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六章 龙王擒子上天庭 玉帝判刑斩仙台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父王,”

    敖烈抬起头,天光自水晶宫上照下,悬而凝珠,晕彩生辉,耀出他身上的锁链,其呈现金黄,细细密密的纹理交错,似一大一小首尾环扣,甚至生出尖刺,扎入身中,令自己筋骨无力,软绵绵的,他挣扎了下,勒地更紧,不由得再喊一声,道:“父亲。”

    “你这个不孝子!”

    西海龙王敖闰怒气勃发,他指着殿中燃烧的火焰,火焰中,明珠被熏,光泽暗淡,道:“殿中的宝珠是为父当年念你年幼,修炼不易,亲自前往天庭,自帝君手中求来。”

    西海龙王越说越怒,看样子恨不得打小白龙一巴掌,道:“可看你现在,故意放火烧大殿,毁宝珠,是不是想造反?你这个不孝子!”

    “父王,”

    敖烈声音凄厉,他本来见到覆海恶意送来的宝简画面后正暴怒羞辱,现在又见自己最敬爱的父亲这般冤枉自己,提纲上线的,不由得又委屈,又难受,又愤恨,神情不断变化,神魂之中的阴暗面膨胀,难以听到的魔音响彻。

    人不可见,敖烈眼瞳中浮现出黑轮,层叠交错,欢呼雀跃。

    心魔滋养,蛰伏在神。

    “嗯?”

    西海龙王敖闰看向自家的三子,觉得自己的儿子的反应似乎过于激烈了,不过他没有多想,而是谨记佛门传来的信儿,要让自家的儿子彻底蜕变,就得先苦后甜,经历磨难,于是他怒目道:“逆子,你且什么话都不要说,随我上天庭见玉帝。”

    敖烈再叫一声,挣扎不起来。

    “陛下。”

    “太子。”

    “……”

    水晶宫中的侍女们见到她们的主子敖烈被锁链锁住,而西海龙王拎着三太子,气势汹汹,她们哪里见过这么火爆的场面,吓得不敢说话,只能够跪在路上,低头不语。

    胆小的,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要知道,她们跟随敖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是敖烈被西海龙王处理,她们也没有好下场。

    顿时间,殿中弥漫着悲哀的氛围。

    西海龙王自然不会管她们,他拎着敖烈,出了宫门,径直来到宝车上,吩咐一声,下一刻,一声清脆的龙吟,伞盖之下,星星点点的火芒迸射,若推倒鼎炉,冒出火光,然后组合在一起,曳着光彩,轰隆一声,自水底升起,扶摇上青天。

    路上无话,不多时,车驾到了南天门。

    守门的天王抱着琵琶,站在牌楼上,见到车驾,开口道:“老龙王,来天庭有事?”

    “不孝子忤逆,我来天庭,交给玉皇大帝发落。”

    西海龙王和守门天王很熟悉,开口答道。

    “老龙王,”

    两人是熟人,所以守门天王心有疑惑,马上问出口,道:“真有此事的话,龙王你自己处置即可,何必万里迢迢来天庭?”

    “要是其他人,我就自己处理了。”

    西海龙王说着话,振振有词,道:“可我这个逆子还挂着天庭的官职,他犯了错,不能不禀告玉皇大帝一声。”

    抱着琵琶的守门天王怔怔地看了西海龙王,他在以前可没有想到,眼前这老龙王这么有大局感,事事以天庭为先,真是难得。

    没有想到,西海龙王真是天庭大忠臣!

    有此念头,守门天王连忙放西海龙王的车驾进来,并专门派人去禀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太白金星亲自迎出来,手捧拂尘,乐呵呵的,跟西海龙王打招呼,道:“老龙王,跟我来。”

    “太白金星啊,”

    敖闰拎着敖烈,跟在太白金星身前,道:“玉皇大帝陛下可有空?”

    “当然,”

    太白金星点点头,扫了敖闰一眼,笑容满面,道:“玉皇大帝知道老龙王能够这般处置,非常高兴,这不特意让我出来迎接你啊。还有勾陈帝君听到消息,也在殿中。”

    “勾陈帝君,”

    听到这四个字,西海龙王敖闰神情有点不自然,不过他能够坐稳龙王,别的不说,脸皮厚度绝对不用怀疑,很快将不自然敛去。

    宝殿中,金灯悬空。

    澄明的光照在地面上,纹理斑驳。

    西海龙王敖闰拎着敖烈跟随太白金星进来,抬头就见到最上面两个宝座升起,庆云何止千丈,金灯璎珞,若檐下滴水一般,络绎不绝。

    浩瀚而伟岸的气机,铺天盖地。

    “见过两位陛下。”

    西海龙王敖闰上前行礼后,再站起身,神情变得义愤填膺,指着敖烈道:“我这个逆子……”

    话语激烈,恨铁不成钢。

    语气之中,蕴含愤怒。

    “呵呵,”

    勾陈帝君坐在上面,看着西海龙王敖闰的表演,心中冷笑不止,在以往,可不见西海龙王这般识大局,现在这么做,无非是向天庭示好罢了。

    毕竟堂堂西海龙王,只因为自家儿子在天庭挂了个闲职,出了事后,自己不处置,反而带到天庭,让天庭帝君们处理,可彰显出天庭的威势,还有天庭对四海的统治。

    至于为何这么做?只不过是因为龙宫要和佛门走得近,送殿中那个傻乎乎的小白龙入佛门,生怕天庭中有人不满,找龙宫的麻烦,于是才这样给天庭台阶。

    这人啊,戏份真多。

    “还有这样的事情,”

    玉皇大帝听完,同样大怒,他目中光芒大盛,看向下方,问道:“龙王,你看怎么处理?”

    “要杀要剐,凭陛下做主。”

    西海龙王敖闰微微低头,目中余光看向懵懵懂懂的敖烈,心里叹息一声:儿子你可不要怪爹把你蒙在鼓里,只有这么做,才能够让你有生死间的大恐怖,以后更容易参悟出佛门的真意,以后能够在佛门中有更好的发展。

    “既然这样,”

    玉皇大帝对西海龙王的打算心知肚明,他摆摆手,吩咐道:“把敖烈推出去,绑到斩仙台上,时辰到了,抽筋扒皮,处以极刑。”

    “遵旨。”

    玉皇大帝命令一下,立刻有雄赳赳气昂昂的天兵天将上来,拖着敖烈就往外走。

    敖烈根本没法反抗,他看了西海龙王敖闰一眼,眸子绝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