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零章 被贬下界投猪身 八戒的悲惨生活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9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且说猪刚鬣,自从上次和观世音菩萨见面后,就待在福陵山云栈洞里等那取经之人,可左等不来,右等不到,让人心焦。

    云栈洞中,寂静无人。

    只有木石横斜,清光鉴影。

    乳石自穹顶上垂下来,下面凝水如莲花开,朵朵馥馥。

    时不时,会有水响之音。

    至于为何洞府中其他的小妖怪们都不见了,原因其实很简单,猪刚鬣,猪悟能,猪八戒,不管名字怎么叫,但大胃王是名副其实的,自己都养活不了,要其他小妖怪来跟自己抢食?

    怎么可能啊!

    于是在很早的,猪刚鬣就大手一挥,把小妖怪们送出洞府,他还记得有几个长得跟如花一样的女妖精当时不舍得走,抱着自己的大腿哭,到最后,不得不拎出九钉耙打跑!

    现在看着空空如也,只有蝉鸣鸟叫的洞府,猪刚鬣倒是觉得寂寞了,还真有点想那些傻乎乎蠢呆呆的小妖怪们。

    “取经人怎么还不来?”

    猪刚鬣转来转去,身上黑毛乱甩,他在下界当猪妖的日子真是够够的了,于是才会听到观世音菩萨讲取经人的事儿高兴非常,即使福陵山贫瘠,渐渐填不了胃口,他也坚持在等候,生怕错过取经人。

    可东土取经人迟迟不来,让人心焦意乱啊。

    正在此时,猪刚鬣若有所觉,抬起头,看向外面,就见极天之上,云气如潮,向两侧展开,垂落激荡,再然后,一只神骏的白鸟探出身子,鹤首昂然,眸子之中,透着一股子桀骜不驯。

    而在鸟背上,驮着一飞阁,声音自里面传出,字字清晰。

    “老朋友,”

    猪刚鬣听到有点熟悉的声音,怔了怔,旋即摇着身子,出了洞府,来到外面。刚到外面,声音大作,雷鸣沉沉,白鸟俯冲下来,稳稳当当落地。

    再然后,鸟背上的飞阁一开,珠帘挑起,自里面先走出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晕着秋波,万千风情尽在其中。

    猪刚鬣一看,眼睛都直了。

    在这福陵山当妖三年,母猪都赛嫦娥。不然的话,猪刚鬣也不会偶然想起被自己亲自赶走的赛过如花的胖粗高的女妖精了。

    更何况,出来的万圣公主盛服靓妆,天生丽质,纤步而行,勾人魂魄,本就是一等一的美丽女子,猪刚鬣口水都流出来了。

    万圣公主出来后,没有走动,而是微微屈膝弯腰,伸出手臂,将李元丰搀扶出来,这一动作,显得腰臀曲线更为夸张,特别是万圣公主俏脸上恭顺的表情,让猪刚鬣站不住,羡慕嫉妒恨啊。

    “哈哈,”

    李元丰刚出来,就看到猪刚鬣的猪哥相,不由得大笑,用手指点着猪刚鬣,开口道:“老猪啊老猪,你这个家伙,当年就因为好色调戏嫦娥被贬下界,现在在地仙界当了这么多年妖怪了,还色心不改。”

    猪刚鬣手持九钉耙,定了定神,看向李元丰,他鼻子抽了抽,似乎感应到李元丰的气机和以前不一样,但相貌不变,当然不会认不出来,道:“原来是七杀星君啊。”

    “可不要称呼我七杀星君了,咱们苦命兄弟啊,我也是被贬下界了。”

    李元丰说着话,倒是仔细打量以前的天蓬元帅,现在的猪悟能,猪八戒,即使曾经在西游记电视剧上看过,但和眼前这个比,真的差得远了。

    西游记原著中有一段描述的好:卷脏莲蓬吊搭嘴,耳如蒲扇显金睛。獠牙锋利如钢锉,长嘴张开似火盆。金盔紧系腮边带,勒甲丝绦蟒退鳞。手执钉钯龙探爪,腰挎弯弓月半轮。纠纠威风欺太岁,昂昂志气压天神。

    真的是,又黑,又状,又丑,那猪鼻子,让普通人看了惊惧,让熟悉的人看了好笑。

    “你也被贬下界了?”

    猪刚鬣自从下界后,跟天庭早断了音信,混得比一个普通的妖王都不如,哪里知道关于李元丰在天庭以及在地仙界的事儿,他只是看了眼明艳动人的万圣公主,再看后面两个妖气纵横的灵枢和青面,再看后面非常神骏同样有妖王气场的白?,酸溜溜地道:“你原本就是北俱芦洲的大妖王,被贬下界等于重操旧业而已,看一看,连出个行都这般声势,多威风,多煞气,让人羡慕。”

    提到这个,猪刚鬣满腹牢骚:“再看看俺老猪,被贬下界直接进了猪胎,成了这个鬼样子不说,还在这偏僻不毛之地,要啥没啥,日子真的苦啊。”

    “俺老猪自从修炼以来,从来没有受过这般委屈。”

    “真是委屈。”

    猪刚鬣这个又黑又壮的大汉,说着说着,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因为猪刚鬣被贬下界之事,是由帝君和佛门同时出手,声势不小,极大震慑了天庭的人,导致所有人都认为猪刚鬣翻了大错,所以猪刚鬣在天庭的朋友也好,老部下也罢,没有一个人甘冒大不韪来寻他的。

    猪刚鬣这么久了,终于碰到李元丰这个熟人,岂能不一肚子话?

    再加上,看到李元丰同样被贬下界,却如此光鲜,再想想自己这般遭罪,越是对比,越是伤心啊。

    万圣公主在后面听得目瞪口呆,不由得抬袖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口,免得自己叫出声来,她眨着眼睛,偷偷地在李元丰和猪刚鬣身上打转:莫非眼前这个长着猪鼻子般的丑陋黑家伙不是妖圣大人的朋友?

    要真是妖圣大人的朋友的话,以妖圣的厉害,随手帮个忙,都能够让对方起飞,何必在这穷山破岭中过苦日子?

    日子是真的苦啊,

    万圣公主默默想着猪刚鬣刚才的话,和对方相比,自己在碧波潭的生活,虽然偶尔会遇到外面有人骚扰,但真的非常幸福。

    “可是,”

    万圣公主又见李元丰和猪刚鬣说话的神情和表现,两个人自自然然的,比和自己待一块都话多,明显是熟人啊。

    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万圣公主可不笨,即使心中多疑问,但不会问出口,她跟在李元丰身前,只听只看,不说话。

    “老猪你过得苦啊,”

    李元丰在天庭经常和猪刚鬣喝花酒,倒是有交情的,听到对方的言语,也有少许情感流露,道:“我这次特意带来了好酒好菜,咱们到洞府中,好好喝一顿,不醉不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