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一章 自在天魔 沆瀣一气(求订阅)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18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血海,元眇阳界,青桂宫。

    冷光流瓦,纤云参差。

    檐下挂的莲花灯焰明激射,照在窗前,红烛半点,满室浮香。

    尚有垂地画卷上,鸟雀自枝头来,新语呼晴,冉冉如生,似从清圆上下来。

    白摩烟站在画卷前,影照娇躯,她发髻垂下,左戴花,上身是合体的小荷叶裙,纤腰一束,下面黑丝裹腿,足上未穿鞋。

    这个女子眼瞳如血,泛着妖异的光,身后却是金灿灿一片,隐约能够听到诵经声此起彼伏,舍利之香,横浸人法衣。

    佛光和魔光碰撞,黑金两色相磨,自成阴阳太极之相,不停旋转。

    不知道多久,白摩烟停下来,皱了皱眉头。

    她在画卷前走来走去,寂静无声。

    好一会,白摩烟停住步子,审视自身,发现确实已经到了顶儿,要是得不到更进一步的佛门真意,根本无法更进一步。

    “真的要冒险一试?”

    白摩烟抬起头,长长睫毛下,眼瞳如血,看向远处,自己是不是要试一试去对付佐天王,取得其身上的佛理禅意?

    成了,自然功德圆满。

    败了,则会暴露身份。

    其中的风险,不算小。

    正是这样,白摩烟一直想找个帮手,并且在这段时间多次考量,没有动作。

    现在实在到了瓶颈,不能继续下去了。

    “咦,”

    突然间,白摩烟细眉一挑,属于天魔的磁场展开,冥冥之中,勾连到恶念渊海,顿时就发现,不知何时,在上面,浮现出一个人影。

    其人跌坐在黑色莲花上,身披血色法衣,万千的人的面孔在上面,或是嚎叫,或是痛苦,或是扭曲,或是凄厉,时刻变化,他的手中,放置一本经文,弥漫着光。

    见到白摩烟,人一抬头,眸光深邃不见底,让人要陷入其中。

    白摩烟看不清对面的面容,可只是气机一碰,就隐隐有一种同类的感觉,再想到当日恶念渊海的动静,妖异的血瞳中光芒大盛,道:“是你。”

    “自在天魔,”

    来人自然是李元丰,他同样看到白摩烟,或者更准确的说,在恶念渊海中幻化成白摩烟模样的天魔,对方是自在天魔,要比自己培养的六欲天魔高出不少。

    六欲天魔重在情执、物欲,自在天魔重在贪、嗔、痴、慢、疑、见,等等等等,更抽象,更难以防范。·

    “你能够感应到我?不可能。”

    白摩烟眉头蹙起,有点疑惑,神戒备,她自己身为自在天魔,明白天魔的底子,身为同类,可没有善类。

    “碰巧罢了。”

    李元丰没有自作高深,稳稳端坐,他能够凭借魔主真意感应天魔,但这个范围非常之大,不可能准确定位到具体的人,可谁让他以前和白摩烟本人交过手,并从她身上法宝上感应到天魔气机,所以他锁定白摩烟轻而易举。

    白摩烟琢磨着,眸光如水,道:“你来干什么?”

    李元丰呵呵一笑,手捧《大自在无上心魔经》,答道:“只是好不容易能够在这一方地界碰到同类,过来打个招呼罢了。”

    “打个招呼,”

    白摩烟娇哼一声,一百个不信,不过她蓦然想到自己要对付的佐天王,其他人不好找帮手,眼前的这个不正好?

    他们两个是同类,在这一方天地都见不得光,做事都会小心翼翼,尽量不惊动其他人,而且自己对于对方有一定了解,不是完一抹黑。

    唯一要担心的是,对方看上去有点神秘莫测。

    白摩烟又想到佐天王身上的佛门真意,蠢蠢欲动,自己正卡在关隘上,太需要了。

    “嗯?”

    李元丰看到这一幕,眼睑垂下,挡住眸中异色,本来他来血海是希望跟已经夺舍白摩烟的天魔联手,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将元眇阳界中够分量的人拿下,得其宝,补自己所需的天地精粹,现在看来,对方似乎有事有求于自己?

    这样的话,完可以等对方先开口,自己占据主动。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白摩烟抬起头,展颜一笑,她俏脸精致,血瞳妖异,有一种勾人的魅力,让人忍不住心神荡漾,声音好听,开口道:“道友说的不错,我们好不容易碰到,应该互相扶持,多多帮忙。”

    “果然,”

    李元丰心中一笑,面上不动声色,声音却变得冷漠,道:“帮忙是可以的,但付出就得有回报,我帮你这一次,下一次你要帮我一次。”

    “帮你一次?”

    白摩烟有点不情愿,谁知道对方以后会遇到何事让自己帮忙,要是太过危险,代价不小啊,想到这,这个女子用手一扶自己的青丝,裹着黑丝的长腿迈出,魅惑天成,笑道:“要不要换一个条件?”

    李元丰目光移过去,只见灯下美人,细腰长腿,前凸后翘,眸光如秋波,郁郁馥馥的香气,让人沉醉,他打量了一会,就收回目光。

    自在天魔虽然比不上六欲天魔那般对人之欲透彻,但信手拈来,也能够勾动人的原始欲望,令人按捺不住自己。

    可李元丰知道,天魔自恶念中诞生,无父无母,先天阴阳,入世后,根据自己所喜好,或化男相,或成女身,他们和自己亲自培养出的秦云衣可不一样。

    即使和对方发生关系,实际上,是与其夺舍的白摩烟而已。

    想一想,就兴趣大减。

    除非天魔能够再上一个层次,由无形到有形,凝聚驻世之身。

    李元丰念头一闪而过,开口道:“换个条件,不是不行。”

    “真的?”

    白摩烟知道对方是同类,也没有想对方会被自己轻易迷惑,只不过试一试又不掉一块肉,万一成功了呢?所以她陡然听到李元丰的话,不由得惊喜交加,笑靥如花。

    “换个条件是,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修罗海的?”

    李元丰眸子光芒大盛,手中经书翻转,字字碰撞,人心起伏,道:“按照常理,你此时应该在人间界才对。”

    对于眼前能够夺舍白摩烟的自在天魔,李元丰是有好奇的,他很希望能够得知其自人间界抵挡修罗海的途径和方式,因为李元丰一直没有忘记,他有个计划,就是引得人间界的天魔前往诸天地界,知道混乱。

    越混乱,越能够浑水摸鱼。

    白摩烟一怔,没有想到李元丰会问这个,她用手捋着垂下来的青丝,用玉手打着结儿,在思考和权衡,看一看这两个条件对自己来讲,哪一个有利。

    半盏茶的功夫后,白摩烟有了决断,她咬了咬红唇,扭腰上前,和李元丰凑在一起,低低私语起来。

    灯影下,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交错在殿中,看上去阴森又吓人。

    五天后。

    佐天王正坐在殿中,忽然听到下人来禀告,白摩烟求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