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三章 高秀兰何方神圣 沙悟净怒极行凶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970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高秀兰若有感应,抬头看去,就见自家府门前,站着一个汉子,五官端正,身材魁梧,正目光灼灼,望着自己。

    那眼中似乎要长出钩子来,把自己拉过去。

    火辣辣的,非常炙热。

    高秀兰俏脸微红,停住步子。

    见自家小姐如此,早有泼辣的婆子冲上去,指着猪八戒道:“你个黑汉子,挡在我们高府门前不说,还盯着我们小姐乱看,到底何等居心?”

    “还看?”

    “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中年妇女的气场,让猪八戒都吃不消,他恋恋不舍地自高秀兰身上收回目光,努力装出斯文之相,答道:“俺福陵山上人家,姓猪,上无父母,下无兄弟,来这里,是想找个差事做一做。”

    婆子听到这个,目光一亮,她粗声粗气地对猪八戒道:“你且在这里等着。”

    说完后,婆子回到高秀兰跟前,面上带出笑容,小声道:“小姐,咱们老爷打算招个养老女婿,撑门抵户,做活当差。”

    “老婆子看这个汉子倒是老实,也有一把子力气,更为重要的是无牵无挂,是个人选啊。”

    “不如把他领进府里,让老爷看一看?”

    高秀兰听到婆子的话,双颊酡红,她不由得又看了一眼府门前的大汉,正好碰到猪八戒直勾勾地看向她的目光,高秀兰惊呼一声,跺一跺脚,小腰一扭,也不说话,掩面奔府门去了,很快就不见踪影,只剩下香风犹在。

    婆子看在眼中,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家小姐没有直接反对,就是有意思啊,于是她慢腾腾地重新来到猪八戒跟前,叉着腰,用很硬核的语气道:“我家小姐看你孤苦伶仃的也是可怜,这样吧,你随我入府,干几天差事,看你是不是那一块料。”

    猪八戒一听,大喜过望,把胸脯拍得啪啪响,大声道:“俺老猪一身力气,耕田耙地,不用牛具;收割田禾,不用刀杖,一个人能够顶的上十个人。”

    “少胡吹大气,”

    婆子怎么会信这样的话,你是姓猪,又不是真的是猪,岂能有这般力气?她没好气地道:“跟我到府里来。”

    “马上来。”

    猪八戒跟在后面,得意洋洋,想着刚刚离开的美丽少女,都忘记偷偷骂几句把自己扔下来的李元丰了。

    他现在的想法是:扔的好,扔的妙。

    不这样,也不能确认眼神,遇到对的人。

    “要当上门女婿。”

    猪八戒颠颠地走,美滋滋的样子,让人想不到这家伙曾经也在天庭当过天蓬元帅,统御过八百里天河水军。

    半空中。

    祥云阵阵,瑞彩扶摇。

    天光打在白?背上的飞阁前,若卷帘初开,满目秋色,澄明清洁。

    李元丰负手而立,看到猪八戒进了高府,轻轻一笑,看来以后的猪八戒背媳妇是少不了了。

    他回过头,正好见到身前的万圣公主蹙着细眉,念头一转,就知道对方所想,直接道:“是不是觉得这猪刚鬣不像天庭的天蓬元帅?”

    万圣公主长长的睫毛抖了抖,人在光晕下,显得格外纤细窈窕,她可不会在李元丰面前撒谎,答道:“是啊,要不是大人亲口所说,妾身真想不到他会统领过八百里天河水军。”

    “猪刚鬣外憨而内明,况且他背后有人,以后的路会比绝大多数人光明的多。”

    李元丰点到为止,没有多说,却在想自己刚刚见过的一幕。他来高老庄,可不止送一程猪八戒,最重要的是看一看有猪八戒有夫妻之实的高秀兰的底子。

    现在来看,不出自己意料,高秀兰不是普通凡人。

    李元丰刚才看的清楚,高秀兰灵台之中,飞红清影,妙音仙乐,有大如意,大自在,只是暂时被肉身所拘,不显于外。

    只要其踏上修炼之路,很快就能够脱颖而出。

    “高秀兰是什么人,背后又是哪一家?”

    李元丰目光幽深,不见其底,西游之中,真的是一团乱麻,但显而易见的是,天地间的势力已经在提前布局,要争一争西游后的大局。

    “西游啊,”

    李元丰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真正置身其中,才会发现,纪元动荡,天运垂落,天地间各方势力布局出手,远远不是自己看过的西游记原著或者电视剧中能够覆盖的,其中的纠缠,神秘,以及潜流下的涌动,看不清,道不明。

    西牛贺洲,流沙河。

    洋洋浩浩,漠漠茫茫。

    平沙无雁落,远岸有猿啼。

    只有红蓼花开,稀稀落落,浮萍上下,随波而行。

    看上去,空阔辽远,不见边际。

    不知何时,就听轰隆一声雷鸣,周匝雷云展开,若细细密密的蜘蛛网一样,看上去就让人头皮发麻,流沙河河神现出身形,手捧飞剑,身上神光流转,生生不息。

    河神捧着飞剑,断喝一声,道:“卷帘大将,出来受刑。”

    话音刚落,只听泼剌一声响喨,水波里跳出一个人来,十分丑恶。青不青,黑不黑,晦气色脸;长不长,短不短,赤脚筋躯。眼光闪烁,好似灶底双灯;口角丫叉,就如屠家火钵。獠牙撑剑刃,红发乱蓬松。一声叱咤如雷吼,两脚奔波似滚风。

    正是原先的卷帘大将,现在已入佛门,被观世音菩萨起了个法名,就做沙悟净。

    沙悟净,沙僧,踏水出来,看向河神,面有怒色,他开口道:“那日你不是也在场,观世音菩萨金口玉言,说免了我飞剑之厄。这段时间你没有来行刑了,怎么今日又来?”

    “卷帘大将,”

    听到沙悟净的话,河神的神情是又惊又怒,黑中带青,同样大声道:“正是因为观世音菩萨发话,这段时间我才停了行刑。可等我回去,左等右等,迟迟不见天庭正式文书来,我好好想了想,才知道上了你的当。”

    “上了我的当?”

    沙僧从卷帘大将到流落到流沙河,还每七日被飞剑穿身,早就受够了苦,看这河神一百个不顺眼,他瞪大眼睛,道:“上了我什么当?”

    河神手捧法剑,踏着雷光,上前一步,道:“菩萨当日说:卷帘大将你在天有罪,既贬下来,今又这等伤生,正所谓罪上加罪。我今领了佛旨,上东土寻取经人。你何不入我门来,皈依善果,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上西天拜佛求经?我教飞剑不来穿你。那时节功成免罪,复你本职。”

    “是不是?”

    “一字不差。”

    沙和尚答道:“我皈依佛门,飞剑便不来穿我,观世音菩萨亲口说的。”

    “错了。”

    河神声音响亮,再踏前一步,道:“菩萨的意思根本不是你入佛门后就不让飞剑穿你,而是你入佛门,拜了取经人当徒弟后,才不让飞剑穿你。不让的话,以观世音菩萨的身份,为何不和天庭打个招呼,让天庭传下正式旨意?”

    河神越说越怒,心里也是担惊害怕,他几乎用手指着沙僧的鼻子,道:“我当日就觉得不对,都是你喋喋不休的说,皈依佛门,得善果,就不必行刑。你这花言巧语,让我这么多天都停了刑,天庭怪罪下来,本河神该怎么办?这是违背天规啊。”

    “今日得补上!”

    “我,”

    沙和尚又想了一遍菩萨的话,那段话怎么理解好像都说得通,他突然想到往日里河神行刑时候的得意,心中怒火燃烧,恶意上涌,不由得拎起手中的宝杖,一下子砸了下去,把河神打翻在地,怒吼道:“你这毛神找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