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六章 任凭风吹雨打 有人则岿然不动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536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天庭,大殿中。

    云波荡漾,浮空如水。

    不时有灵禽展翅,喙衔宝灯,晶晶莹莹,灯焰上下,垂落漫天珠玉细丝般的光华,或长或短,相互碰撞,音色清脆似洗。

    置身其中,若见空山新雨,浸人头皮。

    东极青华大帝听到勾陈帝君提到北俱芦洲,眸子一动,背后玄气激荡,似屏风初开,画卷展来,山河大地,都在其中,他捏着玉如意,想要说话,但没有说出来。

    为何龙宫之辈能够踏上北俱芦洲,并占据据点,窃取部洲气运?

    在场两人都心知肚明,无非玄门魔宗的默契,要打压妖族,而四海龙宫是被借刀杀人的刀子罢了。

    可明白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这个,”

    东极青华大帝看向对面端坐的勾陈帝君,对方的身后显出金风火雷,交然而鸣,隐有杀伐,不绝于耳,再看向对方坚决的面容,心中有不好的想法,难道因为玄门佛宗逼迫过甚,妖族不满了?

    东极青华大帝想到这,不由得站起身,在殿中开始踱步,垂璎飘带,润玉有声,妖族要真的忍耐不住,那可就是大事了。

    跟这个相比,李元丰大闹北海之事就成了小儿科。

    毕竟在天地间,妖族从来都是不可小觑的大势力,即使现在蛰伏,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要闹腾起来,对接下来的大局不利。

    “勾陈道友是怎么想的?”

    东极青华大帝开口说话,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

    “我是很好说话的。”

    勾陈帝君坐直身子,金火光芒激射,似有似无,若惊鸿游龙一样,来回夭矫,他拿着一个玉牌,在掌中摩挲,微微抬头,道:“北海龙宫的人在北俱芦洲无事生非,总归不好,李元丰身为大妖,看不过去出手,是鲁莽了点,可也算情有可原。当然了,至于将北海一隅抽取气运成死海,确实不该,应该受罚。”

    勾陈帝君没有提妖族,只是每个字都在说李元丰,道:“李元丰这般行为,有点胆大妄为,依我之见,把他天职撤掉,大过处分,然后贬下界去。”

    “贬下界去?”

    东极青华大帝踱步来去,他背后有光,敛彩照耀,璀璨生毫芒,自四面八方来,暂时没有说话,心中好笑。

    贬下界去,乍一听,委实吓人。

    像是原本的天蓬元帅猪刚鬣,被贬下界,投到猪胎,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还有卷帘大将,被贬到下界流沙河,日夜受苦。

    再有的,甚至被收回所有神通法宝,等等等等,下界后,一贫如洗,从头再来,苦地不能再苦。

    可东极青华大帝知道,勾陈帝君所说的贬下界不是这样的,只是免去天职即可,其他的不要多想,甚至说,还要给李元丰留下天籍,以后未必没有机会重来。

    这样的处罚,真的太轻了!

    “可,”

    东极青华大帝开口要反驳,这样对龙族来讲,太过残忍,可蓦然想到对方提到的龙宫占据北惧芦洲土地之事,勾陈帝君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真要重罚李元丰的话,那件事就得好好说道说道。

    真真是没有想到,勾陈帝君对李元丰如此看重,不惜打破以前妖族和玄门魔宗的默契,也要保住此妖。

    “李元丰,”

    东极青华大帝没有出口,默默地将这三个字记在心里,以后自己得好好看一看。

    “东华道友,”

    勾陈帝君同样展袖起身,来到窗前,外面霞云一色,风吹起,隐隐见到白玉栏杆,亭台水榭,周匝点缀花草树木,葱葱郁郁,绿色冉冉,开口道:“你不要以为贬下界处罚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须知道,李元丰以前被观世音点中,是要过西游的。”

    “要过西游?”

    东极青华大帝目光澄明,若有所思,对于妖族来说,西游确实是大劫,卷入其中,十死无生,这般说来,这个李元丰以后劫难不小。

    算一算时间,西游快开始。

    “勾陈道友,”

    东极青华大帝念头电转,看向负手而立的勾陈帝君,确认道:“可否保证李元丰一定要入西游?”

    他可是知道,卷入西游的大妖们佛宗已经确定,但以勾陈帝君的身份和手段,若是强行保一人出来,非是难事。

    “当然,”

    勾陈帝君可不会讲自己跟李元丰提过,但李元丰坚持入劫,要死中得活,夺取气运,而是面上有愠色,道:“本来我想帮他脱身的,可这次他做事有点过分,就这样吧。”

    东极青华大帝点点头,他心知肚明,入西游劫,对于妖类来讲,真的生死大劫,这样的处罚要比被贬下界在实质上厉害太多。

    “如此的话,”

    东极青华大帝念头转动,被贬下界可以用来宣告四方,当明面上的处罚,让人知道天庭对于破坏规矩的人是不会手软的,至于入西游,则是真正的处罚,明白的人会知晓。

    有此想法,东极青华大帝倒是笑出来,只是对勾陈帝君,道:“只是北海龙王这次委实颜面受损,哭喊着要打要杀,这般处罚,我跟他讲,还不知道龙王会不会愿意。”

    “哼,”

    提到龙族,勾陈帝君面色不好看,在妖族眼中,龙族最是两面三刀,见风使舵,可恨的很,在妖族鼎盛的时候,龙族默认自己是妖族,闷声发财,妖族没落了,龙族马上就撇清关系,还到处看不起妖族,跟着玄门佛宗后面对妖族落井下石,这般妖奸,身为当今妖族的巨擘之一,勾陈帝君岂会有好脸色?

    勾陈帝君的声音很冷,道:“东华道友,你放心,我是知道的,龙宫的人善于忍辱负重,你只要把道理给他们讲明白了,说清楚了,他们自然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呵呵,”

    东极青华大帝笑了笑,四海龙宫的人确实很能讲大局,以前能够给玄门佛宗当刀子,现在嘛,当然也可以受一点委屈。

    “就这样吧,告辞。”

    勾陈帝君见事情办妥当,昂首出去。

    待勾陈帝君离开,东极青华大帝一个人待在殿中,落花幽幽,玉音碰撞,来来往往,透着一股子锐利,他目光变得深邃。

    四海龙宫的人在当时没有直接将李元丰击毙,等交此事给天庭,实际上,就落下下风。

    须知道,天上有人好做官。

    毕竟天庭有天规,但到底需要具体的人来执行,里面自然不乏运转的空间,可以称之为人情。

    不得不说,四海龙宫确实潜势力惊人,在天庭也不乏交好之辈,但在天庭规矩下,是比不上一个堂堂的帝君,天庭四御之一的。

    只有勾陈帝君扯下脸面,亲自上场,结局显而易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