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九章 何时功成返天庭 剑刃出鞘待天明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0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荒古界,妖师宫。

    山前有深潭,周匝松竹茸茸,疏木森绿,倒影入水中,蓄翠凝黛,清幽可人。

    三五只大鹤正在翩翩起舞,鹤影寥寥,白羽若霜。

    张周束发未戴冠,长眉细目,姿态恭谨,正小声和李元丰说着话,他吐字很慢,很清晰,看得出来,非常谨慎。

    不得不谨慎啊,因为张周知道,眼前这位在北海一战而轰传妖族,更被宫中看重,以后肯定要在妖师宫扶摇直上的。

    而九荒妖王在妖师宫中根基很浅,骤上高位,别无其他,唯有锋利,更让人心惊胆寒。

    正在此时,突然间,张周似乎听到钟鼓发音,玉磬大响,隐有雷鸣轰传,震动四下,他骇然抬头,居然发现,不知何时,在新任中乐明天洞洞主的身前,金灿灿的星芒交错,左右一绕,成横有三尺的天旨,日月在上,瑞兽簇拥。

    金旨展开,里面文字雄奇霸道,贯通时空。

    李元丰站直身子,看向身前的天旨,在其出现的刹那,他就发现,自己身上有一种无形的东西被剥离出去,然后落在圣旨上,不见了踪影。

    再然后,自己从天庭得到的各种印信,或者其他,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天旨横来,被贬下界。

    干脆利索到无以复加!

    少顷,只听叮当一声,似从九天来,所有异象收敛,化为一尊印玺之相,萦绕紫青,五帝在握,蕴含着天庭上管天下观地的威严,徐徐散去。

    “啧啧,”

    李元丰活动了下身子,赞叹几声,天庭的行动真是雷厉风行啊,把能够收回地都收回了,自己现在恐怕只在天庭留下一个天籍,其他什么都没有。

    “也好。”

    李元丰感应到鬼车真身的强大力量,背后头颅攒在一起,惨绿光芒大盛,被贬下界本来就是早在打算中,和收获相比,不算什么。

    能够有这样的结果,有以下原因。

    其一,当然是勾陈帝君的大树底下好乘凉,有这位四御之一的帝君力庇护,没有人能够暗地里做手脚。

    其二,李元丰虽在天庭任职,但没有成为天庭的嫡系,和天庭完气运相连,固然令自己在天庭的权限受限,但同样的是,在分割的时候,不会波及本源。

    如果换做和天庭气运相连的神仙们天庭嫡系,他们遭受此劫,不亚于被打落凡尘,回到解放前。

    李元丰自踏入天庭就很清楚,自己的根基在于自己掌握的力量,天庭在于锦上添花。

    “呼,”

    李元丰眸子炯炯,看向深潭一泓青碧,自己天庭之事,暂时告一段落,以后若真再重返天庭为官的话,恐怕最早也是在西游之后了。

    “天庭,”

    李元丰踱着步子,天穹上星斗万千,纵横若棋局,照在身上,清清冷冷的,他在天庭为官不久,但也看得出天庭非同一般,以后大有可为。

    唯一让李元丰踟蹰不前的是,他以前没有想到,自己在第二次穿梭人间界后,参悟出《大自在无上心魔经》,成为天地间可能第一位魔主,以后会祸乱天地,成为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的。

    这样的话,进入天庭,在天庭帝君的眼皮子底下乱晃,就怕露出马脚。

    如此想法,绝不是杞人忧天。

    在以前,李元丰能够在天庭乱晃悠,一方面他修为虽不弱,但那般修为还看不到帝君的眼中,他们不会用心思,另一方面,那时候李元丰修炼的神变经而不是《大自在无上心魔经》,神魂并未转化成心魔,平时不动用,外人看不出来。

    可以后再上天庭,局势截然不同,李元丰会踏入天妖的宇空境,只看战斗力的话,不逊色于刚刚踏入天仙的人物,天庭帝君们再是眼光高,也不会对天仙置之不理。

    更为重要的是,李元丰修炼《大自在无上心魔经》已到魔主境界,甚至还主动涉及到修士的心魔劫,和以前安安稳稳的样子完不一样了。

    简单来讲,以前在天庭的李元丰,和以后再打算进天庭的李元丰,有太大不同。

    “以后再说。”

    李元丰摇摇头,反正自己最快要在西游之后才会重新踏入天庭,车到山前必有路,或许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大自在无上心魔经》能够更上一层楼,连帝君都无法发现了。

    “大人?”

    张周见李元丰久久不说话,试探开了口。

    “你继续说。”

    李元丰不动声色,负手而立,大袖飘飘,没了天庭的影响,眉宇间的阴戾愈发浓重。

    “是,大人,”

    张周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中乐明天洞自从上一任洞主因去外虚星天中求突破之道,久久未归后,一直悬空,在以往,是中乐明天洞的几位副洞主在主持日常事务。”

    张周说到这,抬头看了李元丰一眼,大着胆子,道:“这几位副洞主久在妖师宫,背后都有人支持,表面上相安无事,但私底下竞争激烈。”

    “并不意外,”

    李元丰笑了笑,早有预料,道:“洞主悬而不决,其他副洞主岂能不眼热?恐怕早施展出浑身解数,明暗争锋,都想上位。”

    和天庭一样,当座下的位置代表着权势,资源,人脉,等等等等,越是高位,越是不知道多少人盯着。

    上进之心,人皆有之。

    “只是这么看来,我是空降下去,阻断了所有副洞主的上进之路,他们肯定恨死我了。”

    李元丰不紧不慢说话,点出正题,换个位置想一想,要是自己作为副洞主,本来干的热火朝天,一身劲头,结果突然有人空降下来,不但前路被阻,而且上头有了管事的人,这样的感觉,太难受了。

    张周沉默少许,咬了咬牙,下了决定,还是道:“大人,小的看来,宫主将您任命为中乐明天洞洞主,不少的原因是其他几位副洞主闹得过于厉害了。”

    张周既然说了开始,索性继续,道:“闹得太过分,影响不好,已经不少人反应。”

    “原来这样。”

    李元丰自己还觉得上位洞主有点突然了,没想到里面还有这般曲折,他笑了笑,大手一挥,豪气干云,道:“且看我拨乱反正,正本溯源。”

    这番话他说的堂堂正正,毫不遮掩,自己气势正盛,就是要做事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