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四章 无相天魔作祟 龙宫天仙拦路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40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大唐之最强帝王真武世界

    “啊,”

    河神惨叫一声,神体之上,爆发出耀眼的金芒,把周匝水色都映出赤金的色彩,他的面容因为疼痛而扭曲,声音中带着恐慌和不敢相信,道:“我乃流沙河河神,奉天庭之命来看守你这犯下天规之人,你居然敢对我动手?”

    河神感应到沙和尚手中宝杖中传来的冰冷杀机,大声道:“天庭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不要做傻事!”

    沙和尚怒火中烧,压抑不住,每七日的飞剑穿身早就让他对眼前的河神积蓄了不尽的怒气,今日的事情成了导火索,一下子将怒气点燃,轰隆一声,冲上灵台,让沙和尚双目血红,他根本不听河神的话,手中宝杖再用力。

    西游记原著中曾有记载,沙和尚的宝杖来历非凡,本是月里梭罗派,吴刚伐下一枝来,鲁班制造工夫盖。里边一条金趁心,外边万道珠丝缠。

    名称宝杖善降妖,永镇灵霄能伏怪。

    更何况,沙和尚双臂一晃,有拔山之力,再加上宝杖之威,再一下,流沙河河神神躯崩溃,只剩下元灵一缕,急匆匆遁出。

    这个元灵,只有三寸大小,头戴河神冠,身披河神法衣,腰束水带,神情惶惶,抱着神印敕令,出现后,要逃之夭夭。

    “哪里走!”

    沙和尚既然动了杀心,就会做到底,他舞动宝杖,流星赶月,打向流沙河河神的元灵。

    “我命休矣。”

    流沙河河神庄开闭上眼睛,以往所有一切浮现,从一介凡人,到死后成河神,一件件,一桩桩,不论是做人还是成神,辛酸苦辣,应有尽有。

    到最后,只剩下彻骨的恨意,对眼前沙悟净的恨:自己恪尽职守,为什么还要打杀自己?

    眼看流沙河河神要落个魂消魄散,连轮回都无法的时候,突然间,眼前虚空裂开,自其中涌出浓稠的黑气,亿万人的面孔浮现,张牙舞爪,散发着憎恶,恨世,杀戮,毁灭,等等等等的负面情绪,然后化为一个尖尖的嘴巴,后面不知道多少万里大,不见边际,只看一眼,就仿佛让人坠入到恶念海洋中,难以解脱。

    尖尖的嘴巴用力一吸,将流沙河河神的元灵吞入到里面。

    再然后,嘴巴合拢。

    虚空合上。

    沙和尚提着手中的宝杖,惊奇莫名,要不是他还能够看到眼前虚空中有空间开合后留下的余晕层轮,简直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刚才那不可思议的嘴巴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为何要吞下河神的元灵?

    最后面让人头皮的恶念为什么这般恐怖?

    沙和尚攥紧手中的宝杖,眉头皱成疙瘩,他在天庭当卷帘大将的时候,称不上位高权重,但离中枢近了,会知道其他人不知道的辛秘。

    可关于刚才发生的景象,他想破脑袋,都找不出任何头绪。

    不知不觉,夕阳西下。

    嫣红的余韵照在流沙河波间,河神庄开的神体四分五裂,自伤口之上,犹自有黄金色的血液冒出,落到浪头上,和天光交映,星星点点,有一种莫名。

    三五只笨头笨脑的大鱼浮出水面,追逐着水上的金黄。

    沙和尚冷哼一声,也不顾去管,自顾自拨开水浪,向自己的水府行去。

    流沙河,水底。

    水府破旧,断壁残垣,生锈的兵器扔在园子里,埋在土里半截,生满铜锈。

    在其中,还有苔藓,交匝在一起,让人看得心冷。

    沙和尚来到最里面,放下手中的宝杖,在石墩子上坐下,脖颈上悬挂的骷髅头闪烁着淡淡的光,外黑青而内金黄,梵音佛唱一起,压下所有。

    沙和尚听到诵经声,杀意渐渐隐去,他怔了怔,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神情不太好看:自己刚才怎么这么冲动,居然直接打杀了流沙河的河神?

    前文提到过,由于流沙河河神庄开在行刑之时表露出的得意和兴奋,沙和尚早就对他怒极,悄悄给他记了几笔账。

    原因很简单,按照沙和尚的想法:你行刑我不怪你,毕竟你是奉命而为,不得已,没有办法,但你行刑还这么兴奋,得意洋洋,跃跃欲试,那就是私仇了,等我度过这一劫,定让你好看!

    可在沙和尚的计划中,可不是现在就动手。

    要知道,河神是个毛神不假,但到底是天庭的官儿,自己现在是负罪之身,打杀天官,等于罪加一等。

    自己刚才为什么这么冲动?

    “反正我投了佛门。”

    沙和尚咬了咬牙,不再多想,用手拨着自己脖颈上挂的骷髅头,开始诵读佛经。

    不多时,水底府中,金芒氤氲,佛光升腾。

    不知名的电弧浮现,碰撞之后,把周匝耀成一种净土佛国的感觉。

    千千百百的巨蚌听到声音,都聚集过来,围绕在水府的周围,安安静静的,它们张开后,里面含着的宝珠晶莹生辉,照亮周围。

    白?背上,飞阁中。

    窗前有石,亭亭玉立。

    四面玲珑有空,瘦骨嶙然,对外面风声,发出似洞箫的声音。

    万圣公主站在石头前,上下打量,石色映在她娇躯上,愈发显得肌肤如玉。至于李元丰,则绕石踱着步子,若有所思,他正想着自己经过流沙河时候见过的事情。

    毫无疑问,出手救走流沙河河神庄开元灵的就是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了,随时间推移,来自于诸天万界的恶念让恶念渊海越来越大,蕴含的能量越来越惊人,以李元丰心魔之主的手段,从沙和尚眼前救人,轻而易举。

    至于为何救人?

    是因为李元丰从河神庄开的元灵中感应到深沉的恨意,是个成魔的好苗子,更何况,这河神庄开和沙和尚有着因果,以后未必不能用得上。

    反正是个棋子,随手布下。

    有用最好,无用也无伤大雅。

    “只是,”

    令李元丰关注的是引得沙和尚突然暴起杀人的原因,其中固然有沙和尚积蓄的恨意杀意,但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外力的影响,那正是他非常熟悉的天魔之力。

    “无相天魔,”

    李元丰摩挲着手指,面上笑容难测高深,无相天魔果然是天魔中最为捉摸不透的,不但来到地仙界后自己身为魔主对其感应都若有若无,现在都能够对沙和尚动手了。

    轰隆隆,

    正在要路过鹰愁涧的时候,突然间,眼前有祥光浮现,圈圈晕晕的轮法凝结,挡在前面,有威严的声音道:“来人止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