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观世音长安寻唐僧 三宝清谈论鲲鹏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14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盛华降落远古

    观世音菩萨来到东土大唐,跌坐莲座,立在半空中,祥光瑞气如云,自成华盖,遮蔽四下,她抬眼看去,正见下面人道气运滚滚,烈火烹油,花团锦簇。

    再仔细看,城郭宏大,百姓如织。

    红尘之气,弥漫左右。

    大唐盛世,可见一斑。

    “地仙界的王朝,”

    观世音菩萨隐在半空中,人所难见,背后木叉手持木盒,静静服侍,她看向下面的王朝,美眸之中,若有所思。

    当年之时,天地人三界初分。

    再然后,经过演化,才有诸天万界。

    可地仙界作为根基,大有不同,在不少界空中都有投影。

    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地仙界中的世俗王朝,会自其它界空中部一一出现,而限于时空原因,或早或晚。

    地仙界,作为能够承载金仙甚至圣人降临的地方,秘密不小。

    “看一看取经人。”

    观世音菩萨想了想,落下云头,和木叉两个人化作普通人,敲响金蝉子转世之身所在的家族的大门。

    洗宝万妖池,东北隅。

    李元丰身披角风青神甲,背负裂仙斧,头上峥嵘如鹿角,枝枝丫丫的,风来缠绕,他循着两件神兵利刃的牵引,

    森剑如山,垂气成湖。

    冷峭的杀伐之气横冲直闯,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余晕散开,向四面八方去。

    所到之处,都会有刀剑风暴。

    轰隆隆,

    似乎感应到李元丰的到来,杀伐之音大盛,仿佛在警告,让李元丰不能够越雷池半步。

    “在这里啊。”

    李元丰负手而立,身上的角风青神甲抖动,他眸子一开,看向深处,隐隐见到人影寥寥,哼了一声。

    果然不愧是在洗宝万妖池,经年下来,已成了真正法宝的世界,规则都和外面不一样,神兵利刃,法宝,等等等等,在其中,容易生出灵智。

    眼前和角风青神甲与裂仙斧有关之物就已生出灵智,面对自己来收取它们,自然不会甘心,要反抗。

    “反抗的了?”

    李元丰眸子炯炯,他鬼车真身已经晋升到宇空境,接下来面对的恐怕就是妖圣天仙般的人物,自己手中的角风青神甲和裂仙斧明显跟不上,正需要在洗宝万妖池中寻到剩下的,组合成真正的神兵利刃,然后随自己征战。

    这一回,势在必得。

    有此念头,李元丰毫不犹豫,直接进入其中,背后鬼车头颅伸出,所到之处,凡是剑气影刃,或者其他,碰到的,部被腐蚀。

    宇空境的鬼车真身,强横非常,根本不需要什么闪避,即使有漏网之鱼般的剑气影刃,打在身上,也丝毫掀不起风浪。

    不多时,李元丰已经来到深处,见一高楼拔地而起,何止千丈,上可摘星辰,在最上面的一截,隐在云霄里,万万千千的玄黑之气垂落下来,纵横交错,凝成千姿百态的符文,倏大倏小,都有风的形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站在楼下听的话,都是风声,可完不一样。

    眼前,似乎风的国度。

    “这样最好。”

    李元丰见之,不惊反喜,此蕴含风之真谛,就好像自己得到的相柳残破的妖天中蕴含的毒之道,腐朽之路一样,应该继承飞廉之道,拿到身后,角风青神甲和裂仙斧肯定能够发生蜕变,完威胁到同层次的妖圣天仙。

    随李元丰到来,风之楼上,气机若帷帐般展开,露出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金容玉姿,额有横纹,女的高挑纤美,黑裙罩身,眉宇有煞气。

    两个人不是真人,而是灵体。

    在他们俩出现的刹那,李元丰身上的角风青神甲,还有背负的裂仙斧同时发出轻鸣,与之共振,很显然,他们就是李元丰此行的目标。

    在李元丰找到风楼上的男女的时候,在洗宝万妖池的最深处,大片大片的虚空,冷寂非常,飘渺金芒乍现,摇摇摆摆。

    稍一落下,空灵无音。

    整个空间,森淼幽远,不见日月。

    在此时,突兀有千叶莲台浮现,上面托举出一个中年道人,头戴鱼尾冠,身披山河仙衣,手持拂尘,看上去仙风道骨,身后有图卷展开,展入到不可名状的时空里,混沌一片。

    他手按拂尘,目光透过时空折叠,落在风楼上,特别在李元丰身上转了转,其腰间佩戴的令牌,花纹鲜明。

    正西面,虹桥延伸下来,周匝郁郁星晕,展开来回,在上面,有一女子,银发垂腰,眸子灰白,素色裙裾,扶摇带风。

    最后出现的是个少年人,身姿挺拔,笔直如剑,面上没有眉毛,薄薄的嘴唇抿起,看上去就是寡恩刻薄。

    少年人出现后,并没有入座,而是站的笔直,眸子中有过,杀机森然,同样看向风楼方向,声音中有着嘲讽,道:“难道喊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外面可恨的修士光明正大地来欺负我们自己人?”

    少年人杀机越来越盛,几乎凝成实质,空间中,响起连绵的剑啸,自莽古中起,横绝上古中古,悠悠不绝,他盯着李元丰腰间的令牌,上面的花纹隐有鱼鸟之相,道:“要不是有所约束,我现在就出面,让他好看!”

    中年道人端坐在千叶莲花宝座上,背后的画卷变化,他开口说话,声音朗朗,道:“你也不必对修士如此痛恨排斥,说到底,仙也罢,佛也罢,妖也罢,巫也罢,我们法宝也罢,现在都是求道之人,大道在上。”

    中年道人不紧不慢说话,声音清朗,但毫无感情。

    “莫非你真有想法?”

    少年人转过身,面上无眉,更显凶悍。

    “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暂时和修士合作?”

    场中的少女说话了,她捋了捋银发,蓦然一笑,若百花盛开,冲开本身的冷冽,道:“修士能够驭使法宝,为他们的成道之路披荆斩棘,作为脱离世间的舟马车船,我们为什么不能够将修士视作超脱的桥梁?”

    少年人看了两人一眼,开口道:“你们两个人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有两点。”

    少女眸光变得幽深,道:“其一,我们的宝界已经达到一个瓶颈,再按以前的路线,难以突破。”

    少年人点点头,他同样发现此问题,法宝的晋升和修士不一样,别具一格。

    “其二,”

    少女声音变得低低的,微不可闻,道:“根据文阳的观察,妖师鲲鹏有归来的迹象。”

    “鲲鹏,”

    听到这两个字,少年人猛地抬起头,眼中光芒大盛,道:“他果然还在。”

    “我知道了。”

    少年人背着手,踱着步子,道:“以对方的性格,真要归来,看到我们这个样子,肯定不会罢休。我们要争取在鲲鹏归来前,超脱出去。”

    少年人转变很快,再次目光投在李元丰身上,问两位同伴,道:“这个人能够帮到我们?”

    “不要小觑在这个纪元中晋升妖圣的人物。”

    中年道人扶了扶鱼尾冠,没有多说。

    “那我就看看他的本领吧。”

    少年人找到宝座,自顾自坐下来。

    李元丰灵台之中,魔主真意端坐,感应到冥冥之中的窥视,但他并不在意,而是看向风楼,声音不大,正好让两人听到,道:“下来受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