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七章 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724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碧波潭外,白?披甲站在一辆青铜战车上,他宽眉阔目,身材魁梧,身上甲胄条纹斑驳,绣着丹云如火,映照周天之相,眉宇间煞气腾腾。

    前面的火鳞兽不停地喷出火星,落在地上,叮叮当当的,若星火一样,不停翻滚,声音连绵在一起,有杀伐之音。

    再然后,漫山遍野的妖兵妖将,或大喊大叫,或摇着手中大旗,声势不小。

    “怎么还不出来?”

    白?看向平静的碧波潭,眼神中有不耐烦。

    “大王,”

    妖王跟前,从来不少伶俐聪明的捧哏,于是有小妖怪答道:“或许大王的威名太盛,这碧波潭的老龙听到大王提兵前来,吓得骨酥筋软,现在正在宫中让人抢救呢。”

    “哈哈,”

    “哈哈哈,”

    听到这样的话,青铜战车周围的妖兵妖将们都笑起来。

    白?也笑了几声,然后敛去笑容,他站在青铜战车上,声音变得冰冷,道:“前几次本大王都是点到为止,现在我们后顾之忧解决了,乱石山就是砧板上的肉。”

    “要是碧波潭的老龙不识时务,今天我们就把他抽皮拔筋,让小儿们都尝一尝龙肉的滋味。”

    “好。”

    “吃龙肉。”

    “大王英明。”

    妖兵妖将们齐齐吆喝,声势不小,他们刚跟着自家大王打了个大胜仗,现在士气正旺,精神抖擞。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钟鼓之声大作,继而水波一开,自里面升腾起千百的珠光,然后若狭长的双翼徐徐展开,将周围山色水光映照成羊脂玉色,如同玉砌雪堆一样,美轮美奂。

    整整齐齐的虾兵虾将依次出来,簇拥着正中央一架宝辇,仔细看去,曲柄华盖上点缀玉石玛瑙,珊瑚绿玉,珠光宝气,洋洋洒洒,万圣龙王头戴宝冠,身披衮龙袍,腰束玉带,挺胸抬头,面容严肃,很有一种当家作主的龙王做派。

    碧波潭龙王出场,前所未有的气势激荡,祥云环绕,瑞彩缤纷,真的是晃了漫山遍野的妖兵妖将的眼睛。

    “这个老龙倒是很威风啊。”

    有妖怪嘀咕一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哼,”

    白?本来就等了一肚子气,再看万圣龙王大张旗鼓的出场,怒气更盛,他狞笑一声,道:“这老龙要风风光光受死不成?”

    万圣龙王坐在宝辇上,徐徐自碧波潭中升起,周匝的波光云影照过来,让他因为色彩太亮不由得眯起眼睛,才看向对面杀气腾腾的白?,只觉得身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劲头。

    在以往,老龙王见到这妖怪,肯定躲在龙宫中不出门,现在不一样了,后面有人,就得抖起来,好好出口窝囊气。

    于是万圣龙王定了定神,模仿自己经常看的戏曲中的强调,开口道:“呔!对面那厮可是白??”

    声音洪亮,在四下回响,都有回音。

    远近上下,不管是白?妖王麾下的妖兵妖将们,还是龙宫里的虾兵蟹将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特别是戏曲类型的拿捏腔调,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噗嗤,”

    有笑点低的小妖怪们,都要笑了。

    站在青铜战车上的白?妖王可是彻底火了,他眸子中冒着愤怒的火焰,瞪大眼睛,盯着万圣龙王,喝道:“你这个该死的老龙儿,搞什么乱七八糟的?”

    “无耻小妖怪,”

    万圣龙王在华盖下,坐的稳稳的,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自己拿捏腔调上,把戏曲范儿摆的十足十,惟妙惟肖,继续道:“见到你家碧水潭龙王,还不赶紧跪下来行礼,磕头认错,等待何时?”

    “什么?”

    白?妖王瞪大眼睛,吼声如雷,道:“你真疯了不成,还是老糊涂了?”

    万圣龙王不管他,演的高兴,只觉得自己以往被欺压后所积蓄的郁闷之气在这一刻释放了,他情绪高昂,声音更大,腔调捏的更厉害,道:“白?你这厮,现在你乖乖磕头认错,本王大度之下,还可以饶你一条狗命。不然的话,等一会就把你擒拿,然后碎尸万段,扔了喂我手下的大虾。”

    大虾:“……”

    我招谁惹谁了,居然让我吃妖怪肉?

    “龙王老儿,你真吃了熊心豹子胆。”

    白?妖王被万圣老龙气得哇哇大叫,他一赶座下的青铜战车,烈焰升腾,冲霄而起,直奔万圣龙王冲过来,杀机弥漫,道:“今天本大王就亲自把你剥皮抽筋,把你整个碧水潭杀个鸡犬不留。”

    白?妖王含怒爆发,漫天妖火升腾,布满虚空。

    团团簇簇的火焰,带着腐蚀所有的高温,尚未接近,就把碧波潭的水蒸发了一层,非常霸道。

    万圣龙王看到这一幕,眼皮子乱跳,手都在抖,不过他还是做出云淡风轻的范儿,目光徘徊左右,问道:“哪一位帮我拿下这厮?”

    “且看我手段。”

    灵枢王一展云袖,法衣飒飒,背后妖气冲霄,他自腰间取出一个小钟,掷了出去,此宝迎风而涨,青气盘旋,木叶飘飘,随风来回,恰到好处地挡住漫天的火焰,一个接一个进行湮灭,没有任何的遗漏。

    “嗯?”

    白?攻击受阻,一怔后再次大怒,断喝问道:“你是什么人,敢拦我去路?”

    “敢来碧波潭,真是找死。”

    灵枢王根本不和对方搭话,他上前一步,手一伸,一柄若霜雪般的法剑就握在掌中,然后轻轻一抖,斩向大怒的白?妖王的眉心。

    “死。”

    白?妖王怒火冲天,他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尖锐啼鸣,眼见法剑斩来,身上妖气更盛,头颅突然化为一个鸟首,金灿灿的鹤喙啄下,荡开剑光。

    叮当,

    鹤喙和剑光碰撞,火星四溅,余音激荡,震得周围的妖兵妖将和虾兵虾将都躲得远远的,跟打雷一样。

    两个人斗在一起,相互争锋。

    白?妖王是怒火冲天,恨不得把碧波潭毁灭,一招一式,蕴含无尽怒火,灵枢王则是刚刚投奔妖圣,要想拼命表现,开个好头。

    所以两个妖王针尖对麦芒,都用上了力,谁都不肯退半步!

    “我们也别干看着了,一起上。”

    暝吾妖王看了一会,就坐不住了,灵枢王有表现的想法,他也有的,何况在暝吾心中,他要比其他三位妖王提前投靠李元丰的,有着心理优势。

    当然了,暝吾妖王不会想,当时自己的投靠是被李元丰拿着拳头逼着。

    “动手。”

    “动手。”

    青面怪和鬿雀怪两个人见暝吾和灵枢都动手了,也立刻出手,反正对于妖怪来讲,没什么单对单的意思,反而长时间拿不下对方,岂不是让坐镇在碧水潭中的妖圣笑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