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八章 白眉细说天劫事 以后风云谁人知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1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天庭,雷府。

    铜鹤含丹,壁挂如意。

    上悬明珠,拳头大小,晶澈的光照下来,香气一映,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置身其中,冷香幽幽,横浸衣袂。

    再有案上玉磬,发出清音,闻之灵台清明。

    禺狨王端坐在青莲花宝座上,正在读书,看得津津有味。

    在花果山结义的时候,禺狨王,猕猴王,美猴王,三个妖王都呈现猴相,可和猕猴王美猴王两个蹦蹦跳跳的家伙比,禺狨王温和而玉润,很有书卷气。

    在天庭当官,也四平八稳。

    正在此时,案上的玉壶中有金剑跳跃,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像是有一只大鱼出水,被人放到里面,摇头摆尾。

    玉壶龙吟,金书鱼鸣。

    “哦,”

    禺狨王微微顿了顿,这是天庭发生了新鲜事?他不紧不慢放下手中的书卷,净手后,用纱布擦干净,不疾不徐上前,拿出来一看。

    “嗯?”

    禺狨王展开看完后,怔了怔,旋即笑出声来,道:“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我这个二哥又闹出这般动静,被帝君亲自下天旨贬下界去。幸好的是,保留天籍,以后有回旋余地。”

    “目无天规,”

    禺狨王知道自家二哥九荒大圣李元丰心机深沉,不会平白无故动手,这番招惹龙族,恐怕有自己的打算,他想了想,招呼来自己的贴身人,吩咐他出去,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打听清楚,再向自己禀告。

    府邸中。

    楼高百尺,上盖圆顶,尖尖向上,下覆天青琉璃瓦,积累明光满上,似是水波,晕开涟漪,层层向外。

    雷震子站在楼上,展目看向外面。

    “李元丰,”

    在东极青华大帝颁布天旨后,由于地位高的原因,雷神子不但比禺狨王早一步看到,而且清楚整个事情的原委。

    从李元丰大闹北海,把北海龙宫之人弄得灰头土脸,再到龙王上天告状,东极青华大帝主持公道,最后宣判。

    甚至连勾陈帝君出面,他都知晓,但勾陈帝君和东极青华大帝关门的谈话无人得知,即使以雷神子的身份,也打听不到。

    “这个李元丰,”

    雷神子摇摇头,还是传信给了二郎神杨戬,至于其他的,他就不管了。

    离雷神子所在的府邸不远,同样有一座府邸,只见高阁广厦,何止千百,中间点缀虹桥水榭,绿亭小台,绿萝处处,松柏青青,景色如画,静幽非常。

    披彩衣,画靓妆,美丽的女子们穿梭其间,但都玉足轻点,香气氤氲,不发出任何声音。

    在后山,道人负手而立,白眉俨然,容姿伟岸。

    他的身前,有一美貌少妇,眸光如水,清丽从容,身上气机沉凝,和道人在一起,阴阳相合,运转如意。

    当日被李元丰魔主真意暗算,没有踏入仙关的周蕴仪换了一身青衣,唇点胭脂,轻描黛眉,腰佩法剑,看上去非常平静,并没有折戟于心魔一关的颓废。

    倒是金玉禅背负雌雄双剑,走来走去,喋喋不休,说个不停。

    “好了,”

    美貌少妇用手点了点自己的儿子,笑盈盈地道,“你少说几句,让你父亲说话。”

    “知道了。”

    金玉禅嘟着嘴,抱着芝仙,摇头晃脑。

    白眉道人不去管他,再次看向自己的徒弟周蕴仪,白眉轩起,看上去有点不解,开口道,“以蕴仪的心志,再加上传下的护佑心神的法门,不可可能渡不过心魔劫。”

    这番话,白眉道人说的斩钉截铁。

    其他人不知道,但白眉道人了解自家这个自己一手教出来的亲传弟子。

    “可结果我们都看到了。”

    美貌少妇敛去俏脸上的笑容,玉手放在身前,裙裾飘飘,照在波间,绿水倩影,她皱了皱细眉,道:“要不是蕴仪修炼了神通,本身心志又极为坚韧,这次恐怕已经走火入魔了。”

    “奇怪。”

    白眉道人手指一动,有经文自指尖跳出,相互一碰,化为卦象,不停变化,可迷雾一片,看不清楚,叹息道:“心魔劫是天地间的劫数,沾染天地气机,难以窥视。”

    “不过,”

    白眉道人散去神通,看向周蕴仪,道:“根据蕴仪的讲述,她的心魔劫超乎想象的厉害,确实不正常。”

    “父亲,”

    金玉禅歪着脑袋,问道:“这心魔劫到底怎么回事?会不会是因人而异?师姐她积累深厚,突破后不同于一般真仙,所以心魔劫水涨船高,格外厉害?”

    “没有什么不可说的。”

    白眉道人想了想,组织语言,道:“天地经过无数年岁月,生灵越来越多,因果纠缠越来越重,从而形成恶浊洪流,弥漫所有时空。这样的恶浊越积累越多,久而久之,发生蜕变。”

    “恶浊乃天地间至暗至邪至恶之物,和仙道格格不入,或许阴阳相吸,或者天道自有规则,从而形成一种劫数,当修士晋升之时,会与之交感,就是心魔劫。”

    “原来这样。”

    金玉禅点点头,若有所思。

    “心魔劫能够成为修士之劫,逐渐覆盖天地宇宙,肯定不是这么简单,但大体如此。”

    白眉道人大袖如翼,眸光深邃,道:“根据我讲的就知道,天地间的恶浊和修士内心的阴暗面等等等等感应,内心的漏洞越多,产生的心魔越大,越厉害。”

    “心魔不是雷劫,不会因为你积累越多,根基越深,爆发地越恐怖。”

    “所以说,”

    白眉道人抬起头,对自家儿子,道:“心魔劫一起,最慌乱的应该是那些左道旁门,他们热衷于追求其他,不在意心志的打磨,真遇到心魔劫,凶多吉少。至于我们玄门正宗,向来稳扎稳打,又有专门护佑心神的神通法宝,劫中有运,不是坏事。”

    “至于蕴仪之事的发生,看来心魔劫有不为人知的地方,”

    白眉道人眼睑垂下,静了静,道:“我准备跟门中仔细讲一讲,蕴仪到时候跟我走一遭。”

    听到自家师尊的话,周蕴仪心中一震,自己有机会见到祖师了?

    “那李元丰?”

    金玉禅突然想到将自己一行人打得灰头土脸的李元丰,咬了咬牙,道:“父亲,不能放过他。”

    “他刚被天庭被贬下界,我们更没有任何顾忌。”

    白眉道人把话说得很透,道:“账会算的。”

    “被贬下界?”

    妖师宫中,李元丰抬起头,面带笑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