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三章 佛魔相碰难休止 万事俱备欠东风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已到深夜。

    外是珠树瑶草,瑶阶玉栏。

    花开池塘里,石奇回廊前。

    天寒月色自外面来,打在窗棂上,皎洁一片。

    须臾后,寂静无声的大殿中,中央原本发出沸水般的大鼎再次响起,佐天王坐在跟前,身上气机隐晦,佛光粼粼。

    在他的跟前,白摩烟重新睁开眼,血瞳炯炯,鬓发扶摇,手中的血伞转了个圈,细细密密的小花落下,似有似无。

    看得出来,白摩烟纵然俏脸发白,可精神大好,喜上眉梢。

    再然后,李元丰的魔主真意同样显形,身披血衣,手持《大自在无上心魔经》,在将佐天王的百宝囊收好后,他看向白摩烟,若有所思。

    “难怪你要等我一起动手,”

    李元丰已经洞彻白摩烟的用意,他上前一步,嗅到似是莲开,似是舍利的佛理之香,再看向不远处身材窈窕笑靥如花的女子,恍然大悟,道:“你要的不是佐天王的性命,而是他修炼的佛门神通法门,以及领悟出的佛理真意。”

    “佛魔同修,混元阴阳。”

    李元丰看向白摩烟嫣红如血的美眸,经文吟唱,道:“很有想法。”

    白摩烟不说话,自顾自用手扶了扶垂下来的鬓发,长腿并拢,身子站直,背后幽幽的光中浮现出菩提树,刚开始的时候,枝繁叶茂,须臾后,叶落根烂,成为枯寂。

    枯荣,容枯,来回变化。

    在此过程中,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真意流转,生生不息。

    不得不说,天魔自人的恶念中诞生出来,生来就恶,可或许真的阴极阳生,稍一转变,修炼起佛门的法门,驾轻就熟,从从容容。

    要是不知道根底的,还真以为是佛子在世,积累诸多轮回转世的资粮,一招顿悟,便是佛来。

    不由得,李元丰想到一句话,一念成魔,一念成佛,还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其中的意思,未尝没有道理。

    “这个自在天魔佛魔同修,有一番道理。”

    李元丰踱步来去,眸光幽深,他看得出眼前自在天魔的打算,对方虽生来有大神通,大力量,大变化,可起步高,前路渺茫,甚至可以说看不到,走佛魔同修的路子,混元阴阳,确实是光明大道。

    甚至就是李元丰来想,恐怕也只有这个了。

    “只是,”

    李元丰看向身上气机变化的白摩烟,不同于对方自人间界来到修罗海,初来乍到,再加上佛门在这一片海域存在感不强,白摩烟对佛门知道寥寥,但李元丰在天界和地仙界闯荡,有妖师宫和勾陈宫背景,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佛门的研究。

    毕竟对李元丰来讲,佛门这一纪元的大兴,挤压的最多的就是妖族的势力,对于敌人和对手,肯定要认真再认真地了解。

    越了解,越知道佛门的枝繁叶茂,根基深沉,尤其善于布局。

    对于天魔的出现,以前佛门的人或许不知道,但到了现在,李元丰经过在心魔劫中和来自于太上一脉的周蕴仪交锋后,已经得知,玄门中已经有了说法,佛门不会落后。

    佛门道理对天魔非常有吸引力,能够弥补自身,混元阴阳,同样的,天魔对佛门来说,岂不是完美的修佛的种子,度化后,卫道之用,再好不过。

    “真要如此,”

    李元丰念头电转,眼前的白摩烟得佛门真意,能够佛魔同修,固然让自己前路打开,可不可避免和佛门染上因果,而且在同时,佛魔同修会让自在天魔露出以往不会有的弱点,说不得就会被佛门牵引,到最后,一步步引入佛门。

    这可不是杞人忧天,或者自己吓唬自己,李元丰翻阅典籍,亲眼见到上面有记载,佛门中对于自己的几部护法,就采取了此般手段,先予之,后取之,养熟后,部吞下。

    据李元丰所见,天魔应该是最适合佛门的护法之人,根底非同一般,修炼佛法有悟性,远远不是以前的护法能够比拟的。

    李元丰如此想,眸子明亮,但他却不会和白摩烟讲。

    其一,这都是自己所猜想的,无凭无据,怎么说服其他人?

    其二,他和白摩烟只不过利益勾连,以天魔自私的性格,为什么要说?

    其三,即使跟白摩烟说了,她又相信了,又能如何?

    难道因为有可能的风险,就放弃佛魔同修的路子?

    在修道路上,谁没有风险?谁能够完顺利?

    就拿李元丰讲,为求真正的力量护佑长生,一路行来,不知道经历多少磨难,作出多少有风险的选择,现在为以后的发展空间,甚至不惜要亲身涉入西游,以小博大,死中求活。

    佛魔同修有风险,可能会被佛门钓鱼,可修炼其他的法门岂能没有风险?

    退一步讲,好歹佛魔同修能够看到前路,佛门想钓鱼,天魔想咬鱼饵后拍拍屁股走人,到最后,就看谁高明了。

    博弈,再博弈。

    李元丰有一种预感,天地恶浊来临,天魔诞生,而在这一纪元,佛门大盛,佛门和天魔的博弈,刚刚开始,以后会越来越激烈。

    “呼,”

    李元丰不管其他,吐出一口浊气,开始查看自己所收获的,他此来,一是见识一下别的天魔,二是就要收集晋升所需的天地精粹了,现在一看,收获不小。

    说起来,不同于传承的经书,或者其他早就打上烙印的法宝,或者其他宝贝,天地精粹说起来珍贵,更重要的是可遇不可求,而且用处不少,通常随身携带,这样一来,真便宜了李元丰。

    不然的话,李元丰也不可能用这么快的速度收集到如此这般超乎想象的天地精粹。

    “再搜刮一点,以防不测。”

    李元丰的魔主真意没有鬼车真身那般有宏伟力量,但变化莫测,神通法术诡异,再有白摩烟这个自在天魔配合,足可以有心算无心,倒霉的佐天王就是一个例子。

    接下来,李元丰再和白摩烟合作,算计血海中的人物。

    当然了,这次李元丰有求于对方,形势颠倒,不得不有所付出。

    日子匆匆。

    这一天,妖师宫中,李元丰睁开眼,魔主真意归来,投入其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