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三章 劫数岂有天注定 鬼车算卦问吉凶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77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水晶宫中。

    垂香烟冷,云霞翩翩。

    壶中花色正好,稀稀疏疏,精致别雅。

    泾河龙王听到冒冒失失闯进来的巡水夜叉的话,他不动声色看了李元丰一眼,见这位大人物不言不语,才面向夜叉,斥责道:“莽莽撞撞的,成何体统?”

    巡水夜叉满头雾水,傻乎乎的。

    泾河水府只是个小水府,规矩并不严,何况自己可是眼前龙王的小舅子,从来都是进门不敲门的,今天这老龙发什么神经?

    泾河龙王又咳嗽一声,手中拂尘一摆,打了下巡水夜叉,道:“有什么祸事,赶紧说!”

    “哦,哦。”

    巡水夜叉来不及多想,组织语言,道:“臣巡水去到河边,只听得两个渔樵攀话。相别时,言语甚是利害。那渔翁说:长安城里西门街上,有个卖卦先生,算得最准。他每日送他鲤鱼一尾,他就袖传一课,教他百下百着。”

    巡水夜叉说到这个,抬头看了一眼泾河龙王,顿了顿,才继续道:“若依此等算准,却不将水族尽情打了?何以壮观水府,何以跃浪翻波辅助大王威力?”

    巡水夜叉不忘记提醒泾河龙王自己的功劳,道:“臣想到这,心急如焚,片刻不敢多待,就赶来水晶宫,向大王禀告。”

    “有这样的事情?”

    泾河龙王听了,勃然大怒,这是要断他根子,不死不休啊,这个老龙大怒之下,都忘记了李元丰还在殿中,就要抽出宝剑,前往长安城,斩杀那个算卦的。

    “算卦的,”

    李元丰听到这,立刻想到西游记原著中的情节,算卦的人无疑是袁守诚,而泾河龙王这个倒霉鬼碰到袁守诚,也快要丧命了。

    “要去看一看。”

    李元丰眸子清幽,袁守诚能够知道玉帝旨降雨的旨意,看起来或神通不小,或背景不凡,正好让自己看一看底子。

    真不知道,自己亲身经历的西游,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

    “泾河龙王,”

    李元丰一开口,就有一种莫名之音,四下都变得冰冷起来,道:“你虽然不是真龙,但也是龙属,要去长安,肯定云从风起,声势不小,会惊扰了凡人,要是让土地见了,参你一本上天庭,你泾河龙王的位子都坐不稳。”

    泾河龙王一听李元丰的话,似一桶冷水浇头,马上冷静下来,长安城中,可不只是有天庭的土地,灶王神,等等等等,各路神灵,甚至还有道门之人,超凡力量,不可轻易涉足凡间,天规在此,不容违背。

    “该怎么办?”

    泾河龙王转了一圈,有了主意,道:“我有变化之术,可收了神通,变化为一秀士,前往长安城,看一看究竟。要真有这么个惹人厌的算卦人,本王非得一剑砍了他的头。”

    “还算聪明。”

    李元丰不动声色,大袖摆动,道:“我闲来无事,也去长安城走一走,看一看这一位神算无双的算卦先生。”

    泾河龙王心急火燎的,速度很快,他离开水晶宫,上了岸,身子一摇,化为一个白衣秀士,头戴逍遥一字巾,丰姿英伟,耸壑昂霄。

    李元丰则跟在后面,垂首低眉,敛去妖气,看上去像一个跟班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赶往长安城。

    刚到长安城西门大街上,李元丰就见到不少人挤在一块,团团簇簇的,在高谈阔论,每个人都眉飞色舞,说得非常兴奋。

    “算卦的果然在此。”

    泾河龙王微微用力,拨开身前之人,一马当先,来到场中。

    “袁守诚,”

    李元丰不着痕迹,抬头看向算卦之人,不由得暗自喝一声彩,两边罗列王维画,座上高悬鬼谷形,端溪砚,金烟墨,相衬着霜毫大笔,越发衬的袁守诚相貌稀奇,仪容秀丽,特别其顶门之上,清气袅袅,托举卦象,八卦六爻,来回变化,天地鬼神,尽在其中。

    其气纯正,仙光浩瀚,肯定玄门真传。

    泾河龙王修为不够,看不出袁守诚的虚实,他气呼呼而来,入座之后,目光如电,盯着袁守诚,一字一顿地道:“卜天上阴晴事如何?”

    袁守诚对泾河龙王的恶意视若不见,他摆弄了一下卦象,不紧不慢地道:“明日有雨。”

    “哈哈,”

    泾河龙王一笑,手一伸,拿出一折扇,啪的一下打开,扇着风,道:“先生何故如此吝啬言语,明日甚时下雨?雨有多少尺寸?都要说一说啊。”

    袁守诚人若明月照山林,姿态从容,答道:“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泾河龙王双目神光大盛,笑声更大,道:“先生真的是自信啊,说的如此精准。”

    说完后,泾河龙王笑容一敛,恢复冷静,声音变得冰冷,道:“不过我这个人认真,如是明日有雨,依你断的时辰数目,我送课金五十两奉谢。若无雨,或不按时辰数目,我与你实说,定要打坏你的门面,扯碎你的招牌,即时赶出长安,不许在此惑众!”

    疾言厉色,锋锐如剑。

    周围的人看到听到,都不由得退后几步,离得远远的,他们察言观色,看出泾河龙王来者不善,生怕惹了麻烦。

    袁守诚微微一笑,身子坐直,道:“要是不准,你且来找我即可,我袁守诚就在这里。”

    “好。”

    泾河龙王长身而起,左右一看,却没有发现李元丰的踪迹,他心里暗自高兴,这样的杀星自己走了才好,于是又冲袁守诚摇摇头,转身离开。

    “泾河龙王,”

    袁守诚待泾河龙王的身影消失不见,目中闪过一缕异色,喃喃自语,道:“身在劫中,气冲神智,以后会有血光之灾啊。”

    “知凶定吉,断死言生。开谈风雨迅,下笔鬼神惊。”

    李元丰不急不慢地从人群中走出,以他的修为,想要不让泾河龙王发现再简单不过,他自顾自来到座位上坐下,眼皮一抬,似笑非笑,道:“不知道这位神算先生能不能给我看一看吉凶?有没有血光之灾?”

    袁守诚听到话语,只觉得妖气扑面,凶煞遮目,眼前一片血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