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零章 生死簿上改死生 鬼车被耍闹幽冥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212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李元丰神意所到,鬼车横空,八首攒在一起,惨绿阴森,如钩子般的利爪向前探出,能够洞穿金石,无所不能,径直向前,不可阻挡。

    鬼车纵横,横浸到崔判官的识海里,要强行改变其想法,让唐王今朝寿元就尽,生死簿上不可改字。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佛唱,突然间,卍字倏起,由小到大,扩至到冥冥之中,继而有八万四千般若波罗蜜花升腾,向上一起,化为云台,在其上,端坐一光明佛陀,身后十方诸天,紫罗华盖,无量众生,皆在其中,诵读经文。

    佛陀出现后,微微一笑,用手一点,佛芒升腾,在一个刹那,演化出空空之花,法性之花,无生之花,金刚之花,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佛印如世界,盛开演花开。

    众生之美好,皆在一花间。

    李元丰只是嗅到空空灵灵,灵灵性性之花香扑鼻,旋即身上恶念渐退,要沉浸到里面,精研佛之玄妙,不愿出来。

    “刹那花开,众生礼佛。”

    李元丰一声长啸,背后头颅发音,古怪难听,却正好驱散无所不在的佛意,道:“大光明金华宝象佛?”

    云台上的佛陀抬首,眉眼如玉,宝相庄严,声音中蕴含着龙象之吼,金刚之音,众生之意,道:“九荒妖圣,且住手来。”

    大光明金华宝象佛同样认出李元丰的来历,发音制止。

    实际上,李元丰新晋妖圣,在佛宗道门中的名声,要盖过妖师宫乃至于天地间不少的妖圣。

    原因细说起来,并不复杂。

    其一,李元丰崛起于北海,横行在北俱芦洲,然后上天庭,闹四海,一路高歌猛进,晋升妖圣,经历尚且不说,但加上寥寥时间,让其晋升之路染上传奇色彩。

    其二,在这个阶段,敢在地仙界大摇大摆的妖圣,只李元丰一个,独一无二的人,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李元丰微微眯起眼,背后十六道目光激射出来,遥遥看到,这位佛陀在幽冥中不知名的空间中,那是一个花的世界,色彩缤纷,现在隔空传力,和自己对峙。

    “本妖圣要是不愿意住手呢?”

    李元丰冷笑不止,他要试探真正大势所在,看一看自己能否突破到何等程度,眼前这个唐王的寿元问题,以前看原著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世俗中官场里暗箱操作不少,阴面同样如此,官僚之气,难以隔绝,崔判官徇私舞弊,私自替唐王续命,并不奇怪。

    但当置身其中,亲眼见到十大阎王的举动,只觉得迷雾重重,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既然如此,不碰一碰,岂能罢休?

    “且看你如何办,”

    李元丰鬼车之念在崔判官神意中盘旋,和这一位佛陀对峙,大光明金华宝象佛绝不弱,但肯定无法出手就压制自己,那么的话,崔判官对生死搏的更改就无法进行。

    可李元丰还是低估了佛宗的决心,以及幽冥中有的人的果决,似乎感应到李元丰横插一手的决心,森罗殿中,有一长得高峻的人抬起头,眸子幽幽,黑暗曼陀罗转动,他目光一动,投到此地,看了看。

    再然后,其人手一招,生死簿马上从崔判官手中飞起,略一盘旋,就到了秦广王手中,他展开一看,见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于是问:“陛下登基多少年了?”

    太宗道:“朕即位,今一十三年了。”

    阎王道:“陛下宽心勿虑,还有二十年阳寿。此一来已是对案明白,请返本还阳。”

    “多谢陛下主持公道”

    太宗闻言,面露喜色,躬身称谢。

    “我,”

    李元丰从头到尾见到这一幕,特别对方收回生死簿,直接更改的样子,鼻子都气歪了,对方的底线之低,超乎自己想象啊。

    收回生死簿的幽冥冥君似乎扫了李元丰一眼,淡淡的,没有出任何一眼,但目光中的嘲讽同样不动声色,让人生气。

    在同时,对面的大光明金华宝象佛同样微微一笑,手捏花开,众生诵经。

    “无耻之尤。”

    李元丰直接断喝出口,对方这一手,真把自己耍了一次,让人生气。

    “唯一能够确定的一事就是,这唐王续命二十年是有说法的。”

    李元丰确定这一点,可还是生气,要是普通人,遇到这般事情,有气也只能够吞下,忍气吞声嘛,可李元丰不一样,他是妖圣,有怒气,就发出来。

    咔嚓,咔嚓,咔嚓,

    李元丰直接爆发,身子一摇,鬼车真身已经撕裂重重叠叠的空间,降临到大光明金华宝象佛的所在,然后长啸一声,利爪携带无尽怒火降临。

    轰隆隆,

    力量所到,凡是阻挡他的佛国,佛土,等等等等,部在鬼车之力下被打爆,化为齑粉。

    干脆利索,一个不剩。

    “你,”

    大光明金华宝象佛没有想到李元丰暴戾如此,居然在幽冥中一发怒就敢主动动手,他最外围的佛国是好不容易建立下来,用来收拢他自幽冥中寻到的颇有佛根的鬼魂,现在被李元丰一击而毁,起码损失三百年的功夫。

    想到这个,即使以大光明金华宝象佛这样的佛陀也忍不住怒火,他诵读经文,开口道:“若善男子于彼善友不起恶念,既能成就正觉,心花发明,照十方刹。”

    话语落下,自大光明金华宝象佛顶门之上的肉髻上盛开一朵花,为心之花,凡是众生向往美好,皆生光明,照亮十方罗刹。

    心花起,非常纯粹,要直接在李元丰识海中盛开。

    “佛门之法,心花怒放。”

    李元丰看着盛开的佛花,让自己的魔主真意又是厌恶,却又有一种难言的阴阳勾连之意,不由得想到他碰到的那个在血海中的天魔,对方愿意冒风险修炼佛门之法,佛魔合一,不是没有道理的,其中蕴含的太极阴阳之意,真的珠联璧合,更上一层楼。

    佛的对面,就是魔了。

    “我倒是也可以趁着在西游中见到的佛门之人不少来窥视一下佛法真谛。”

    李元丰想着,面上却哈哈大笑,他背后第二首伸出,张口吐出一道鬼车剧毒,覆盖向大光明金华宝象佛所在,然后身子再起,遥遥一拳,打向幽冥森罗宝殿中执掌生死簿的哪一个冥君。

    愤怒,就释放。

    要打,就打得痛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