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四章 唐僧将出 牛魔王相邀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304

人气小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法师维迦奶爸的肆意人生此生只想宠你真武世界我不是保镖护国公开海

    天光垂落,星华灿然,然后不计其数的水珠坠下,绕而成匝,圈圈向上,若珠帘卷起,向四面八方盛开,在其上,端坐一女子,青丝垂到脚前,美眸清幽,肌肤如玉,没有任何血色,看上去不似活人,像是白玉雕像。

    女子出现后,虚空中,玉磬声声,声音中蕴含着香气,淡淡的,扑人眉宇。

    这样的香气,没有任何旖旎,冷冽而淡然。

    “夔首冥君,”

    女子坐在宝座上,开口说话,声音清脆,但落在人耳中,却绝不算好听,有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她眸光扫过地上的断壁残垣,开口道:“森罗宝殿被毁,好说不好听。”

    夔首手握生死簿,额头上青筋暴起多高,怒容满面,再听到女子的话语,顿时火冒三丈,咬着牙,道:“真玉冥君所说,我自知道,不用你提醒。”

    “你知道就好。”

    莲座上的真玉冥君用手拢了拢额前的鬓发,青丝之下,愈发显得面容细腻如瓷,再往上,水光凝成璎珞华盖,覆盖四下,香气氤氲,蓦然一笑,道:“我只是提醒一下夔首冥君,这件事我不会隐瞒,必会禀告大尊。”

    说完后,真玉冥君云袖一摆,翩然离去。

    “可恶。”

    夔首冥君目送女子离开,眸子中冰冷一片,他知道,对方一直对自己以及自己背后的人和佛门的合作很有意见,可这样来落井下石,进行嘲讽,简直完不留余地。

    更可恨的是,森罗宝殿被毁在前,自己丢脸在后,被人嘲讽,自己还没有办法去还击。

    愤怒,憋屈,难受。

    整个人要爆炸了!

    “九荒妖圣,”

    夔首冥君彻底记住了这个名字,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收拾残局。

    真玉冥君摇曳裙裾,水满云空,她没有按照她所说的一样,立刻去见大尊,而是似缓实疾,来到幽火鬼火阴火尸火等等等等诸多火焰垂下的灯楼而去。

    真玉冥君落下后,就见灯楼前立着两个人,一个可其手持乌木细杖,身子微微前倾,面部红润,髭须短短,秃顶下白发一圈,摇摇晃晃的,看上去和蔼可亲。

    另一个,是个青年人,白发如雪,面容俊美,宛若女子,他披着玄衣,腰悬沉水宝剑,手中把玩着璧月环,寂静而神秘。

    两个人,正是折心冥君和容成大玉冥君。

    “真玉冥君,”

    容成大玉冥君见女子来,上前一步,拄着自己的细杖,呵呵笑道:“夔首这家伙,就该这么对付。”

    真玉冥君俏脸上看上去没有表情,她只是看了眼折心手上的璧月环,然后用不大的声音道:“以后再引外人来,特别是像九荒妖圣这般人物,提前说一声,不要让其他人给你收尾。”

    折心点点头,并不在意。

    在幽冥中,他做的事情并不出格。

    再说了,他们或许私下里有勾心斗角,但在总体上是一个派系的,合作才是主流。

    容成大玉冥君也知道,他看向对面的女子,道:“九荒妖圣这一闹也不错,让夔首和佛门等人丢了不小的面子,省的他们上蹿下跳的,让人看得生厌。”

    他看上去温和如仙,可话语之中,蕴含杀机,森然逼人。

    西游已起,纪元大事。

    阳面之事,必然会影响到阴间,幽冥之中,同样大潮起落。

    是是非非,非非是是,大幕拉开。

    且说李元丰,离开幽冥之后,显化鬼车真身,八首攒在一起,身上翎羽抖动,焰明如火,利爪似钩子,拨开云霞,上摇罡风,发出长长的啸声,震动周匝。

    啸声中,充塞着杀戮和桀骜不驯。

    妖圣之姿,呼之欲出。

    经过幽冥一行,虽然又得罪了一批人,但对于李元丰来讲,或者他身为妖师宫嫡系的妖圣来讲,不少人先天立场上就是敌对的,只不过是现在摆上明面罢了。

    最起码,有两大收获。

    其一,唐王在以后的大事中有自己不知道的重要性,值得关注。

    其二,晋升宇空境第二重。

    有这两个收获,不虚此行。

    “唐王,”

    李元丰眸光如电,横照虚空,穿过重重空间,落在长安城中,他发现,唐王李世民已经自阴间归来,正在殿中和自家的妻儿,忠臣们,上演一出死中得活后的情深画面。

    其他不说,唐王在阴间一行,感受最深的除了活着真好外,最大的感触就是佛门的厉害,佛光普照,自有超脱。

    佛门,佛法,前所未有的耀眼和光明。

    “佛门行事真不一样。”

    李元丰静静思考,不同于妖族的简单粗暴,佛门行事,很有一种春风化细雨的样子,通过一步步的牵引,一步步的影响,一步步的推动,让局中人不知不觉顺着他们的安排走,而且毫无知觉。

    这样的方法,虽然见效慢,但影响深厚。

    得人心后,以后大有可为。

    “佛门能够在道门强势的情况下崛起,”

    李元丰眸光深沉,佛门能够取得纪元大势,这种耐心和水磨工夫从来不会缺少。

    “这么说来,金蝉子,唐三藏,唐玄奘,唐僧,要快出现了?”

    李元丰看向长安方向,取经五人组中,自己最熟悉的就是现在五行山下的猴子,其次投到猪胎的猪八戒在天庭的时候没少在一起喝酒,在流沙河中的沙僧,鹰愁涧中的小白龙,也都打过交道,只剩下最后一个唐僧,从来没有任何交集。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真要说起来,都各有来历,有的比如猪八戒和沙和尚,李元丰都摸不准他们到底为何被选上取经,可唐玄奘作为金蝉子的转世之身却是不需要质疑的佛门的嫡系中的嫡系。

    对佛门来讲,唐玄奘才是西游取经的最关键人物,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也正是因为佛门的看重,早有布置,风雨不透,纵然唐玄奘已是第十世,可前面的转世之身,李元丰都推算过,却没有任何踪迹可寻。

    唐僧出现,西游路起,天运会达到第一个鼎沸。

    “嗯?”

    正在此时,李元丰止住步子,他得到一道传信,若有所思,“牛魔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