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七章 生死之间大恐怖 三太子落难鹰愁涧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7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敖烈被天兵天将压着,出了宝殿,来到斩仙台。

    斩仙台台层层阶向上,花纹斑驳。

    天光照下,青铜古朴,纹理之中,泛着黑红,似乎不知道沉淀了多少血色,经过岁月洗礼,从而形成的一种难言的幽冥色彩。

    周匝的雕像,狮虎互博,森森然,欲噬人。

    自下面走,似被人冷眼旁观,背脊上都生寒气。

    “大人,”

    待上台来,立刻有天兵上前,奉上玉帝旨意,道:“下界西海三太子敖烈,犯下忤逆之罪,处以死刑。”

    “死刑,”

    坐在华盖之下的稳稳当当,他面容平和,顶门上庆云半亩,托举一威猛法相,面如青靛,发似朱砂,眼睛暴湛,牙齿横生,出于唇外;身长二丈,武力强大,肋下生“风”、“雷”二翅,使用一条黄金棍,呼呼生风。

    甫一说话,雷霆环绕,轰鸣四下。

    不是别人,而是雷震子。

    他看完玉帝的法旨后,将之收到案上,然后吩咐,道:“来人,准备行刑。”

    “喏。”

    天庭天将听令,把敖烈绑到斩仙台的铜柱上。

    “我,”

    敖烈被绑到柱子上,刀斧在眼前,雷霆在侧,死亡的气息前所未有的逼近,感到大恐怖,真正的恐怖。

    敖烈说不出话来,灵台之中,负面情绪大盛,对死亡的恐惧,对世界的憎恨,对自家父亲无故发疯的痛恨,等等等等,又让魔种滋养,发出满意地无声笑声。

    “敖烈,”

    雷震子坐在华盖下,七彩光晕落下,弥漫着光彩,遮住他的面容,他盯着敖烈,上下打量,念头起伏,在他的记忆中,敖闰不错,但向来循规蹈矩,真没有想到,这次魄力不小,居然昂自己的三子经历生死间大恐怖,然后悲喜交集,死中得活,得悟佛门真意,明了自己佛缘。

    这个路子可不好走,要是眼前的敖烈没有慧根,或者因此恨上了自家父亲和龙宫,那可得不偿失了。

    雷震子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他自案上拿起大令,叮当一下,掷在地上,发出冷音,层层晕晕的光扩散,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我不想死。”

    敖烈嗅到死亡的气息,心中的恐惧积蓄到极点,同样的,心中的愤恨也猛烈增长,让魔影在神魂中急剧上升,几乎盖过所有。

    “行刑。”

    天兵天将可不管敖烈的心情变化,他们听到命令后,按住敖烈,就要来一套刀削斧劈,雷击火烧,除非小白龙拥有孙悟空那般本事再加上气运护佑,不然的话,这一番动作下来,必死无疑。

    “我命休矣。”

    小白龙敖烈内心大叫一声,闭上眼睛,身子都在颤抖,这一刻,时间仿佛变得格外缓慢,他想到自己的一生,从第一次入道,到第一次得到宝贝,到第一次战胜对手,等等等等,部出现在眼前,历历在目。

    只是用一种极为独特的视角在翻开,不像单纯的回忆,在点点滴滴中,领悟出以往根本没有的美好,眷恋,或者其他,部化为梦幻泡影。

    原本不知道何时读过的一本佛经上的文字突然从心底流淌出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刹那间,神魂之中,梵音佛唱大盛。

    在同时,自天穹上,落下一叶莲花,倏尔金灿灿的光明升腾,化为莲座,观世音显出形体,背后佛理交织成金轮,手持羊脂玉净瓶,喝道:“刀下留人。”

    “菩萨来了。”

    雷震子见观世音菩萨降临,大袖一展,自高台上起身,他整理了下衣冠,然后迎上去,问道:“菩萨所为何来?”

    雷震子出身于玄门正宗,在封神中表现出色,立下功德,修为突飞猛进,在天庭中积累资粮,他对佛门不算亲近,但也不会仇视。

    实际上,现在玄门在天庭上的弟子门人,大多数这般主张。

    那种和佛门格格不入的,或者作风格外强硬的,也不愿意在天庭。

    观世音菩萨当然认识雷震子,不过她入佛门,显化为菩萨相后,在道门中的所有因果部斩断,两个按照新身份往来。

    观世音跌坐莲座,丹唇轻启,开口道:“这西海小白龙犯了何等罪过,居然要推到斩仙台斩首?”

    “忤逆。”

    雷震子言简意赅,说了几句。

    “原来这般。”

    观世音菩萨岂能不知道西海龙王敖闰的打算,他发动之前就是和这位菩萨说好的,不过戏份要做套,而且观世音看向敖烈,发现其蕴含的佛意,暗自点头。

    这西海三太子,真的有慧根。

    “小白龙也是无心之失,虽然龙王严于律己,可死刑太重了。”

    观世音玉手一挥,佛光落下,在敖烈身上一转,旋即隐去,眸光转了转,才开口道:“你等暂且停刑,待我前往凌霄宝殿,见一见玉帝,给他求个情。”

    “多谢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敖烈死中得活,喜上眉梢,他虽被缚在铜柱上,没法行礼,但言语恳切,发自内心,道:“小龙以后甘心犬马,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观世音点点头,脚下莲座升起,翩然离开斩仙台,前往凌霄宝殿。

    “菩萨,”

    玉帝坐在高台上,见观世音进来,开口说话。

    “见过陛下。”

    观世音菩萨行礼后,跌坐莲座,梵音佛唱凝成经文,字字赤金,垂落浮香,沁人法衣,她开门见山,道:“贫僧此来,是想跟陛下求一个情。”

    “哦。”

    玉帝拿起玉如意,静静听。

    “关于西海三太子小白龙敖烈之事。”

    观世音菩萨玉音清脆,在殿中回响。

    勾陈帝君同样在殿中,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看向观世音菩萨和西海龙王等人,心中早就有数,果不其然,西游中最后一个位置还是给了龙宫。

    佛门这么做,能够拉拢龙宫,而龙宫这么做,也接下佛门的橄榄枝,合则两利。

    “只希望你们不要翻了船。”

    勾陈帝君看到殿中其乐融融,大局已定,冷笑不止,他身为天庭帝君,都已经感应到,随纪元到来,天地间的因果越来越紊乱不堪,天机混沌一片,让人难以看得清楚,越往后,会越混乱。

    虽然佛门,一部分玄门正宗,龙宫,等等等等,早定下西游大局,但在这样天地未见的大变局下会不会出现意外,谁都说不清,看不明白。

    真要出了,就有笑话看了。

    不一会,观世音菩萨离开凌霄宝殿,回转斩仙台,带着玉帝新法旨,救下敖烈,然后佛光一起,出了天庭,来到地仙界。

    蛇盘山,鹰愁涧。

    崇山峻岭,深涧无人。

    大日照空谷,映日别样红。

    时不时,风吹水起,鸥鹭相望,旋即不见踪影。

    观世音菩萨端坐莲座,背后金轮密布佛理,璀璨生辉,庄严不可逼视,对小白龙,道:“你且待在此地,不可离开,静候东来取经之人。这段时间,不许擅自离开,不许为非作歹。”

    “遵菩萨法旨。”

    小白龙还是在斩仙台受了刑,虽然没有要命,但也颇重,他显出真形,盘踞在鹰愁涧水里,自龙口中发言:“小龙一定本本分分等他取经人。”

    “以后功成,不但可洗刷身上的罪,还可得享正果,不同凡龙。”

    观世音菩萨说完,莲座一起,向地仙界的东土大唐去了。

    算一算时间,取经人已经轮回好几世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