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一章 神入娲皇宫 身上秘密暴露?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溪前,桃花晕水,千百白鹭翩然而来,飞舞盘旋,鸣声清唳,再看到山云悠悠,自山岫中出,来来回回。

    山中溪,溪前桃花,花前浮香。

    宜赏景,宜喝茶,宜说话。

    来自于娲皇宫的中年女冠赞叹之情,真心实意。

    她最先听到李元丰的名字,是来自于同是娲皇宫的苏妲己口中,再然后,曾和白泽交谈之时,听到白泽对其颇有看重,现在见面,真没有想到,对方已是妖圣之姿。

    妖圣,虽然比不上玄门正宗天仙,可同样非常罕见。

    能够成为妖圣之辈,非大毅力,大机缘,大气运,大坚持,不可为。

    君不见,像闻仲那般在封神中很有篇幅的人物,到现在依旧在天庭藩篱中挣扎?像苏妲己当年在封神中为女娲娘娘立下大功,此后几番转世,有娲皇宫的根本法经和气运在身,还是无法突破?

    再对比一下,眼前之人在短时间内入道,勇猛精进,连续破关,即使在从来不缺乏奇迹的天地中,这般晋升资历也有三分传奇色彩。

    “苏姑娘也助我良多。”

    李元丰坐直身子,眉宇间阴戾少去,映在松下,一片晴绿,从从容容开口,他这番话真没有说谎,苏妲己在下界行走,着实帮过他。

    其一,有过点醒,其二,引入过娲皇宫。

    要没这层关系,恐怕眼前女冠也不会这般和颜悦色。

    “确实很出色。”

    中年女冠和李元丰交谈了几句,微微点头,看向白泽,玉颜上有笑容,眼前的李元丰走的是上古天妖道,真追溯起源,恐怕得到自家娘娘那里,能够修炼有成的,只要不傻不痴不楞不不识时务之辈,会是娲皇宫天然嫡系。

    白泽人老成精,见多识广,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实际上,他看重李元丰,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自己和天庭个勾陈是和女娲宫渊源颇深,可到底都是老面孔了,需要有人来补充一下血液,加深下女娲宫女娲娘娘心中关于妖族的那根弦,让对方不要忘了妖族。

    于是白泽听到中年女冠的话,笑道:“既然楚女史看重他,以后有事直接吩咐李元丰即可,我这样的老骨头,有时间好好歇息歇息。”

    中年女冠知道白泽说的老骨头是自嘲,对方作为妖族中的大圣贤,坐镇妖师宫,这么多年来,功劳卓著,连女娲娘娘都多次感慨,要不是白泽在,天地间的妖族恐怕更不行了。当然了,中年女冠也听出白泽话语中的意思,推出李元丰,让其和自己代表的娲皇宫接触。

    “李洞主,”

    中年女冠虽来自于娲皇宫,可不论修为还是地位都不及白泽,对上李元丰这般妖圣,也不好直呼姓名,索性用其妖师宫的职位来称呼,她云袖摇摆,若蝴蝶初翻,落花层叠,念头一起,自自家顶门上升起虹彩,左右一绕,托举出一枚符令,递到李元丰跟前,道:“此乃我娲皇宫的符令,出自娘娘之手,你且收下,用精血祭炼,自有妙用。”

    李元丰接过来,第一感觉就是沉甸甸的,其重无比,再仔细看,符令上有纹理扭曲,灿金生辉,妙有清音,不计其数的景象光怪陆离,再看之时,又仿佛隐去不见,以他现在的眼力,都看不明白。

    圣人炼制之物,虽然不是用来杀伐或者防御,可蕴含的天地之妙,自然跟随。

    “咄。”

    李元丰不再多看,咬破食指,鬼车真血滴在符令上,刹那间,如晴空开云,大日来照,眼前爆发惊人的光彩,在同时,诸般妙音响彻,来来回回,徘徊左右。

    金光迸射,妙音在耳。

    千姿百态的异相,缤纷呈现。

    中年女冠看到这一幕,起初一怔,然后反应过来,不为人知地摇摇头,有点说不出的感觉,自家娘娘虽然借造人而成道,但对于妖族的执念不下,对李元丰这般洪荒异兽有超出其他人的看重。

    或许洪荒异兽,天妖道,等等等等,能够让娘娘回忆起以前未成道前的生活,回忆总是美好的。

    “真是命好啊。”

    中年女冠心里暗叹一声,洪荒异兽修道有成,遇到自家娘娘,真的是幸运到让人嫉妒,可待她再一想李元丰洪荒异兽的身份,刚才的少许情绪又压了下去。

    真正一定境界的人都知道,女娲娘娘对洪荒异兽的照顾。

    可明白是一回事,能够做到又是一回事。

    相对于天地间的生灵,洪荒异兽都是应运而生,显化入世,每一个都独一无二,非常非常少,自上古后,由于天地变动,几乎没了新的。

    眼前之人能够在这个年代出现,本来就是奇迹,而对方还能够在不适宜自己的年代中勇猛精进,一路晋升,提升到妖圣之姿,成功闯入女娲娘娘的视野中,更是不容易。

    时也运也命也,缺一不可。

    想羡慕,都羡慕不了。

    且说李元丰,当精血入符令后,蓦然间,眼前云烟散去,自己仿佛看到浩瀚星河之上,托举一座精致又古朴的大殿,斑驳的纹理蕴含着岁月的气机,没有那种腐朽,反而给人一种欣欣向荣。

    再往里走,就能够看到,墙壁之上,有不同的壁画,有妖主天地,肆意妄为,有造人功德,泥水天韵;有金乌照空,巫妖大战;有钻木取火,结网捕鱼,等等等等,一幅幅,一个个,看在眼中,瑰丽又玄奇。

    置身其中,妖族当年的荣光,不可一世,以及人族的崛起,发愤图强,同时扑面而来,打在眉宇间,有一种重回上古,见证历史的样子。

    不由得,李元丰原本血脉中关于开天后的不少记忆受此激发,由模糊到清晰,他身上的气机没有变强,但变得深邃许多,开天后的画面,蕴含天地道理,奥妙无穷。

    就这样,李元丰一边看,一边往里走。

    时间在这样的过程中,变得毫无意义。

    不知不觉,李元丰来到殿中央,就听到一声钟响,然后珍珠帷帐徐徐拉开,就见玉钩斜挂,明月在空,金童捧如意,玉女拿香炉,沉香宝辇前,舞鹤飞凤。

    在其上,有一人端坐,容貌端丽,国色天香。

    看上去是人身,但只一看,恍若天地,规则,大道。

    “女娲娘娘,”

    李元丰懵懵懂懂,可心底尚有一分清明,知道眼前是女娲显化,想要行礼,可身子僵硬。

    “咦,”

    上首的女娲看了眼李元丰,发出一声惊讶,妙目睁开,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上上下下打量,有一种洞彻之意。

    李元丰心神一紧,他可有不少秘密,可圣人法眼无虚,岂能看不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