲的重阴山八荒洞,这部分天地精粹就不能再给你了。”

    李元丰没有任何不满,他经过北海之行,积累了不少的天地精粹,即使还有少许不够,但也有了眉目,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

    对于他来讲,现在要晋升宇空境,天地精粹不是关键,实则心灵上的圆满,更为重要。

    正是这样,舍弃少许天地精粹,来护佑自己的洞府,非常划算。

    至于为何护佑洞府?

    其一,李元丰在外面是报重阴山八荒洞九荒大圣李元丰的,要是前脚刚在北海中耀武扬威一场,后脚老家就被人端了,让其他人怎么看?

    其二,李元丰自己的洞府是有用处的。

    毫无疑问,妖师宫在妖族中的地位独特,势力庞大,不能够放弃,但北俱芦洲同样广袤,有不知道多少势力是和妖师宫格格不入的,李元丰有野心,双手抓,都要硬!

    白泽不再多说,自袖中取出一物,轻轻掷出,而后只听轰隆一声,撕裂时空,虹桥所到,连绵到北俱芦洲的重阴山,扎了下去。

    重阴山,八荒洞。

    山青林瘦,叶满枝头。

    余霞散开在府门前,烟波袅袅,笛声上下。

    敖云踉踉跄跄从里面出来,她发髻挽起,明裙靓妆,银牙紧咬,美眸看向后面,隐有杀机。

    “只是,”

    敖云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禁制已去,可现在身上依旧有不妥,离自己盛时候差很远,真要动手,恐怕会有麻烦。

    念头刚落,敖云突然身子一震,她蓦然抬头,就看见天穹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撕裂开来,然后万千流星一样的火焰自缺口中落下,横空而来,瑰丽多姿,壮观非常,待落到山前之时,和天地灵机一碰,自然结成大大小小的篆文,或是三角,或是弧形,或是鸟相,或是鼎状,还有古朴的蝌蚪文字,洋洋洒洒,不计其数。

    流星不停,篆文不断。

    不到半个呼吸间,整个重阴山上空就布满天罗地网,乍一看,无数的星辰篆文组合成漏斗相,覆盖所有。

    敖云被宝光一照,体内的血脉都变得骚动不安,她有应龙血脉,比普通的龙子龙女在龙宫中的地位高,见多则识广,一眼就看出,这是有顶厉害的法宝护住重阴山,让任何人不敢轻犯。

    “走。”

    敖云有此念头,不再多待,立刻云袖一摆,祥云自脚下升起,托住身子,离开此地。

    路上无话,敖云离开北俱芦洲,返回龙宫。

    “公主。”

    “云公主。”

    “云公主。”

    虾兵蟹将,蚌女珠女,等等等等,见到敖云后,相继行礼。

    “嗯。”

    敖云冷着脸,提裙向前,只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很复杂,具体的又看不出来。

    敖云心情不好,没有多想,继续往前。

    “是敖云啊,”

    在此时,正好从一宫殿中走出一个丰腴成熟的艳丽少妇,发髻盘起,纱裙裹身,刚一走动,环佩叮当,香气扑人,她见到敖云后,紧走几步,来到敖云跟前,抓住她的手,美艳的脸庞上神情多变,有惋惜,有痛恨,最后是心疼,安慰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一阵子就过去了,不要想不开。”

    “什么想不开?”

    敖云最近过的憋屈,心里不痛快,现在听到这莫名其妙的话,懵懵懂懂的。

    成熟的龙女见敖云这个样子,还以为她这段时间被摧残的厉害,有点麻木了,握紧她的手,继续安慰,道:“想一想,也没什么啊,我们龙女又不怕这个,无非是主动被动的而已。”

    敖云越发一头雾水,听不明白。

    “可怜的妹妹,”

    成熟龙女还有事要做,说了几句后,告辞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和敖云说,“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

    “我,”

    敖云回到自己的宫殿,见到自己的侍女们也是躲躲闪闪的,路上积蓄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她少见抛掉原本的女仙范儿,地着腰,大声呵斥,逼着手下人讲。

    不一会,敖云终于从哆哆嗦嗦不停打磕绊的手下人口中得知了缘由,不由得气得俏脸通红,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尖叫道:“九荒,你不得好死!”

    在敖云发狂的时候,清河龙君和北海龙王等人已经准备好,要前往天庭,上表告状,讨个公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