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八章 当年大圣早已去 只剩西天取经人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513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山中,小路上。

    青碧碧的竹林映照,投下一片黛绿,嶙峋的石色下,小草丛生,绿意惹人。不怕人的小鹿探出脑袋,睁大乌溜溜的眼睛,发出呦呦的叫声。

    土地拎着酒葫芦,山神挑着扁担,前后都是饭盒,他微微躬身,小心翼翼,非常专注,走得很稳,不敢有任何摇摆。

    两个神灵,跟世俗酒楼送菜的小厮一样,认认真真。

    李元丰大袖摇摆,走在最前面,魔主真意下,两个人在他面前没有秘密,他感应到两个人对自己的惊惧,害怕,以及其他,丝丝缕缕,恍若实质。

    “天庭敕封的小神们,”

    李元丰眸子幽幽,念头转动,在地仙界,不计其数的山神和土地是天庭的眼线,甚至有和世俗接洽的责任义务,和居委会差不多,杂七乱八和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多,偏偏上升空间有限,不少见惯世俗和天庭的光明阴暗,有委屈,有不甘,有想法。

    而在同时,这样的小毛神们,通常被天地间的势力忽略,因为他们没有潜力。

    可以讲,绝大多数土地山神是天庭神仙中的最底层。

    “倒是个口子。”

    李元丰不停思考,自己的心魔一道重在人心,压抑的越狠,爆发后就会越激烈,或许自己可以想一想办法。

    路上无话,不多时,见到齐天大圣孙悟空,他被压于石匣之中,口能言,身不能动,头上乱糟糟的,顶着一颗小松树,枝枝丫丫,绿云幽幽。

    仔细看去,孙悟空身上弥漫着难言的佛光,六字真言诵读,字字蕴含伟力。

    和上一次李元丰前往人间界前来此见面相比,现在的孙悟空,少了三分桀骜,多了三分佛辉,身上的气机沉淀,恶贯尽去,善意上升,只待蛰伏,随时冲天。

    这猴头不愧是纪元所钟的纪元之子,在被镇压的五百年里,妖性渐去,佛理升腾,已经不像肆无忌惮的大妖,反而像仙佛之人。

    五百年的镇压,给天庭一个交代,在此期间,孙悟空遇劫而变,脱胎换骨。

    佛门当年的一退,深意满满。

    就是不知道,真让孙悟空选的话,他是喜欢当一个呼啸山林的大妖,还是愿意参悟三乘佛法,极乐慈悲?

    孙悟空听到声响,睁开眼,火眼金睛一动,就看到李元丰,他雷公脸上露出笑容,叫了声,“二哥。”

    李元丰让山神土地把酒菜摆好,荤素十六样,色香味俱,酒葫芦塞子拔开,酒香氤氲,然后袖子一摆,坐到孙悟空对面,笑道:“按照上次见面来讲,在地仙界,一晃快五百年了。”

    李元丰打发山神土地离开,自己拿起酒葫芦,给孙悟空斟酒,道:“咱们兄弟见面不容易,喝一杯。”

    孙悟空一口喝干净,火眼金睛都放光,问道:“你从哪里弄来的酒?比天庭的御酒都要好喝了。”

    “从妖师宫中特意取来的,”

    李元丰晃着酒葫芦,妖师宫的藏酒真的不一般,要是让寻常修士喝了,修为大涨,福寿延年,可落在李元丰和孙悟空的口中,最多赞一声口感不错。

    “上次你说有事要办,得待四五百年才来看我。”

    孙悟空伸着猴头,头上的小松树摇摇摆摆,翠色如珠帘,他开口道:“算一算时间,正好。”

    “四五百年,过得真快。”

    李元丰再给猴子倒上一杯,青铜酒盏中,其灿若金,完美无瑕,道:“这一杯,祝贺你齐天大圣孙悟空即将劫难出山。”

    孙悟空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看向孙悟空,目有疑色,道:“你消息很灵通啊。”

    “可不是消息灵通。”

    李元丰坐直身子,听着山中传来的竹音松声,用轻松的语气道:“只是你孙大圣与众不同,不知道天上地下有多少人在关注着你,五百年啊,很多人等这一刻等很久了。”

    西游路上,怎么可能没有孙猴子挥舞金箍棒斗妖怪妖精?

    “俺老孙是与众不同。”

    尖嘴猴腮的孙猴子最喜欢听人捧,他可不会深琢磨李元丰的深意,只听到与众不同四个字,就乐得抓耳挠腮,高兴的很。

    “脱困后准备干什么?”

    李元丰伸出筷子,夹少许鸡丝,蘸着酱油吃了几口,似乎漫不经心地问道:“打算不打算回花果山当你的美猴王?花果山的猴子猴孙们可是很想你。”

    “花果山,”

    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中浮现出回忆之色,不过他马上想到一事,摇摇头,道:“俺老孙答应了菩萨,得陪什么取经人去西天取经,恐怕暂时没法回山当美猴王了。”

    孙悟空言出必行,答应的事情,肯定要做到。

    “取经,”

    李元丰也没有指望自己一句话就能够让孙悟空改变,他喝了口酒,道:“既然这样,你也得抽空回山看一看,给花果山的猴子猴孙们报一声平安。”

    “五百年啊,岁月催人老。”

    “你有的熟悉的,或许都垂垂老矣。”

    “说不得,就是最后一面。”

    孙悟空没有那么多愁善感,但听到李元丰的这一番话,还是心有触动,点点头,答应道:“是得回去一趟,看一看。”

    清风徐徐,阴翳片片。

    鹤影共天上光,山前酒凝香。

    两个当年在花果山结义的大妖,喝酒,吃菜,聊天。

    “二哥,”

    孙悟空喝得满面红光,身上的猴毛都卷起来,金灿灿一片,道:“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我啊,”

    李元丰目光眯了眯,后面的惨绿色更浓,深不见底,他看向醉醺醺的孙悟空,想到以后的事儿,道:“我先去长安逛一逛,随后一段时间就会待在西牛贺洲。”

    李元丰摩挲着酒樽上的花纹,冰冷沉凝,忽然笑道:“你以后真要取经的话,会经过西牛贺洲,到时候咱们兄弟见面的机会要比现在多得多。”

    当然,李元丰没有说完整,那个时候,孙悟空已是佛门中斩妖除魔的孙行者,而自己则是要有所作为的大妖魔,或许会和孙悟空与牛魔王一家反目成仇一样,自己还得和猴子以及其背后的人交一下手。

    孙悟空不知道其中的曲折,大笑道:“那到时候路过你的地盘,你再请俺喝酒。”

    “肯定的。”

    李元丰和孙悟空碰了碰,仰脖喝下,把酒盏顿在地上,发出一声清音,道:“到时候,你二哥我请你,还有你师傅师弟们一起上山喝酒。”

    “什么师弟?”

    孙悟空醉眼迷离,他知道取经人会是自己的师傅,可师弟们是什么鬼?

    “哈哈,”

    孙悟空想到高老庄的猪八戒,还有流沙河的沙僧,鹰愁涧的小白龙,笑出声来,其他的不好说,但由于自己的插手,在天庭的时候,孙悟空和猪八戒也是很熟,在一起喝了不少酒,等再见面,不知道孙悟空会不会认出大变样的猪八戒,经典的猪八戒背媳妇会不会还会上演?

    “最不喜欢你吞吞吐吐,说话说个半截,忒不痛快。”

    孙悟空见李元丰不说师弟的事儿,埋怨了一句,不过他没有再问,继续喝酒。

    “好了。”

    李元丰和孙悟空聊了好一会,天南海北,说了个痛快,待酒喝光,菜吃完,然后再打了个招呼,起身离开。

    在离开的时候,李元丰路过山神土地身前,用手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一缕心魔之力悄无声息潜入进去。

    李元丰离开五行山,没走几步,被人拦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