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零章 白龙绕魔心不净 近在咫尺攀宇空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李元丰听完张周的话后,没有立刻动身前往中乐明天洞,而是大袖一摆,折而往前,过寒潭,转崖后,见修竹竿竿,绿藤垂萝,中掩一洞府,门口有石碑,高有丈许,上书玄玉洞。

    李元丰踱步到跟前,洞门自开。

    五六个彩裙飘飘的侍女提着玉莲灯出来,软语轻声。

    然后李元丰进洞府,迎面浮桥,横跨水上,桥洞或大或小,若天上月,过桥后,又石门三二后,进入山腹内。

    静室开阔,穹顶乳石衔珠,垂光落下,熠熠生辉,照的四下一片霜色,亮如白昼。

    木榻,藤椅,香案,案上青铜鼎炉中烟香正冷,幽幽浸绿。

    李元丰打发张周去做事,自己一个人坐在静室中,背后鬼车头颅伸出来,惨绿的光摇来摇去,在室内横斜出一种阴森。

    “接下来,得抓紧时间。”

    李元丰声音很低,有一种紧迫感,看上去被贬下界,毫发无伤,实际上,少了一层皮,就等于断了一条后路。

    像大闹北海一事,以前可闹到天庭,然后勾陈帝君出面斡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后遇到大事,就没法扯着天庭的皮,只能够凭妖师宫和自身的力量。

    可不同于天庭,玄门,佛宗,龙宫,都会给面子,有辗转腾挪的空间,妖师宫的特色鲜明的多,对手也多,真碰上后,就是真刀实枪,没有妥协的余地。

    再加上即将到来的西游,得尽快提升实力,冲击宇空境。

    “开,”

    李元丰用手一点,自龙宫真仙,玄门正宗真仙,以及佛宗之人得到的百宝囊飞了出去,左右一绕,部打开,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宝贝飞了出来,经书,丹药葫芦,法宝,等等等等,堆积如山。

    对于经书法宝什么的,李元丰并不在意,像龙宫玄门佛宗这般势力,真重要的经书可不会让人携带,而法宝呢,气机冲突,自己强行用妖力炼化,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倒是可将法宝送入李元丰的伴生灵宝万妖炼圣莽古图中,来完善此宝。

    “吞。”

    李元丰最为重要的是还是觊觎于散落在地上的天地精粹,他背后的头颅伸出,一点不剩,部吞入腹中,旋即天妖力运转若磨盘,将之碾碎,融入到鬼车血液里。

    在这个过程中,鬼车血液再次循环,弥漫在血肉里,让鬼车真身发生肉眼难见的变化和提升,宇空境越来越近。

    前文提到过,天地精粹是不少,但物各有主,流落在外面的很少了,基本都被人收入囊中,而玄门佛宗这样的超大势力占据天地主导,得到的最多。

    龙宫嘛,向来喜欢收集,财迷的很,富得流油。

    所以说,李元丰对他们动手,最是合适。

    李元丰微微眯着眼,感应到体内的变化,暗自点点头,正如自己所想的那般,这一下后,自己晋升宇空境所需的天地精粹补上最大,剩下的缺口已经很小。

    剩下的,也有眉目,从容图之即可。

    “嗯?”

    在这个时候,李元丰灵台中幽光弥漫,低沉的诵经声响起,魔主真意似从沉睡中醒来,背后黑色光轮,交错纵横,照在恶念渊海。

    在北海之时,由于李元丰切入到周蕴仪晋升真仙的劫数,阻挡其前路,得到海量天地功德,但在同时,魔主真意受到一定约束,范围大减。

    在当时,能够悄无声息给以后的白龙马敖烈下了暗手就实属不易。

    现在的话,魔主真意恢复正常,甚至隐隐有一种莫名之感。

    这种莫名之感难以用言语形容,可仔细感应,又仿佛和天地间共振,似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天眷?

    反正不管怎么讲,李元丰再次驭使魔主真意在天地间变得更为圆润自如,跟抹了润滑油似的,来来去去,去去来来。

    “小白龙,”

    李元丰目光变得幽邃,魔主真意下,谁都无法看见的线一引,跟另一端,若有若无。

    海底,龙宫。

    阁台纤丽,楼窗精致。

    冉冉宝光自外面进来,打在正负手而立的敖烈身上,光暗之下,他眉宇一片阴霾,看上去压抑怒火,眼皮子突突突的跳。

    在未来的白龙马敖烈看来,自己最近真的厄运连连,倒霉透顶。

    先是和北海敖云一起出马追杀覆海,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九荒妖王,结果覆海没有抓到,他们两个人敖云被抓,自己狼狈逃窜。

    这只是开端,接下来,又有传言,什么自己抛弃敖云以至于对方被九荒妖王抓去玩弄,什么胆小鬼,什么绿帽子,什么龙族之耻,等等等等,在有心人推波助澜下,简直被黑的遍体鳞伤。

    这还没有完,等和玄门佛宗以及龙宫众人前去讨伐九荒妖王李元丰,可讨伐不成,被人家打了个灰头土脸,任何参加的人都脸面无光。

    最近事事不顺心,样样不如意,负面情绪积累,前所未有的愤怒。

    下一刻,只听环佩叮当,弦乐声声,有曼妙身影,正好从外面过去,裙裾拖到地上,细细密密的水莲花盛开。

    敖烈听到声响,展目一看,心中的怒火要压不住了,因为自外面经过的女子正是敖云。

    “敖云,都是她害的。”

    敖烈不知为何,忽然攥紧拳头,原本的怒火似乎找到了口子,冲敖云而去,他觉得,自己最近在龙宫中的不如意和被嘲笑,一起都因为对方,红颜祸水啊,如果不是她,自己岂会落到如此田地?

    “恨,恨,恨。”

    敖烈五官扭曲,没人看到,在这一刻,他背后有黑影,似在张牙舞爪。

    事实上,按照常理,敖烈和敖云都应该是受害人,不管怎么说,敖烈都不应该恨上敖云,并找了个红颜祸水的帽子。

    只能说,人怒而智昏,屈辱则生恨,再加上有阴暗魔头故意影响,从而扭曲。

    “顺利,”

    在敖烈发狠的同时,李元丰魔主真意一动,魔种膨胀,他不由得若有所思,小白龙没有让自己失望啊。

    李元丰站起身,背脊挺直,看向血海方向,在他的眼中,修罗血海可还有一招暗棋,正好让自己补天地精粹的最后短板,力冲击新境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