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二章 魔劫起血海 从此亦多事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31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殿中。

    斜阳自窗前来,照水波间,粼粼有色。

    在其上,早有莲花盛开,朵朵馥馥,金光起舞。

    佐天王束发高冠,身披法衣,周匝佛光升腾三尺,明亮如镜,圈圈晕晕,晕晕圈圈,他的身前,横着一三足金纹的大鼎,金灿灿的云气自鼎中冒出,络绎不断,继而在上空结成璎珞华盖之相,再其上,盘旋往返,有舍利子沉浮,似枯似荣,来回变化。

    大鼎中,不时发出轻响,如沸水一样,汩汩汩的。

    这位元眇阳界的权势之辈并不是在炼丹,而是用一种法门,感悟印证自己的枯荣之道,让自己的佛法越发精深。

    “佛门妙术,别有神通。”

    佐天王暗自点点头,自己上次伤势委实太重,不但千锤百炼的真身被毁,连日夜祭炼从不离身的本命法宝宝琴也不见,幸亏得此佛门真意,才可由枯寂到繁荣,生机渐起。

    “佛门,”

    原本佐天王有点犹豫,但习练神通越久,身上佛意越浓,他的心思倒是越发坚定。

    “白摩烟,”

    所以听到白摩烟来,佐天王坐直身子,表示有请,因为据他所知,白摩烟最近一段时间和自佛门来的上意尊者等人走得很近,打得火热,以后他们说不定是同道人。

    时间不大,殿门被人推开,佐天王抬头看去,就见白摩烟曳裙行来,身材高挑,撑着猩红如血的小血伞,睫毛长长,走动间,环佩叮当,风情万种。

    不知为何,他看到缓缓走近的精致女子,心中陡然有一种涟漪。

    佐天王暗自打量,压下心中的旖旎,啧啧称奇,真不知道对方真身被毁后修炼了何等法门,这勾人的气质比以前更甚。

    “天王,”

    白摩烟暗自运转自在天魔神通,无声无息,磁场一开,包罗周匝,她曳裙上前,来到佐天王跟前,吐气如兰,道:“我有一事禀告。”

    “何等事?”

    佐天王坐的四平八稳,只是心燥难平,不由得捏了个佛门的法印。

    “事关重大,”

    白摩烟走到跟前,双腿并拢,上身微微往下,冷香扑人,道:“上意尊者有所发现,正在坐镇,暂时离不开身,特意让我前来。上意尊者讲,此事关系佛门大事,连佛祖都下过法旨。”

    “佛祖,”

    佐天王眼皮子跳了跳,佛门中佛陀不少,可能够称之为佛祖,敢称之为佛祖的,非常少,都是真正的绝顶人物,他仔细看了看眼前白摩烟,见她身段风流,但玉颜清冷,看上去严肃认真,想了想,念头一起,勾连殿中禁制法阵的核心,罗盘一响,细细密密的篆文自上而下,垂落下来,弥漫在四下,顿时间,整个大殿似乎裹在一层轻纱里,内外隔绝。

    内外隔绝,以防隔墙有耳。

    毕竟佐天王知道,在元眇阳界中,佛门可是外来者,就是上意尊者等人能够在界中待这么久,也是因为自己动用权势遮掩。

    可以说,事关佛门大事,确实得小心谨慎。

    白摩烟美眸一扫,暗自点头,果然如自己所知,这佐天王经过上次重伤后有投佛门的心思,对待佛门的事情格外认真,这样的话,自己所思所谋,成功可能性大增。

    “到底是什么事情?”

    佐天王做完后,盯着白摩烟,开口问道。

    “天王请看。”

    白摩烟自袖中取出一枚菩提子,花纹衍生,层金折叠,梵音佛唱,四下大作,拥有佛门正宗气机,道:“上意尊者将事情经过存在菩提子中,天王你用神意感应一下即可知道。”

    “上意尊者,”

    佐天王接过菩提子,感应到其佛门真意,再想到上意尊者的气机,微微点头,确实如此,这样的情况下,他不会多想,神意一转,往下一落。

    这个时候,佐天王没有看到,原本微微弯腰的白摩烟已经站直身子,嫣红如血的美瞳激射奇异的光,嘴角微微上翘,有一种阴谋得逞。

    菩提子当然是上意尊者所留,上面的气机也真的不能再真,可佐天王再怎么想都想不到,上意尊者早被自己控制,而菩提子里面蕴含着自己给他准备的“惊喜”。

    她没有说话,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额头,然后一缕黑气冒出,隐有人形,自佐天王的鼻窍进入。

    轰隆隆,

    且说佐天王神意往里一伸,没有任何信息,而是轰隆一声,恍若雷鸣,在四下炸开,然后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再睁眼,就见眼前似乎有万千的鬼哭狼嚎之声,继而天穹一开,自上面坠下一个血月,弯弯似镰刀,在上面,端坐一个人,身披血衣,手捧经书,眸光看过来,蕴含着万千种复杂的情绪。

    人在月上,血色蔓延,整个空间,充塞负面气机,浓郁地化不开。

    “不对劲。”

    佐天王真身被毁,但他领悟佛门真意后,由枯化荣,即使力量没有完回归,但六识敏感,只看到对方,就觉得有一种惊悸,非常不舒服。

    上意尊者的菩提子内部,怎么会有这样的鬼东西?

    还没等佐天王作出反应,幽香细细,环佩响彻,白摩烟挑着好看的细眉,自黑暗中走出来,纤长的腿裹着丝袜,血瞳似笑非笑。

    “你,”

    佐天王不傻,这个时候,他岂不知道自己遭受暗算?佐天王仔细看着走近的白摩烟,发现异常,道:“你不是真正的白摩烟,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你要对付的人?”

    李元丰坐在血月上,指着佐天王,明知故问,他看向白摩烟,道:“这样身受重伤之人你也拿不下,真是够呛。”

    “废话少说。”

    白摩烟对李元丰没有好脾气,他们两个是付出和收获,利益勾连,可不是什么朋友,说话非常不客气,道:“先拿下他。”

    白摩烟要是暗自用手段的话,未尝算计不了佐天王,毕竟他在明,自己在暗,但白摩烟要对付佐天王并不是和他有深仇大恨除之后快,而是要吞噬其佛理真意,补自身。

    这样的话,难度就高了。

    “那就动手吧。”

    李元丰看向佐天王,冷冷一笑,上次自己来修罗海让对方跑了,这一次,这个佐天王在劫难逃。

    “出手。”

    “出手。”

    李元丰和白摩烟同时出手,一个魔主,一个自在天魔,佐天王本来伤势未痊愈,又被引入对方的天魔磁场,胜负从佐天王进入就定了。

    “咄。”

    佐天王拼命挣扎,施展出佛门神通,背后有菩提树,叶缀金玉,灿然有光,万千的卍字经文圆圆润润,自上而下,垂若璎珞华盖,诵经声,若有若无。

    再然后,菩提树一朝叶落,生机绝无。

    一荣一枯,尽显威能。

    可惜的是,无法撼动大局。

    只一会,佐天王在殿中的真身闭上眼睛,看上去没了呼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