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二章 劫来大浪淘沙 李元丰初见玄奘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058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芝仙见童子到来,立刻奶声奶气叫起来,然后连滚带爬,到童子跟前,伸出白嫩嫩肉呼呼的小手抱住童子的腿,整个身子藏到后面。

    芝仙不会说话,咿咿呀呀叫唤,不停用手比划,头上羊角小辫乱晃。

    “以后不要乱跑,小心其他人把你抓去煮了吃!”

    “咿呀呀,”

    芝仙听到这句话,啼哭起来,小东西肌肤如玉石,哭的时候,泪珠在腮上滚动,似像瓷器白釉上染上昨夜三更的雨,娇嫩可爱。

    “不要哭。”

    金玉禅性子急,呵斥了芝仙一声,见小东西硬生生闭上嘴,不发出声音,只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下,他才抬起头,看向眼前的三人,小脸上满是杀气,背后雌雄双剑发出清越的剑音,用颐指气使的语气道:“你们三个妖怪,不躲在深山老林中,居然来大唐,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而且还敢觊觎我的芝仙,罪上加罪!”

    “有此行径,罪无可赦!”

    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雷霆剑音相随,晕开森然霜白,照人眉宇。

    万圣公主修为不济,俏脸转冷,后退半步,她看得出来,对面的童子刚才开口说话运用了一门音功神通,蕴含降魔除妖之力,要不是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有所精进,只听其音,恐怕就得骨软筋麻,栽倒在地,乖乖受擒。

    可现在即使未栽倒在地,可万圣公主双耳雷鸣不断,嗡嗡嗡作响,根本说不出话来。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南瞻部洲好危险。

    我要回家!

    灵枢微微眯起眼,他身后卷帘光开,幽冷鸦暗,森然欲噬人,不同于青面怪的野生野长,灵枢最开始是作为一个玄门的护宗灵兽,后来得道后吞噬满宗,大摇大摆离去。

    眼前金玉禅的神情也好,语气也罢,勾起了灵枢以往不好的回忆,他剑眉轩起,针锋相对,道:“真是可笑,我等要来大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是何等人,需要你指手画脚?”

    “妖孽。”

    金玉禅背后雌雄双剑铮然而鸣,清音四下,让周匝的红柳树上都染上一层霜色,冷冽而泛白,他怒极而笑,道:“如此胆大包天,无知无畏,今日就是尔等死亡之时!”

    金玉禅可不是普通玄门子弟,他不但是正宗玄门出身,而且含星降世,天生秉承大运,在纪元来临,天运愈发激荡的时候,整个人勇猛精进,短短时间内连续破关,小小年纪,已有仙人之姿。

    而随修为提升,金玉禅愈发刚烈,强势非常。

    在金玉禅这样的玄门正宗弟子来看,眼前三妖是妖怪就已经该死,这是原罪,现在顶撞自己,那就罪无可赦,连元灵都不能留,要形神俱灭!

    “斩妖除魔。”

    金玉禅眼神冰冷,心中火热,他想到门中各位师兄弟的话,任何一个门中绝世天才的崛起,以及以后名传诸天,都会在晋升真仙后有一辉煌的经历,力克强敌,斩妖除魔,自己会踏着前面的人模板,稳稳向前。

    “现在开始。”

    金玉禅用手一拍腰间的葫芦,其垂下一道清光,把抱着金玉禅腿不松开的芝仙收入其中,然后铿锵一声,雄剑出鞘,握在掌中,轻轻一荡,晕开大小不一的剑轮,直指对面。

    即使面对对面三个人,金玉禅丝毫不虚,只有斩妖除魔,为自己崛起的履历上添上一段值得其他人吹嘘的故事而已。

    “猖狂。”

    见到金玉禅的举动,灵枢冷哼一声,背后血月藏暗鸦,眸开一线,寒日萧萧,他跟青面打了个招呼,让青面照看万圣公主,自己昂然向前,迎上金玉禅。

    两个人,一个是玄门正宗嫡系弟子,手持雌雄飞剑,精于剑道,锐气十足,一个是西牛贺洲大妖,凶戾狠辣,手不容情,两个人虽然都在西游记原著中没有记载,但都是秉承纪元气运而起,又因纪元中盘旋的劫气相遇,甫一交手,就是天崩地裂。

    两人大战,声势惊人。

    飞阁中,琐窗花纹斑驳。

    外面的梧桐叶子伸过来,浸染层层冷绿。

    李元丰坐在窗前,冷意上衣,岿然不动。

    他没有关注万圣,青面,灵枢三人,不然的话,可能会发现算得上熟人的金玉禅,这位玄门弟子从元神突破到真仙层次的时间,委实快的惊人。

    当然了,即使真看到,李元丰也只不过瞥一眼,毕竟即使对方是真仙,可现在和李元丰的差距有点大。

    当年在北海之中,金玉禅等人出面,手持法宝,或许还能给当时的李元丰造成麻烦,但如今李元丰携带击溃龙宫天仙之威,和以往早就截然不同。

    李元丰运转心魔经,辨明气机,好一会他睁开眼,看向外面,笑道:“让我见一见西游中最关键的人物金蝉子,看一看这位西游记原著中动不动就哭的圣佛到底怎么样吧。”

    西游记原著中,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李元丰都是见了不止一面,像很熟的孙悟空和猪八戒都一起喝过花酒,唯有这个金蝉子唐僧太过神秘,前面转生的九世居然部笼罩起来,李元丰不止一次推算,都没有踪迹可寻。

    取经五人组中,唐僧是真真正正佛门的自己人,待遇果然不一样。

    “现在有机会了。”

    李元丰扶正银冠,面容一变,身上凶戾之气收起,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下了飞阁,向大唐去了。

    大唐,长安,化生寺。

    高阁楼台,传出梵音佛唱,宝池花开,孕育佛理莲香。

    三五步,有舍利树,上飘彩带,八九丈,小沙弥,持香炉,诵读经文。

    整个场中,弥漫着莫名。

    置身其中,神清气爽,智慧自生。

    要是有人开灵眼看,就会发现,在化生寺的上空,梵文赤金,字字圆满,相互碰撞,凝聚出宝幢,木鱼,花篮,法舟,浮屠,如意,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佛土之兆,不过如此。

    江流儿,或者说玄奘,正坐在殿中,头戴毗卢帽,身披五彩织金袈裟,眉清目秀,又宝相庄严,此时正在诵经,突有外面小沙弥哎呀一声,他听到声音,抬头看去,发现外面出现一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