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五章 推背图大势不改 魏征梦中斩老龙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12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已到傍晚。

    夕阳满湖,波光泛金。

    扁舟自水上行,美丽的少女们在舟上轻歌曼舞,衣香人影,欢歌笑语。

    声音传到亭前,荡在海棠花上,花色正好。

    袁天罡稳稳端坐,顶门上清气流转,若云霞掩映,森郁左右,他手中多了柄玉如意,上面星辰纹理摇曳,照出天机晦涩。

    袁守诚坐在对面,听到自家侄子的话,身子坐直,挺拔如松,他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九荒妖圣如此胆大妄为,岂能让其逍遥自在?”

    袁天罡如意一摆,金花垂落,晕光生彩,照亮四下,他摇摇头,道:“九荒自然残暴,可对方实实在在有妖圣之姿,对付这般人物,得天时地利人和,不然的话,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只能够让对方更疯狂。”

    “侄儿说的是。”

    袁守诚微微点点头,站起身来,站在漏窗之下,夕阳之光,亭外树色,清朗之风,飒飒而入,似隔未隔,古拙如诗,他出身于玄门,当然知道妖圣天仙层次的厉害,已经超乎之上,号称天地同寿。要不遇劫数,能够于天同休。

    “对了,”

    袁守诚又想到一事,开口问道:“最近很多年来,极少见到有妖圣在外行走,甚至我听说连北俱芦洲的妖圣们都闭门不出,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忌讳。这九荒妖圣这样大摇大摆的,难道有什么说法?”

    袁守诚踱着步子,语气疑惑。

    袁天罡却知道,其他妖圣闭门不出,极少在地仙界出现,是生怕卷入劫数中,万载修为一朝化为乌有,而九荒妖圣例外,是因为对方已经入劫,难以逃脱。

    只是此事关系很大,即使袁天罡深得宗门看重,也知道的不多,于是他只能含含糊糊地道:“九荒妖圣是这一纪元中得道,刚刚晋升,行事可能和其他妖圣不同。叔父要真再见到他,远远避开即可。”

    “只有这样了。”

    袁守诚叹息一声,他面对这般横行无忌的妖圣,没有办法。

    亭中安静下来。

    只剩连通亭阁的曲廊外,乔木修竹,竿竿纤纤,千百摇空,黛青欲滴。

    遥遥水色弥漫过来,洗去尘色,愈发明洁。

    袁守诚还有别的事情要忙,自己离开了,袁天罡则看了看左右,念头一起,自顶门之上,迸射出万万千千的文字,有的鸟形,有的兽状,有的似蝌蚪,有的四四方方像铜鼎,等等等等,组合在一起,凝成一本天书。

    天书流光溢彩,敛之深沉,封面之上,三个字赫然清晰,蕴含不可思议之妙:推背图。

    推背图一出,灵机升腾。

    冥冥之中的天机投入其中,如同棋盘般演算起来。

    叮咚,叮咚,叮咚,

    泉水般的声音响起,每一下,袁天罡的脸色都要变一变,很显然,即使是他天赋异禀,要用此宝来推演未来之变化,都非常吃力。

    不知多久,袁天罡才停下来,散去异象,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若白烟般,袅袅不散。

    “大势未改。”

    袁天罡作为玄门之中配合佛宗行事之人,有自己的任务在身,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让化身在大唐钦天监当差,红尘滚滚,对于修道人来讲,并不是什么好景象。

    “反正在大唐没事,其他的我不管。”

    袁天罡收了推背图,面上重新挂上轻轻松松的神情,他慢悠悠走出亭子,转过竹荫,杳然而去。

    长安城外,满山枫林,鲜艳如火,其中夹杂亭榭一二,曲水环石,树色倒影其中,红灿灿一片,如同燃烧起来一般。

    这样鲜亮的色彩,让本来因为经久失修后变得破败的亭榭都染上一层晕彩,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成为山中点睛的一笔。

    李元丰见过袁守诚后,就来到山中的一亭榭中,静静坐在里面,目中有沉思的光。

    他主动找上袁守诚,可不是要吓唬对方,抖一抖妖圣的威风,而是有自己的盘算。

    其一,确定一件事,道门真的在南瞻部洲根基深厚,像是在长安城中,有不少的炼气士,袁守诚就是其一。

    其二,还确定一件事,袁守诚的行为并没有佛门的影响,他和泾河龙王的互动,看上去自自然然,没有外力加入。

    如果真的有的话,或许真的是泾河龙王劫数到了,黑气满身。

    “这样最好。”

    李元丰坐在亭中,眺望远方,这样的局面下,自己辗转腾挪的空间最大,他相信,大势不可改,但小势绝对能够变动,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这个大势具体是什么。

    大势是指只要唐僧等人安安稳稳到西天取回经来就行?

    或者进一步缩小,不只取经,取经路上也有要求?

    再或者其他?

    只有更准确把握大势,明白佛宗道门关注点所在,才可以抽出所有力量在西游中进取,而尽可能减少佛宗道门的干涉,用最快的速度崛起天运提升。

    说到底,李元丰来到这里,是要在佛宗和道门遮天蔽日的覆盖下行事,就像是他以前在天庭当天官要熟悉天庭的规矩,知道什么天规必须遵守,不遵守,容易引起麻烦一样,要在西游中有一番作为,得知道西游中话事的佛宗道门甚至天庭的大佬们所划的线。

    最起码,现在的李元丰是不能够突破他们划的线的。

    要做的事情是找准线所在,然后在边缘疯狂试探,抓住机会变强。

    等真到一定程度,打开枷锁,跳出棋局,就是不一样的气象!

    希望这一天,不要太远!

    李元丰目光一转,看向长安城,西游剧情继续推动,正如书中所写的一样,泾河龙王碰到了猪队友,听从手下人的话,违了玉帝敕旨,改了时辰,克了点数,犯了天条。

    这被劫气上身,越发神志不清的老龙找到袁守诚想办法,然后托梦唐太宗。

    “泾河龙王托梦唐太宗?”

    李元丰冷笑一声,唐太宗所在的龙宫之中龙气升腾,万民信仰所在,再加上道门的布置,以泾河龙王的能耐可做不到托梦。

    在其中,应该是道门或者佛宗的人出手相助了。

    再接下来,没有自己的干预,剧情没有变,魏征接天庭金旨,梦中运转元神,要斩杀泾河龙王。

    “泾河龙王,”

    李元丰微微一笑,拭目以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