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三章 菩提树下唐僧念经 转身离去菩萨西来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63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玄奘抬眼看去,就见庭中落日熔金,灿然的余晖映照菩提树叶,光芒跳跃,团团簇簇,一个青年人负手而立,头戴银冠,上面镶着明珠,整个人在光晕中,看不清面容。

    只有目光温润如水,又冷漠非常。

    若大日垂天,星巡宇内。

    旁观天地,无动于衷。

    玄奘看在眼中,站起身来,制止了庭中惊慌的小沙弥,向来人行了个佛礼,道:“贫僧见过这位居士。”

    平平和和,从从容容。

    随意自在,真实智慧。

    每一个字,若蕴含圣明,洗去烦恼,杀戮,消极,自生慈悲,极乐,超脱。

    不是神通,自胜神通。

    来人自然是九荒妖圣李元丰,他负着手,打量站在阶上的和尚,真的是眉目清秀,一表人才,周身上下,氤氲佛光。

    经文入骨,光瑞殊妙。

    卍符在手,正大光明。

    对面的和尚,江流儿也好,玄奘也罢,或者金蝉儿转世之身也好,站在那里,身上不见任何修为,但佛理织身,内外皆智慧。

    李元丰见过不少佛门中人,甚至和佛门中的九正菩萨交过手,可眼前的和尚落在眼中,就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个和尚不一样。

    “玄奘大法师,”

    李元丰微微一笑,不见半点平时的凶戾,他摇着折扇,银冠上的宝珠清光隐隐,像是来交流所学的人,道:“在下冒昧前来,有所惊扰,还请赎罪。”

    “居士请。”

    玄奘风度上佳,对于李元丰的硬闯,他没有表现出意外,或者生气,或者其他情绪,反而让小沙弥到屋内拿来蒲团,两个人在菩提树下入座。

    茶香袅袅,夹杂着池中的莲香。

    花影杯光交错,烟水似来,让两个人的面容都变得模糊。

    李元丰率先开口,打破庭院中的平静,道:“在下来到长安,听说玄奘大法师根源又好,德行又高。千经万典,无所不通;佛号仙音,无般不会。”

    李元丰顿了顿,眸中情绪莫名,道:“于是不请自来,有几事要问。”

    “居士谬赞。”

    玄奘合十在身前,唱了个佛号,道:“不过若有事,可直说。”

    李元丰坐直身子,开口道:“我听闻,贤愚贵贱,老少男女,只要心存慈悲,皆可皈依。即使杀人如麻的刽子手,生吞生灵的大妖大魔,只要放下屠刀,也可立地成佛。不知传言可真?”

    “十足真金。”

    玄奘说了一句阿弥陀佛,然后才道:“禅者静也,法者度也。静中之度,非悟不成。悟者,洗心涤虑,脱俗离尘是也。只要得禅,勤加修持,可得正法,脱离苦海。”

    “世俗多有官职论高低,玄门则辈分见先后,妖族者,力强者占据鳌头。”

    李元丰接着开口,道:“佛门之中,如何?”

    “闻道有先后,人人却平等。”

    玄奘面带笑容,发自内心地喜悦,道:“佛门之中,不分高低贵贱,只虔诚礼佛。”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

    不得不讲,玄奘不愧是金蝉子转世,能够被佛门认定为取经之人,通常寥寥几句,直指佛经真意,禅悟根本,就是以李元丰现在的境界,都有所领会。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李元丰见了玄奘,听了唐僧念经,已经完成预期,就不再多留,他站起身,道:“玄奘大法师不愧是能够得到众人称赞看好的圣佛人物,了不得啊。”

    玄奘不急不躁,面带笑容。

    “玄奘大法师,以后我们见面的次数不会少。”

    李元丰大袖摆动,径直往外走,道:“到时候,再听大法师谈佛论道。”

    话语落下,人出了院落,不见踪影。

    凭空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玄奘站在庭院中,看了一会,就回大殿,至于刚才来人到底为何,甚至是谁,他看上去并不在意。

    真的是不在意,回到殿中后,跌坐在蒲团上,拿着木鱼,开始念经。

    现在的大法师,不是佛门金蝉子,只是即将取经的玄奘。

    且说李元丰,出了化生寺,目光炯炯。

    到这一刻,取经五人组,一个不落,部都见过。

    现在来看,最后出场的玄奘没有让人失望。

    “佛门的安排,”

    李元丰继续前行,摇摇头,玄奘佛法精深,精通佛理,信手拈来,可真的身上一点法力不见,很有意思啊。

    一朝顿悟,立地成佛。

    佛门是打算让玄奘积累雄厚到无以复加,一下子晋升到不可思议之境界?

    “南无旃檀功德佛,”

    李元丰面带笑容,待要回转自己的飞阁,蓦然间有所感应,于是身子一转,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眼前就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佛光。

    佛光之中,金龙白虎对望,乌兔龟蛇盘旋,丹凤青鸾情爽爽,玄猿白鹿意怡怡,罗汉、揭谛、比丘、优婆夷塞,各山各洞的神仙、大神、丁甲、功曹、伽蓝、土地,等等等等,环绕一位跌坐在莲花宝台上的菩萨,手持羊脂玉净瓶,显水月之相。

    只是静静而立,就有普度众生,天地慈悲之感。

    即使真正第一次见面,李元丰也不会认错,上前道:“见过观世音菩萨,不知道菩萨唤我来,有何事?”

    来到这一方世界,经过各种历练,走到这一步,已经和当年在北海苟延残喘完不一样,纵然面对的是无论在西游记原著中大名鼎鼎出镜率非常高的,还是在真正这一方宇宙中根脚深厚,深不可测的观世音,李元丰有警惕,有小心,但没有惊惧。

    观世音菩萨暂时没有说话,她居于莲座上,打量李元丰,只是法眼之下,见到李元丰顶门之上,劫气重重,深不见底,天地覆盖,让自己都难以看透,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纪元劫气临头,牵扯到纪元,让自己都看不透。

    当年自己选其入西游劫,现在来看,真是一个失误。

    只是谁又能够知道,这个妖怪能够在短短时间内成长到如今程度。

    观世音菩萨压下自己少见的烦躁,开口道:“长安城中,你暂时还是少来的好。”

    “菩萨金口一开,我岂敢不从?”

    李元丰听完,转身就走,他垂下眼睑,眼前一具化身,都让自己感应到沉甸甸的压力,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