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冰山击水三千里 霜色凝空杀机起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8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地球穿越时代武炼巅峰

    再十日。

    正值云销雨霁,风收水散,天穹之上,澄明如碧,铅华尽去,空空灵灵,余光照在山间,翠竹山松上缀着尚未散去的雨色,郁郁青青。

    三五只仙鹤从容地剔着翎毛,时不时发出轻鸣。

    玄夜司司主京同文站在亭中,手按宝刀,眸光若琥珀,不染杂色,

    长腿如鹤的侍女披着纱裙,玉足踏枝头,翩然若舞动,由远而近,来到跟前,小声道:“主人,中乐明天洞的李洞主已经准备出发了。”

    京同文点点头,刚要说话,正在这个时候,只听中乐明天洞方向,传来一声极为悠远的钟声,继而团团簇簇的星火冒出,往上一胜,凝成凤凰之相,雍容华贵,照耀四下,极为耀眼,再然后,一辆云车出现,大有十几丈。

    云车上,华盖高举,在其下,端坐一人,身材高大,面容阴鸷,身上法衣,腰悬宝带,整个人有一种威猛霸道。

    在后面,童子持宝盒,玉女奉香灯。

    只看排场,当然不小。

    “李元丰,”

    京同文手握宝刀,抬头看去,神情严厉,这一行,对方是死是活,就看他的运气如何了,和自己无关。

    “不过,”

    京同文不引人注目地皱了皱眉头,他看向李元丰,总觉得不对。

    恰在此时,对方若有所觉,目光投过来,和京同文的目光一碰,再分开,刹那间,京同文灵台中,有闪电劈开阴霾,飒然一清。

    京同文蓦然发现自己为何觉得古怪,因为出得中乐明天洞的李元丰排场不小,但自身的力量内敛,完不像当日和人争锋的霸道的妖圣姿态。

    乍一看,只不过是个妖王。

    更为准确的说,要不是自己知道李元丰真正的战斗力,只凭感应的话,真认为对方就是一个妖王。

    很显然,对方特意佩戴了法器,遮掩气机。

    京同文目光缩了缩,有点纳闷,像是妖师宫的人出门在外,很少会故意掩饰实力,也不屑掩饰力量,更何况作为一代妖圣,更不必如此。

    那么对方这么做,究竟意欲何为?

    京同文想到自己根本没有告知灌江口的那个三只眼李元丰真正的实力,就是想阴对方一下,而现在李元丰又如此配合,莫非是嗅到了什么苗头不成?

    不应该啊。

    京同文皱着眉头,目送云车消失,他虽然看不上灌江口的三只眼,但对方毕竟来历非凡,既然动手了,不可能毛毛糙糙,让人看出端倪。

    “莫名其妙。”

    京同文没有头绪,摇摇头,大袖一摆,扶着腰间宝刀,往回走,管他李元丰发现没有发现,反正看他样子是去宝同境,自己和灌江口三只眼之牵扯一刀两断,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宝辇上。

    华盖高举,烟云袅袅。

    四下有钟磬之音,非常清脆。

    李元丰稳稳端坐,同样收回目光,眸子中冷意不散。

    玄夜司的那个王管事虽然不差,但在李元丰魔主真意这样精通于人心念头的存在力摆弄下,根本没有太多的秘密可言。

    李元丰可以肯定,自己这次出门,应该就是引蛇出洞,而幕后的人,这个玄夜司司主京同文逃不了干系。

    “慢慢来,”

    李元丰垂下眼睑,挡住眸中的森然。

    路上无话,这一日,宝辇进入宝同境。

    展目看去,界天之中,仿佛正值冬去春来,冰皮初解,大江大河中,千姿百态的冰山冲刷下来,速度越来越快,声势惊人。

    时不时,后面的冰山追上前面的冰山,剧烈碰撞后,轰隆一声,冰渣子乱飞,并刀剑还有锋锐,刺破空气,甚至产生音爆。

    在大江大河上空中低飞的禽鸟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冰渣子击中,然后惨叫一声,鲜血飞溅。

    只是相对于冰山冰河来讲,这样的殷红看上去只剩下莹莹一点,像是雪地中盛开的朵朵腊梅花。

    “这个界天,”

    李元丰看到冷冽的霜风吹拂,冷冽非常,打在自己宝辇的周匝,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余音似是猿啼,凄厉刺耳:“是个斗法的好地方。”

    李元丰眸中浸染冷意,霜色一片,刚要继续前进,忽然间,冰河的水向两侧分开,自上游俯冲下来一个不下百丈的冰峰,在其上,莲花盛开,端坐一个人。身姿伟岸,头戴龙冠,身披龙袍,冕旒垂肩,有帝王之相。

    尚未出现的时候,寂静无声,可当对方乘冰山自上游下来,转瞬间,浩大的天仙气场散发出来,弥天极地,四下都是龙吟,风云环绕。

    层层叠叠的的庆云在最上面,澄明一片。

    龙族天仙的威势开,让这一片空间,都笼罩在龙威中。

    这样的威势,连中乐明天洞精心准备的宝辇都挡不住,李元丰身后的金童玉女瑟瑟发抖,华盖都举不稳了。

    李元丰自宝辇上起身,看向冰山上的龙君,挑了挑长眉,道:“清河龙君?”

    “正是本龙君。”

    清河龙君同样站起身来,龙吟之声,在四下愈发响亮,隐隐嗅到死亡的味道,扑面而来,他声音听上去平静,但杀意毫不掩饰,道:“九荒妖王,你真以为你大闹北海就能够毫发无损?”

    “你做下那样的事情,结局已定,必死无疑!”

    清河龙君声音不大,但有一种坚定,道:“只要你出了妖师宫,必死无疑!”

    “你知道我会来这里?”

    李元丰转动着念头,面无表情,道:“在这里此界天中等着我,要取我性命?”

    “不错。”

    清河龙君眸子中金芒跃动,泛着锋锐之色,道:“可惜的是,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想不到你清河龙君这般神通广大,妖师宫的高层都能够替你冒这么大的险。”

    李元丰说着话,背后的斧头闪耀着光彩。

    “还是你得罪的人太多了,”

    清河龙君上前一步,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得罪的人多了,”

    李元丰听到这一句,就明白过来,和妖师宫中那京同文沟通之人不会是眼前的清河龙君,而是其他人。

    “清河龙君。”

    “嗯?”

    清河龙君听到李元丰的这四个字,不知为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要记住一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李元丰说着话,身上的法器遮蔽之力掩去,宇空境天妖的力量冲霄而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