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零章 水不润下灾异降 九荒妖圣早登台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81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李元丰抬起头,就见星光自上而下,渐渐而入,落在水中,和波光一映,倒影出亿万冷辉,森然若剑气,呼啸清越。

    再然后,霹雳一响,雷霆发出,下击生电,枝枝丫丫的,上面隐约盘着雷兽,唇如丹,目如镜,毛角长三尺余,状如六畜,头似猕猴,桀桀怪叫不休。

    不计其数的簇拥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只是眸子睁开,就让人头皮发麻。

    雷霆世界,电闪雷鸣。

    李元丰念头一起,背后的鬼车头颅探出来,上下左右打量,这样的手段,已经超乎一般的妖圣天仙之上,隐隐有更高层次的玄妙。

    “是洗宝万妖池中作威作福的老古董们出手了?”

    李元丰心中冷笑,他眉宇间阴鸷一片,杀机大盛,没有多余的话,长身而起,手中裂仙斧一动,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斩出,劈向半空中雷霆的枝枝丫丫,那个地方,就好像是树冠一般,让面目可憎的雷兽栖息。

    要一斧劈了,连兽带窝,端了!

    现在的裂仙斧可不同于以往的裂仙斧,在刚刚吞噬掉生出灵智的裂仙后,已发生蜕变,斧头之上,交错风之轻语,速度之快,已涉及到时间,只是一下,就斩到跟前,比以前的速度何止快了十几倍。

    更何况,此裂仙斧还是掌握在李元丰手中,以宇空境的鬼车真身驾驭,力量强大,让其杀伤力暴涨,不可争锋。

    这样的杀伤力,可不是方才裂仙一个神兵利刃的器灵发挥出的威能能够比拟的。

    咔嚓,

    只听一声响,恍若实质般的雷霆松冠在霸道的一斧头下灰飞烟灭,连同上面寄生的各种各样的雷兽,统统一只不剩。

    在那个地方,甚至形成风之漩涡,青色一片,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回旋不定。

    斧头之威,就是这般恐怖。

    李元丰看在眼中,动作不停,使出法天象地之术,身化万丈,手中的裂仙斧同样变得庞大无匹,他手持斧头,奋勇上前。

    斧头落下,交错成树冠般的雷霆就被砍下一枝子,上面寄生的雷兽纷纷灭亡,化为泡影。

    这个局面,就好像山中的樵夫拎着斧头上山砍树一样,只是这个放大了无数倍,而且还是砍伐雷霆。

    李元丰拎着斧头砍伐,拆下雷霆,编织梯子,步步向上,须臾后,似乎踏出雷霆世界,可在此时,天倏尔变暗,灾难再降,恒寒、恒阴、雪霜、冰雹、鱼孽、蝗蝻、豕祸、龙蛇之孽、马异、人痾、疾疫、鼓妖、陨石、水潦、水变、黑眚、黑祥,等等等等,连绵不绝。

    灾难临世,万万千千,可洞彻其中,则根源在于水逆而行。

    水曰:润下。

    水不润下,则为咎徵,自然衍生灾难。

    违背常理,近乎妖。

    就是这个道理。

    “谁不润下,阴阳颠倒。”

    李元丰看向各种灾祸,若有所思,有的人观水,能够看到利万物而不争,有的人观水,能够见到五行之一,现在在自己眼前的,则是水不润下,灾祸连绵。

    这样的力量,起于水,而超乎于水。

    和刚才的雷霆相比,更阴损,更防不胜防。

    “咄。”

    李元丰身子再起,鬼车真身周匝浮现出妖天投影,最外面,圈圈晕晕的晕轮里,青黑一片,毒气翻滚,蕴含着腐蚀的味道。

    面对这样的灾祸,躲不过,只有硬闯。

    到了妖圣层次,即可用规则对规则,分个高低上下。

    “不可小觑。”

    李元丰用自己现在最为擅长的毒之道和对方的水不润下阴阳颠倒之道碰撞,立刻就感受到沉甸甸的压力,还是那一句话,在规则上,并没有太大的高低上下之分,但很显然,两个人在对各自道理规则上的感悟有所差距,李元丰比不上对方。

    不多时,水润不下的道理甚至突破了李元丰布置的妖天投影,接近鬼车真身,在这一刻,鬼车真身中的血液流向,天妖力的流向,等等等等,部受到干扰,发生逆行。

    “镇压。”

    李元丰马上运转法门,鬼车真身中血肉筋骨排列组合,恢复正常,对于走力道之路的天妖来讲,任何地方都比不上自己的妖身中主场优势最为明显,入侵进来的规则之力在外面能够无所不能,但在妖身中却可被镇压切割。

    当然了,这么做是有风险的,放敌入内,要是本身不够强势,那就等于引狼入室,后果不堪想象。

    幸好的是,自四面八方传来的水润不下而产生的灾祸的规则之力先经过李元丰妖天中投影的毒之腐蚀之力的削弱,再加上鬼车真身这般洪荒异兽的力量,有惊无险。

    叮当,

    好一会,不知多久,虚空之上,浮现出一个宝壶,玄色上口,身离黑纹,蔚然天成,然后滴溜溜一转,壶口下垂,将所有的灾祸一吞而收,化为一缕水光,投入壶中。

    灾祸一去,景象立改。

    澄江万里,汪洋一片。

    大日东升,云烟四下弥漫,自成楼台宝阁,轩甍精致,松竹交匝其中,下自成阴,绿意盎然,凉风阵阵。

    三个人在其中,或坐或立,各有风采。

    “他们就是这洗宝万妖池中真正的老古董,”

    李元丰扫了一眼,魔主真意展开,感应到三个人身上引而不发的宏大力量,只看力量,似乎不见边际,覆盖所有,给人天地般的压力。

    “洗宝万妖池中的三位只看力量的话,几乎已到天仙顶峰,甚至不落金仙,”

    李元丰垂下眼睑,念头起伏,但这般法宝器灵,缺陷很大,不然的话,也不会一心一意寻求超脱,要摆脱器灵之身。

    “九荒妖圣李元丰,”

    坐在最中央的道人文阳道人一摆手中拂尘,烟云带雨,笑脸相迎,道:“能够在这一纪元中趁运崛起的,果然了得。”

    场中的女子浑灏纤纤玉手把玩着一个玉壶,自壶口冒出水云,却颠倒阴阳,自生灾祸,她没有说话,很显然,刚才出手试探李元丰的就是她了。

    “比不上三位在此地称王称霸。”

    李元丰施施然坐下,对上三人,半点不虚,从从容容,开口道:“不知道三位唤我来,有何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三个人找上自己必然有事。

    自己可没有空和他们打太极拳,浪费时间,开门见山最好。

    文阳道人没有意外,或许因为天生血脉的影响,妖圣行事向来比玄门天仙干脆直率的多,他们没有太多条条框框,直截了当地谈论利益,成则继续,不行一拍两散,于是文阳道人也没有故弄玄虚,他座下千叶莲台转动,答道:“我们找九荒妖圣过来,是为合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