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一章 话不投机争锋起 李元丰打森罗殿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盛华降落远古

    李元丰在幽冥动手,毫无顾忌。鬼车利爪撕裂虚空,直接降临到森罗宝殿上空,初始之时,只是黑云层叠,幽深的妖光垂落下来,幽深不可测,须臾之后,则有不可思议的剧毒浮现,弥漫开来,似是大片大片落下,所到之处,连时空都染上剧毒,浮现出黑青。

    刹那间,四四方方,剧毒化界。

    空间,气机,甚至风,都化为黑青,只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噩梦连连。

    暴戾,蛮横,毁灭所有。

    遥遥一拳,难以阻挡!

    森罗宝殿中的冥君碧眸乌发,肌肤惨白,身披法衣,手持生死簿,本来见到李元丰悍然向大光明金华宝象佛出手,还在感慨这位九荒妖圣果然名不虚传,真的非常大胆,称得上肆无忌惮了。

    说出手就出手,毫无顾忌。

    这般行事,很有上古天妖的风格。

    可是很显然,九荒妖圣李元丰比他想象的更凶悍,居然在毁了大光明金华宝象佛的一方佛土后还不罢休,径直打向修罗宝殿。

    噼里啪啦,

    拳未到,毒先行,森罗宝殿上的檐角上的怪兽真的活了过来,呲牙咧嘴,只是面对鬼车之毒,隐隐有一种无力感。

    可幸好有檐上怪兽的阻挡,森罗殿中的阎君手一伸,自袖中取出一个六方镂空的筒子,向外祭出,挡在宝殿前。

    筒子打开,鲸吞一样,把李元丰凌空一拳引起的威势尽数吞入其中,然后轻轻一震,筒身釉面玉润,绽放出光泽,上面的景象如同投影下来,冷寂古庙,黑水倒悬,人影起起落落,生机无。

    其光出现,罩住李元丰,消磨其身上的气血妖力。

    “花开见佛,心自盛开。”

    大光明金华宝象佛微微一笑,用手一指,自顶门肉髻之上,浮空飞出一宝瓶,其口插花,花色稀稀疏疏,佛光所到,普度光明,氤氲左右,变为琉璃。

    李元丰左右,空间化琉璃。

    再仔细看,琉璃之中,满是心花般的佛咒,细密如蚂蚁,洋洋洒洒,不计其数,每个刹那,都相互碰撞,诵读禅唱。

    玉色满目,时空不同。

    一位幽冥的冥君,一尊佛宗的佛陀,同时出手,声势浩大,让李元丰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甚至封锁去路,让其无法遁走。

    大殿中。

    灯光幽暗,横浸深蓝。

    打在人的脸上,明暗不定。

    折心挽着小琼,坐在云榻上,正看向半空中。

    在他的对面,同样有一位冥君,可其手持乌木细丈,身子微微前倾,面部红润,髭须短短,秃顶下白发一圈,摇摇晃晃的,看上去和蔼可亲。

    要是在路上遇到,很多人都会认为其是个得道的仙翁,而不是在幽冥之中,统御诸般鬼部,杀戮无双的容成大玉冥君。

    这位冥君同样看向半空中的斗法,声音温和,有一种松风拂面之感,笑道:“你这位妖族朋友真的够强势,在幽冥中,对冥君和那佛陀出手,半点不含糊。”

    容成大玉冥君微微一动,乌丈上悬挂的酒葫芦摇动,发出汩汩汩的水音,笑道:“换做是我,在阳面之上,恐怕都没有这个胆量。”

    “有勇无谋罢了。”

    折心冷声讥讽,咬了咬牙,心里暗恨,他好不容易动用至宝之能降下冥焰为李元丰遮蔽气机,还以为对方会在幽冥中如何动作,没想到,刚转头对方就主动暴露了。

    这个家伙,真的是让自己白费力气。

    “可不仅仅是有勇无谋啊。”

    容成大玉冥君听出折心对于李元丰的不满,微微有点惊讶于两人的关系,还以为两个人有交情,现在看来,有点不一样啊。

    不过容成大玉冥君不管这个,继续说话,道:“这个九荒妖圣李元丰也是看准了一点,在幽冥之中,规则之力不如阳世细密,要困住他,非常困难,除非是有有人布下杀阵,或者更高一层的人出手。”

    折心微微点点头,他还想到一点,李元丰此番出手,对上的是佛门和幽冥中亲近佛门的人,目标非常明确,可以让幽冥中不少人袖手旁观。

    毕竟幽冥太大了,其中的冥君层次甚至更上面的人有自己的盘算,有亲近佛门的,就有厌恶佛门,想要除之后快的。

    最起码,自己和身前的容成大玉冥君见到李元丰对两人动手,就不会干涉,反而有点看热闹的意思。

    “两个人出手又如何?”

    李元丰冷笑一声,一手拨动,妖天投影落在利爪上,毒之规则弥漫,配合上自己鬼车真身的蛮力,蜂拥向前,大光明金华宝象佛所凝固的琉璃空间在这样的力量面前节节崩塌,只是刹那间,就没了封锁之能。

    做完这一切,李元丰再次向前,突到宝殿前,妖天投影落下,要将之裹住,硬生生进行浸染同化,进行彻彻底底的破坏。

    森罗宝殿不一般,蕴含着幽冥丝丝缕缕的规则之力,即使毁坏了,但只要有冥君存在的强者用法力温养引导,很快就会恢复,可真要让妖天侵蚀,就完不一样了。

    妖天卷入,规则代替,等于直接破了根基。

    打断骨头打断筋,让其根本无法恢复。

    “尔敢,”

    森罗宝殿中的冥君见此,不由得勃然大怒,此殿在幽冥中虽然称不上什么禁地,不少鬼鬼神神经常进出,但毕竟意义不同,在阳面都有很多传说。

    更何况,还有自己坐镇,要是被损坏了,会有多少风言风语不说,自己面子都得被削到地面上。

    “咄。”

    冥君念头转动,心意一出,自己的冥天同样扩散出来,只是一点,就弥漫四下,覆盖森罗宝殿,和李元丰的妖天碰撞。

    李元丰的妖天以剧毒为主,黑青滔滔,腐蚀所有,而这位森罗宝殿中冥君的冥天中蕴含着死亡的规则之力湮灭所有生机。

    正如前文提到过,阴面的规则之力匮乏,比起阳面单一很多,死亡之规则,是冥君最喜的规则之一了。

    “这个家伙不弱。”

    李元丰妖天和对方的冥天一碰,顿时就感应到对方的死亡之力,目光微微眯起,他发现自己可能无法在短时间内占据上风。

    “要不要在此晋升宇空境第二重?”

    李元丰看向自己的妖天中,自己积累的天地精粹已经早早吞下,融入血肉中,只剩下的折心送来的天地精粹和宇宙奇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