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七章 五行山下神仙难 携酒一壶见猴头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2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东土,五行山前。

    云林拢烟,松花满地。

    绿阴照鹤影,红瘦听猿啼。

    湖中烟波正当暖,扁舟一叶,垂钩撒网捉鱼虾,平和自然。

    土地披着蓑衣,怀抱酒葫芦,时不时喝一口,品着齿间酒香,摇头晃脑,开口道:“张兄,你看这天下间,还是默默无闻,平平凡凡的好。”

    土地酒上头来,声音不小,道:“你看山中的齐天大圣,以前何等威风,花果山聚妖,上抗天庭,后来蟠桃园闹事,大胆似行兜率宫。十万军中无敌手,九重天上有威名。可一朝遭劫,被如来佛祖镇压在山下,风吹日晒,吃铁丸,喝铜汁,苦不堪言。”

    土地抱酒葫芦,醉眼朦胧,道:“如何比得上我们,山清水秀,逍遥自在,兴来饮酒出扁舟,垂钓晚霞云悠悠。”

    “你个老儿真是喝醉酒了。”

    土地的话刚出口,还还等天将接话,同在舟上的山神已经笑出声来,道:“人家齐天大圣就是受了五百年的灾,但正如你讲,吃蟠桃,喝御酒,吞九转金丹,早已炼成长生仙体,不灭真身,只要劫难结束,往后大把日子可逍遥。”

    “可我们呢?”

    山神扶了扶头上的小竹冠,面露苦笑,道:“平时被天规约束,大事没有,小事不绝,忙忙碌碌,哪里有真的逍遥自在?再说了,我等小神寿命才多少?要不是沾了看守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光,蒙天庭和佛门大发慈悲,延长了寿命,我已经寿元将近,现在正孤苦伶仃地在自己的山洞中,数着时辰过日子。”

    山神的话语中透着苍凉,他抬起头,看向远方,湖中数点沙鸥,凫水而过,风浪起伏,隐有秋色,碧天清远。

    他看了半响,才咬牙道:“要是真有机会重来,我赵立绝不会贪一时安稳选择当山神,而会修真法,学神通,求个神通广大,希望长生不老。”

    山神的话落下,扁舟中一片寂静。

    只有钓竿上的鱼线摇摆,却没有鱼儿上钩。

    土地坐直身子,面上的醉酒之意已经一扫而空,他抱酒葫芦,一动不动。

    是啊,凡人只知神仙好,却不知道神仙也多烦恼。

    像他们这般天庭中的土地山神,只是不入品的小仙官,一身寿元和修为在天庭赐下的神箓宝印上,如果不能够积蓄足够的天功,待任职到期,就会被新人代替,然后自己就被送往阴间,轮回转世。

    轮回转世,下辈子是人是畜,是石头,是竹子,那真的不好说了。

    “还是得多攒一点东西。”

    土地想到这,抱紧酒葫芦,自己再努力努力,多搜刮一下,以后到了阴间,说不得能够贿赂个人,下辈子投个好胎。

    “你们啊,”

    张姓天将大笑一声,打破了舟中的沉寂,他站起身,道:“你们真是有眼不识真佛,空在这里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还不如抓住眼前。”

    “真佛,眼前?”

    山神对这个最热切,他立马起身,来到天将跟前,行了一礼,道:“张兄,请指教!”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天将踱着步子,用手一指五行山方向。

    “齐天大圣?”

    “不错,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张姓天将声音压得低低的,道:“那是真佛啊。”

    “可是,”

    山神赵立挺有心思的,他当然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不凡,是个十足十的粗大腿,只要抱紧了,以后会有大收获,可为什么他没那么做?

    原因很简单,赵立的寿元即使被延长,但依旧有限,而孙悟空被压在山下,谁知道多久才能够被放出来?大富贵,怕是自己等不及啊。

    张姓天将明白赵立的顾忌,都是熟人了,什么心思能够看不透?他看了看左右,声音还是很低,道:“在以前,真不好说,但前段日子不是观世音菩萨和木叉行者来了一趟五行山?我侍候的时候,听了一耳朵,齐天大圣孙悟空要入佛门,待五百年劫数满,就会被一取经人自山下救走。以齐天大圣的本领,还有观世音菩萨的照顾,以后在佛门取得果位,还不是轻而易举的?真佛啊。”

    “还有这样的事儿,”

    赵立一跳三尺高,瞪大眼睛,满是兴奋,道:“你怎么不早说?”

    “能够告诉你们就不错了。”

    张姓天将大摇大摆坐下,自顾自剥开一香菱,咬了一口,非常脆甜,道:“这样事关观世音菩萨和佛门的大事,说出来我是要担干系的。”

    “张兄大德。”

    赵立连忙给张姓天将行了一大礼,然后看向五行山方向,在那里,佛光升腾,在半空中凝成莲花之相,经文重重,他摩拳擦掌,道:“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伺候好山下那位猴大爷。”

    “我去找点好酒。”

    土地的目光也亮了起来,他表面的逍遥,何尝不是因为神道之路没有光明后的自我放养,现在真佛在跟前,有了希望后,蝇营狗苟就习以为常。

    土地知道山下的猴子好喝酒,所以和舟上的两人打了个招呼,再取出一个酒葫芦,然后手一招,引来一朵颤颤巍巍的祥云,然后坐了上去,去寻好酒。

    “咦,”

    赵立则亲自动手,捉了几只野味,准备烧一盘子好菜,可刚动手,就听到出去不久的土地已经回来了,他头没有抬,不由得奇道:“你怎么这么快?”

    赵立没有注意到,土地正哭丧着脸,身子几乎要抖成筛子,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断断续续,道:“不,不,不用了。”

    赵立听到这仿佛被冰窖浸染的颤音,他猛然抬起头,才发现,在土地的身后,站着一个人,头戴高冠,身披法衣,上绣万妖升天图,面容阴鸷,背后惨绿一片,似乎几个头颅挤在一起,森然欲噬人。

    只是静静而立,就给人一种霸道强势的感觉。

    即使自身修为不高,但自己神灵的六感却告诉赵立,眼前的这个人是个绝世大妖,伸个指头都能够碾死自己的那一种。

    来人自然是李元丰,他看了赵立一眼,眸光一动,魔主真意能够感应到,眼前这个弱小的山神心思倒是非常复杂,各种欲交织。

    李元丰笑了笑,道:“我有好酒,你们准备好饭菜,等会我要去找山下的猴子喝一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